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 天道山的与众不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淮笑道:“他能走,不过你要留下,作为抵押。等他拿了钱来,你才能离开。”

    他指着圣景儿, 一脸淡然笑容。表情有些神秘,像是在笑,也像是在威胁一样。

    “如果我,不愿留下呢?”

    圣景儿之前不敢硬来,因为哥哥在秦淮手上。但是现在圣洛阳已经回来了,所以她自然也硬气起来了。

    “不留下,可以啊。那他完蛋了。”

    秦淮翻了个白眼,双手背负站在擂台上。

    而这时候,圣洛阳忽然身体一颤,整个人忽然摔在地上。

    他的身体,开始泛动一道道黑色的气息,身子不断抽搐,仿佛像是中了邪一样。

    “他怎么了?你做了什么?”圣景儿满脸担忧,冲着秦淮大声吼道。

    “他立了字据啊,你们打算赖账,他就会死啊。”秦淮淡然说道。

    “你……你怎么那么狠毒,我们圣族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可知道,你今天针对的我们,是圣族的人,是圣族强者的子孙。”圣景儿有点崩溃了,跺脚喊道。

    她神色冰冷,仿佛要和秦淮势不两立一般。她总觉得这个秦淮在针对她,针对圣洛阳。

    秦淮的眼芒微微一寒,冷声道:“你们圣族,很了不起吗?只允许你们欺负别人,就不许别人欺负你们?”

    他的神色,骤然冰冷下来。

    那目光,仿佛要穿透圣景儿的胸膛,刺穿她身后的圣洛阳。

    第一次见面,这圣景儿就高高在上,似乎对天道山的弟子,百般鄙夷。那说话的语气,那高高在上的态度,就让秦淮极为不爽。

    之后的比试,她也仿佛把秦淮当成蝼蚁一般。

    甚至比试输了,圣洛阳还想要偷袭出气。

    圣族的人,都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等,输了不服气,赢了就死命踩。

    不过今天,他们遇到了克星,那就是秦淮。

    众人听懂了秦淮话里的意思,的确,一直以来,圣族都是心高气傲。特别是最近他们在一个小世界里获得了不少资源,弟子实力有巨大飞升,便更加得意。

    他们看天道山的弟子,仿佛自己天生高人一等一样。

    如今灰溜溜的走了,是最好的报应。

    “秦长老好棒,我们支持你……”

    “圣族的人太傲了,的确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我们天道山的人,也是不好惹的。”

    “秦长老,你好帅啊……”

    众人纷纷大喊起来,几百人齐声呼喊,让圣景儿的脸上,也满是惊恐。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点经验星。”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点经验星。”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点经验星。”

    ……

    秦淮看着圣景儿,淡淡说道:“圣景儿,你留下,做我门下弟子,我就放你哥哥回去。若你做不到,那钱我也不要了,你哥的性命,就留在这里吧。”

    一声低喝,圣洛阳的身体猛地一阵颤抖,他哇一下吐出大口鲜血。

    圣景儿满脸倔强,但是也满脸无奈。

    眼看着圣洛阳身体越来越不行,而秦淮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她咬了咬嘴唇,道:“好,我留下来。”

    “轰……”

    圣洛阳身上的力量轰然撤去,秦淮淡淡说道:“尹泽,刘语熙,拿我长老印记,让她按上手印。这段时间,圣景儿就是我名下弟子。”

    “圣景儿,见到师父,还不下跪。”

    圣景儿神色猛地一变,眼中,带上了一股屈辱。

    只是很快,她隐藏了这屈辱的神色,缓缓俯下身体,单膝跪下。

    “弟子圣景儿,见过师父。”她跪在地上,低着头。

    秦淮也没说话,直到尹泽拿着长老印记上来,圣景儿按下手印之后,他才朝前走了一步。

    “轰……”

    圣景儿身上,一道光芒闪过。她身上的衣服,顿时也变成和周围人一样,五条条纹,五级弟子。

    “圣景儿,从现在开始,你成为了我天道山弟子。这里是你最看不起的天道山,我要你在这几天里好好感受一下,我天道山和你们圣族的区别。我希望在你离开之前,能够感悟到一些东西。”

    秦淮说完,扬长而去。

    “啪……”

    一滴眼泪落在擂台上,圣景儿倔强的俏脸上,两道浅浅泪痕。

    她死死咬了咬嘴唇,这才深吸一口气起身,然后跟着秦淮,快步而去。

    ……

    ……

    擂台远处,一处高台上。

    一个老者和一个青年女子并肩站着,看着擂台的方向。

    “这个秦淮,还真有点本事。”老者正是宁劲秋。而他身边的女子,则是栾禹彤。

    栾禹彤本是来找宁劲秋说明她身体已经复原的事情,只是宁劲秋正好在看擂台,便陪同一起看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这一幕。

    “哼,这家伙为什么一定要让圣景儿做我天道山弟子?”栾禹彤有些不解,问道。

    宁劲秋笑了笑,“你没听他最后说的吗?他想让圣景儿感受一下我天道山的与众不同之处。”

    “与众不同?我天道山除了比她圣族弱一点,规模小一点,还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栾禹彤疑惑问道。

    宁劲秋沉默片刻,淡淡笑了笑,“小彤,你和圣景儿,其实是同一类人。”

    “啊?”

    栾禹彤不解,不知道为什么外公忽然说这句话。

    其实她也觉得,圣景儿和她很像,好强,专注武道。

    而且两人的实力修为也差不多,说很像,她自己也承认。

    “那有如何?”栾禹彤问道。

    宁劲秋笑了笑,“圣景儿感受不到的东西,你现在也感受不到。只是不知道她哪天感受到的时候,你能不能感受到。我天道山虽弱,但还是有与众不同的存在。”

    宁劲秋一边笑着,一边似乎极为满意的朝着后头而去。

    栾禹彤眉头紧蹙,死命想着,却依旧不得其解。

    她看了看秦淮消失的方向,眸子转动了几圈,最后还是翩然离去。

    ……

    秦淮带着圣景儿回到长老府邸,前脚刚进门,屁股没坐热,外头就吵翻天了。一问之下才知道,是一群人来应征做律法弟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