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栽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那些宝物,空间戒指里面根本是放不进去的。秦淮是因为用了系统的缘故,而笛炉的空间戒指是普通的,根本就不管用。

    东西掏了一会儿,众人都面无表情。

    这时候,秦淮又开口了。

    “谁知道你里面有多少东西?除非你解开认主。”

    “这……”

    笛炉愕然无语,解开认主?这可是要伤及神元的。这个秦淮,也忒狠了吧。

    “叮!”

    “接受到来自笛炉的仇恨值,100点。”

    ……

    不过,笛炉也知道。

    现在如果不解开认主,自己今天是说不清楚了。为了证明清白,他毅然打算,就算神元受损,他也一定要给自己证明。

    他说着,就要解开这空间戒指的认主。

    “等一下!”

    秦淮忽然开口说道,打断了笛炉的动作。

    “什么事?”

    众人转头看着秦淮,这重要关头,怎么好直接打断呢。

    笛炉也有些疑惑, 这家伙,难道是要说出实话来救自己?他心中,竟然莫名其妙有些感动起来。

    “先等等。”

    秦淮笑嘻嘻说道:“就算他解开封印,下一个认主的人也不一定肯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万一下一个认主的,想把东西据为己有,然后说里面没东西,那岂不是我变成白白背锅了吗?”

    “呃……”

    众人一脸无语,虽然秦淮说的话有些强词夺理。

    但是仔细一想,也说的没错。

    在场众人,不光是天道山的还是魔门的,其实和这至宝都没有完全的关系。

    除非是魔门的门主亲自来,要不然,谁都有说谎话的可能。

    “那你说怎么办?”那鹿太宗蹙眉问道。

    秦淮想了想说道:“很简单啊,一拳打死笛炉,同时打碎这戒指。只有这样,才能将这戒指里的东西全部都爆出来。”

    “啊?”

    笛炉顿时懵了,张大嘴巴。

    兜了一圈,搞来搞去,结果这个秦淮,竟然要搞掉自己的性命。

    “你说,打死他?”鹿太宗怔然问道。

    看看秦淮,又看看笛炉。秦淮翻了个白眼,点了点头,“是啊,打死他,有什么问题吗?只有打死他,同时打碎这戒指,才能真正把戒指里的东西全部都爆出来。这样子大家众目睽睽,谁也不会说谎,对不对。如果真的证明这戒指

    里没有那个宝物,或许这宝物就是我拿了。如果宝物在戒指里,那么就证明是他拿的。”

    秦淮啰里啰嗦讲了一大堆,众人听的云里雾里。

    但是不管怎么听,他们都觉得,秦淮说的话,其实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

    “等一下……”

    笛炉急忙打断众人的谈话,他心里已经被几千万头草泥马来回奔腾而过。

    你们在商量的事情,竟然是要以我的性命为代价。

    话说,你们有没有问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等个屁。”

    没等笛炉开口,秦淮就粗暴的将他打断,“我说的办法,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你们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证明我的清白就提出来。如果没有,那么就按照我说的办法来做,可否?”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陷入沉默。

    其实,他们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只不过要杀掉笛炉,这可有点……

    鹿太宗叹道:“秦长老, 这件事情,我觉得……”

    “不要觉得了。”秦淮再一次粗暴的打断了鹿太宗,他愤恨说道:“这事情关乎道我的名声问题,我一定要证明我是清白的。现在只要杀了这个笛炉,爆掉他的戒指,就能证明我的清白。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你们都做不到

    吗?”

    众人都被他说糊涂了,迷迷糊糊,都朝着笛炉看去。

    好像笛炉是一头猪圈里的猪,随随便便就能够被人宰杀一样。

    “太过分了。”

    笛炉一声大吼,不管秦淮怎样,急忙喊道:“你说要杀了我爆我的戒指才能证明我的清白,那为什么不是杀你,爆掉你的戒指,来证明我的清白呢?”

    这一声吼完,众人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笛炉说的, 也有一定的道理。

    这个笛炉其实也不傻啊,或许是人之将死,智商忽然变高的缘故吧。、

    不过还没等众人想明白,秦淮又开口了,“我是长老,你是吗?“

    “呃……”

    笛炉无语,怔然以对。

    秦淮道:“死一个长老。万一错杀,事情就大了。你是个魔导,死一个魔导,至少鹿太宗不会热到麻烦不是吗?”

    “呃……”

    笛炉不由后退了一步,后背,满是汗水。

    秦淮冷冷逼近一步,又道:“而且,我时候执法长老,深受弟子们的爱戴。天道山四万万弟子,你们杀了我,你确定你们还能出去?”

    笛炉已经满头大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今天来这里,本来是来搞这个秦淮的。

    但是现在事情一转二转,矛头怎么就对准他了呢?

    “鹿太宗!”

    秦淮再次大声说道:“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反正这样,杀了笛炉,爆他戒指。如果他戒指里没有,这事情我秦淮一个人承担下来了。我保证,东西还给你。如果他戒指里有,那么正好皆大欢喜。”

    这话一出,鹿太宗眼睛忽然一亮。

    杀了笛炉,爆他的戒指。笛炉如果拿了,东西就爆出来了。笛炉如果没拿,东西由秦淮负责拿出来。

    也就是说,只要笛炉死,东西就一定会出来。

    一个笛炉,还一件至宝,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鹿太宗说着,目光一转,看向笛炉。

    笛炉的身体猛地一颤,他知道鹿太宗的人,这种目光,不是杀人,是要做甚?

    “大家,回去之后知道该怎么说吗?”鹿太宗沉声说道。

    众人心中一怔,也都知道鹿太宗的意思了。

    “喝!”

    正这时候,笛炉忽然扔出一枚丹药,整个大殿一道光芒闪烁。

    “哎呀,闪瞎了老子的氪金狗眼啊。”

    秦淮心中一阵得意,计策得逞。

    他假装捂着眼睛,一边拦在鹿太宗等人的身前。却见笛炉身子一转,眨眼间已经跑到远处,身形消失不见。光芒闪过,秦淮已经拦在鹿太宗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