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3章 该当何罪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爆炸,是他发出的?

    这擂台的坚硬程度,只怕连宗主都不能直接打碎。这秦淮竟然直接将它打成粉末,这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秦淮,是绝世强者?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点经验星。”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点经验星。”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点经验星。”

    ……

    ……

    系统音狂暴起来,没多久直接就获得了多点经验星。打碎擂台这个逼装的太大,秦淮自己都猝不及防。

    当然,他也不知道光明之力的威力竟然会强到这个程度。

    在地球上,一团光明球,只能打碎一面普通的墙壁而已。当然,两边的情况不一样,所以修为实力表达出来的方式方法也不同。

    而且刚才秦淮将体内所有存储的光明元素全部都用了出来,他感觉到,就算是要对付神元境五重的强者,都能直接抹杀。

    这力量太强,只可惜刚才一下子用完了,要再用一次,就要等时间了。

    秦淮一转头,却见所有人都一脸惊骇地看着他。

    擂台被毁,这些人若是站的近一点,刚才都被杀光了。

    这力量,的确强的有些不像话。

    “秦淮,你为何会光明顶的力量?”这时候,圣景儿忽然走出人群,大声说道。

    那神色凌厉异常,让秦淮心中一动。

    在异界时间长了,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东西威力那么强,难免会被人惦记。

    这一招很牛逼,修炼好了绝对是杀招,保命杀人都有奇效。所以一定要先留着,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了。

    一转头,就看到圣洛阳满脸鲜血,朝着这边来。

    “圣洛阳……”

    秦淮看到圣洛阳, 怒喝一声。

    圣洛阳听到这喊声,双腿登时一软,转身就要走。

    秦淮大步流星,一把抓住圣洛阳就给他抓回到人群中间。

    “圣洛阳,你为了对付我,竟然敢事先在这擂台下埋了炸药,打算把我炸死。好在我福大命大,这才侥幸保住性命。你企图杀害天道山长老,该当何罪?说!”

    长长一句话说完,圣洛阳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反过来说也可以的……

    这擂台不是你弄坏的吗?明明是我差点被你杀了好不好。还有,你这种样子叫做侥幸保住性命吗?

    这里所有人都灰头土脸,就你最干净了好不好。

    你这么说话,良心不会痛的吗?

    圣洛阳心里这么想到,但是嘴上不敢说啊。

    刚才他是运气好才活下来的,但是运气这种东西,不可能一次两次三次的照顾到他。

    “秦长老,我错了……”

    圣洛阳想了想,决定还是承认错误,减少惩罚。

    人群顿时懵了……

    什么情况?这擂台不是秦淮弄坏的?怎么就变成了圣洛阳埋炸药了?话说这擂台那么坚硬,炸药是怎么埋进去的?

    众人心中一阵疑惑,不过看到当事人自己都承认了,他们也不说什么了。

    “等一下!”

    这时候,圣景儿忽然走上前来,神色已经凌厉。

    “秦淮,你身为宗门五长老,怎么随便嫁祸别人?还有,我哥哥是圣族的人,轮得到你来处罚吗?”圣景儿厉声说道,眉头紧蹙,眼中满是对秦淮的厌恶。

    这个家伙,从第一次见到就觉得很讨厌。

    之后这些事情,让她更讨厌秦淮。甚至今天他想要处罚圣洛阳,圣景儿只恨自己修为不够。

    要不然,真要冲上去好好把他教训一顿。

    “圣族?”

    这时候,秦淮淡淡一笑,“圣族又如何?你在天道山违法,就要按照我们天道山的律法走。天道山弟子如果企图伤害长老,那当然是按照天道山的律法来。”

    众人想了想,听懂了秦淮的意思。

    虽然说这种事情大家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是现在秦淮是五长老,他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

    “景儿,你先别说了。”圣洛阳欲哭无泪。

    他不是傻子,已经看出秦淮的意思。现在自己承认错误,只要稍稍接受惩罚就好了。

    但是如果圣景儿一再抬杠,他这条命保不保得住,就不一定了。“我为什么不能说。”圣景儿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茬,她厉声喝道:“秦淮你一开始就打我哥哥,而且后来还仗着自己是五长老,又对我哥哥暴打一顿。今天你打坏了擂台,却还要把罪名加在我哥哥身上。你

    这种,也算是长老吗?你丢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天道山的脸。”

    她神色凌厉,胸膛挺的笔直,似乎像是站在占理的一方。

    “呵呵,是吗?”秦淮冷冷说着,眼中闪过一抹淡淡杀意。

    圣洛阳捕捉到这一幕,心里那个吐血啊。他急忙喊道:“景儿,事情不是你说的这样的,你弄错了。一开始秦长老打我,是因为我想帮你报仇,所以半夜去他偷袭他。第二次他打我,是因为我去长老那边告发他,甚至本来想要诬蔑他。至于今天,

    真的是我埋了炸药,真的,真的……”

    圣景儿涨红了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圣洛阳。

    而众人也睁大双眼,惊讶看着这三个人。

    什么情况?

    这圣洛阳不是圣景儿的哥哥吗?现在看起来,圣洛阳更像是秦淮的哥哥,他怎么站在秦淮这边。

    刚才摔了一下,脑子摔坏了吗?

    又或者,他其实爱的是秦淮,为了爱情,连妹妹都不要了。

    人们越想越狗血,开始小声议论,揣测着各种剧情来。

    圣洛阳这么开口,圣景儿顿时也无话好说了。她涨红了脸,一脸不甘心的样子,怒目看着秦淮。

    “叮!”

    “接受到圣景儿的仇恨值,40点。”

    ……

    秦淮看着手中的圣洛阳,淡淡道:“圣洛阳企图杀害长老,不过念其有良好的悔过表现,现在我决定,就罚他钱吧。”

    罚钱?

    众人懵了,宗门处罚什么都有,但是有一点从没有,就是罚钱。

    这五长老,到底搞什么?而且这钱拿来,又能做什么用?这里不像下界,虽然也有流通货币,但是所谓的流通货币,其实就是可以用来吸收的天晶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