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一剑贯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都没开始,你抖什么?”秦淮有些好奇的说道。

    本是开一句玩笑,却见栾禹彤的表情忽然一变。她看到秦淮的身体,又看到自己的身体,眼中满是惊诧。

    “怎么了?”

    秦淮有些温柔的问道。

    “你……”

    栾禹彤的脸忽然涨红,比之前要红了好几倍。然后她身上,一道气息猛地散发出来。

    “去死……”

    “轰轰轰轰轰……”

    一道道惊人的水柱,忽然从她的双手涌出。距离太近,秦淮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

    “砰砰砰砰……”

    秦淮的胸口直接被水柱轰中,好在身体瞬间作出反应,凝聚出了龙鳞铠甲。而且如今他的修为也已经到了神元境一重,面对栾禹彤的武技不再像之前一样毫无抵抗。

    不过因为距离实在太近,他的身体还是被打飞了出去。

    “嘭……”

    秦淮重重落在地上,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才稍稍舒服了一些 。

    “你疯了吗?你谋杀亲夫啊?”秦淮直起半个身子,大声说道。

    刚才栾禹彤的这一下,绝对不像是玩闹,绝对是真的要杀他。他能感受的到,所以此刻满脸防备,修为气息也完全提起。

    直起身子,才看到栾禹彤的身上已经披上了一件外袍,遮住了那近乎完美的**。

    “你敢辱我,我今天誓要杀你。”

    她白皙俏脸冰寒如霜,犹如高高在上的九天仙子,俏美之中带着几分冷傲气质。

    这样子,就像她之前的模样。

    “我去,她……回来了?”秦淮懵了。

    这回来的时机也太尴尬了一点吧?要么就早一点,他就什么都不做了。要么就晚了一点,至少也享受过了。

    现在不早不晚的,你说让我这么憋着,特么真是造化弄人。

    秦淮一边说,一边爬了起来。

    他急忙解释道:“小彤,你听我解释。”

    “别叫我小彤……”

    栾禹彤大喝一声,心念一动,手掌之中已经握住了一柄长剑。长剑一扬,剑尖对着秦淮。

    “呃……”

    这场面,真的是不死不休。秦淮顿时有些无语,急忙摆手道:“你别着急,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你,你是清白的。”

    “你……”

    栾禹彤气红了脸,猛地跺脚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都这样了,还叫什么都没做?”

    她一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直羞愧的想要死掉。

    不过死之前,他也要先杀了这个大色狼登徒子。

    想到在这里,栾禹彤扬起长剑,就朝着秦淮挥击过来。

    秦淮大惊,急忙拿出圣剑苍雄抵挡。

    不过好在栾禹彤现在气的不成样子,这剑招杂乱无章,也没什么太大的威力。

    秦淮继续解释着:“我们真的没发生什么,你以后嫁人,你老公肯定不会知道的……”

    栾禹彤听了这话,手中的力量更是加了几分。

    每一剑,都仿佛是要刺穿秦淮的身体而来。

    这男人和女人,对于这种事情的看法是不一样的。

    对于秦淮来说,可能刚才两人这个样子还没有算什么。可是对于栾禹彤来说,却和**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况且对方还是她最讨厌的那个秦淮,这简直,奇耻大辱。

    “今天不杀你,我决不罢休。”栾禹彤大声喝道,剑招招招凌厉。秦淮心中那个苦啊,“我说小……我说栾禹彤姑娘,刚才是你主动靠在我怀里,是你主动噘嘴要来亲我。我的衣服,你的衣服,都是你脱的,我根本就没动。你现在忽然翻脸不认人无所谓,你要杀我算什么

    ?强jian未遂,所以要把我杀了吗?”

    栾禹彤气的用手捂住了胸口,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在地上。

    她身子一震颤动,骂道:“无耻色狼,你还要侮辱我。我……我杀不了你,我自己死了总可以吧……”

    栾禹彤说着,长剑一横,就朝着自己脖子抹去。

    “喂……不要。”

    秦淮急忙跑上前去,要抢栾禹彤手中长剑。栾禹彤却死死咬牙,对着身前就是一剑。

    “噗嗤……”

    长剑贯穿了秦淮的胸口,一股热血喷洒而出,洒了栾禹彤一脸。

    “呀……”

    栾禹彤瞬间怔然,仿佛入了魔怔,整个人站立不动,双眼惊骇。

    她心中一股奇怪的感觉,有悲痛,有绝望,有惊恐。

    她杀了一个自己想杀的人,却没有一丝兴奋。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栾禹彤感觉心中怅然若失的感觉。

    “你……没事吧?”她不由问道,握着长剑的右手猛地颤抖起来。

    “你说我都这样了,有没有事……”

    秦淮胸口剧痛,不过好在刚才这一下避开了要害。要不然,自己直接就嗝屁了。

    他急忙搜寻系统,花了200经验星止血。

    又花了300经验星买了一枚最上乘的疗伤丹药,但是如今他的修为是神元境一重,最好的疗伤丹药也没办法让他瞬间复原。

    秦淮捂着胸口坐在地上,缓缓调息,缓缓运气。

    此刻的他不能动手,栾禹彤若是想要杀他,只怕一剑,就能取他性命。

    不过栾禹彤并没那么做,她站在一旁看着秦淮,眼中有些冰冷,但是同样,也有些关切。“这个小妞搞什么东西?一会儿好像很关心我,一会儿又要杀我。她该不会是觉得一剑杀死不过瘾,等我身体差不多了,然后要把我千刀万剐吧?”秦淮心中有些忐忑,眼前这个栾禹彤,她还真做得出这种

    事情来的。

    其实栾禹彤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表现,一开始她气的真想一剑杀了这秦淮。

    杀不掉秦淮,又被他出言侮辱,她气的就想自杀。

    但是当她真的一剑贯穿了秦淮的胸口时,她内心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情愫。好像真的是自己的丈夫,被自己一剑杀死的感觉。

    她不明白,完全不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

    难道是那魔障还没解除?自己内心,还对他有所依赖?

    栾禹彤虽然恢复正常,但是之前被魔气控制心智时的那段记忆犹在。在那段记忆里,她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跟着秦淮。而秦淮也像一个大哥哥一样,能够让人依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