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失了智的栾禹彤
    ..神级装逼升级系统

    另一边,一处树林里面。

    化为人形的笛炉眉头紧蹙,打量着四周。

    哒哒哒哒……

    几道脚步声由远到近,快速前来。正是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

    二女来到笛炉面前,道:“不见了,找不到他们的人。不过他们应该在附近,没有跑出这片林子。”

    笛炉点了点头,道:“这家伙很诡异,尽量不要正面和他交战。找到他之后,暗中观察就好了。”

    “笛魔导。”

    二女中的其中一个急忙问道:“其实他的修为并不是很强,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忌惮他?”

    一说这话,笛炉心中顿时一股熊熊怒火燃烧起来。

    他的脸上,无来由的一阵疼痛。

    这是他心中的痛,永远的痛。他从没有被这么痛揍过,简直都揍出了心理阴影了。

    “这家伙的实力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你们有见过一个仁元境八重的,能够对抗神元境一重的人吗?”笛炉说道。

    二女心中微微一动,刚才这个叫做秦淮的家伙,的确面对那个神元境一重的女子,而不落下风。

    这家伙的修为,的确有些诡异。

    “那魔导!既然他那么厉害,我们抓得住他吗?”二女问道。笛炉想了想,冷冷一笑,“刚才我施展的暗魔咒,能够控制别人的心智。那个女子被打中,差不多半天时间就会被我控制,从此变成我的仆从。我们找到他们之后,只要稍等,到时候我们就有四个人,要杀

    他易如反掌。”

    他之前施展这招暗魔咒,本是要偷袭秦淮。

    只要秦淮被他控制,那么他就会乖乖交出宝物来。

    谁知这一招竟然被秦淮躲开,而打中了那个女子。不过这样也好,现在秦淮救了那个女子,他们的关系一定不错。

    到时候那女子偷袭,秦淮必死无疑。

    “快,我们继续找。”笛炉说着,三人分散,再次寻找起来。

    ……

    树林之中,一颗大树下。

    秦淮怔然看着身前,栾禹彤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高傲和冷漠。

    她的眼神满是乖巧,仿佛一只温顺的小狗,等待着主人的指令。

    秦淮完全懵了,他本以为刚才自己摸了对方的肚子,她如果有感觉,醒来肯定是要发作的。当然,自己死为了给她治疗,行的正站得直,肯定没问题的。

    可是让秦淮意外的是,当栾禹彤站起来的时候,世界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主人,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如果主人累了,我先给你捶捶背。”栾禹彤说着,朝前走了一步。

    “慢着慢着!”

    秦淮急忙制止,这小妞可是一级弟子,身份地位,天赋修为都是极强。

    万一她这是装出来演出来的,一会儿在敲背的时候忽然给自己来一刀,那可就麻烦了。

    秦淮做事情还是很小心的,因为今天发生的这一幕,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这样……你先跳个舞吧。”秦淮说道。

    话音一落,栾禹彤就跳起舞来。舞姿虽然有些生硬,但是好歹,也算是舞蹈。

    让一个修炼的修士来跳舞,还真是为难了她。不过她跳的很认真,就算没有音乐,她满脸的表情依旧是想要取悦秦淮的模样。

    “我去!”

    秦淮心忖,这小妞难道为了杀我,真的豁出去了?

    让她跳舞似乎还是简单了一点,必须给她来一个难一点的。

    “那个……你跳脱衣舞。”秦淮随口说道。

    栾禹彤听了下来,目光疑惑看着秦淮,“主人,什么叫做脱衣舞?”

    “呃……”

    秦淮想了想道:“就是你刚才跳的很好,不过现在加点难度,就是在跳的时候,把衣服脱了。”

    “是!”

    栾禹彤想都没想,直接就给答应下来。

    然后身形翩然一动,开始跳舞。几步跳下来之后,她身子微微一扭,犹如一条无骨的蛇,扭动了几下之后,外面的长衫翩然落下。

    这长衫本来就有些破损,现在脱起来十分容易。长衫落地,栾禹彤还轻轻用那素白小脚轻轻一勾,踢在一旁。

    “我去!”

    秦淮深吸了一口气,现在面前这高挑美女只穿着裹胸,还有亵裤。这相当于地球上女子穿着上身和下身的内衣,其他地方,不着片缕。

    然而栾禹彤似乎还不打算停下,又跳了几步之后,就伸手却解那轻薄的裹胸。

    这东西若是解开,那她的身体就……

    “等一下等一下。”

    秦淮急忙伸手制止,倒不是他不想看,而是这事情实在太诡异了。

    栾禹彤,那个一级弟子。

    那个眼睛长在额头上的家伙,竟然会在自己面前跳脱衣舞。

    而且,还真的打算脱光。

    这也是没谁了……

    “等一下,可以了,先穿起来吧。”秦淮急忙说道。万一再脱,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虽然好色,但是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

    至少现在栾禹彤如果是丧失心智,那他绝对是趁人之危。这种事情,秦淮还是做不出来的。

    栾禹彤缓缓穿上衣服,然后又一脸恭敬看着秦淮。

    秦淮看着她的衣服,后背一大片还是裸露出来的。他脱下自己的外袍,给栾禹彤披上。

    “这个给你披上,不然被人看见,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坏事呢。”秦淮翻了个白眼,将衣服给栾禹彤穿好。

    栾禹彤露出一个温柔至极的表情,甜甜一笑。

    “谢谢主人的关心,其实想对奴婢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奴婢伺候主人是应该的,只要主人需要,奴婢都会做到。”栾禹彤柔声说道。

    秦淮真的是无语了,这如果是装的,也装的太像了。如果是演的,也演的太专业了。

    简直比薛之谦的《演员》,还要演的专业。

    不过秦淮还不放心,随口道:“你,亲我一口。”

    话音刚落,栾禹彤就凑了上来,对着秦淮的脸颊,“啵”就是一口。

    秦淮心服口服,看了这妮子,真的是失了智了。

    “这样吧,我们先去完成任务。完成了以后,一起回宗门,然后再想办法治好你的病。”秦淮说道。

    栾禹彤笑了笑,“奴婢没有病,不过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着,跟在秦淮身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