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 假装表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我!”

    一块大石头后面走出来一个身形高挑的美女,正是 栾禹彤。

    秦淮微微愣了一下,看到对方不太友好的神色,不由翻了个白眼。

    “这位一级弟子,跟着我一个五级弟子,做什么?”秦淮问道。

    栾禹彤打量了秦淮一番,蹙眉说道:“我就想看看,之前那条风暴猎蜥,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呃……”

    秦淮一阵无语,这小妞也太记仇了。

    任务 被抢,又不是他的错,是她自己手不够快。难道老子明明完成了任务,为了你非要取消吗?

    他淡淡说道:“那任务我是不可能让给你的,我都已经完成了,怎么可能故意取消。再说你又不是养我的老母亲,也不是我养的老母鸡,我凭什么对你那么好。”

    栾禹彤的脸上一阵红晕泛过,秦淮这张嘴,能够打败他的人也不多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说,昨天你来禁地,是为的什么?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来天道山?”

    这话一出,秦淮顿时懵了。

    他抬头打量了一番栾禹彤,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然后,他恍然大悟。

    “啊……原来你……你就是那个大鱼海棠的那个……美女?你穿上衣服,我都认不出你了……”

    他脑海之后,顿时出现昨天那具若隐若现的诱人**。

    不由,吞了口唾沫。

    “无耻!”

    栾禹彤轻骂了一句,又喝道:“我问你,你来禁地做什么?你若回答不出来,我便替天行道了。”

    秦淮离开宗门的时候,栾禹彤就跟着他了。

    本来打算下手的,只是看到秦淮杀妖兽的那些动作和他的实力,她心中又有些疑惑起来。

    这个家伙那么强,却甘心做五级弟子,一定对宗门有阴谋。

    秦淮笑了笑,这栾禹彤虽然厉害,但是还没有厉害到能够杀他的地步。之前在山顶禁地她杀不了他,在这里,一样不行。

    “我来做什么管你什么事?你自己不也在禁地洗澡,还和那条受过核辐射污染的鱼玩羞羞的游戏。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条鱼一定会变大变少,喜欢找洞钻,对不对?”秦淮翻了个白眼,随口说着。

    “你……”

    栾禹彤差点没给气炸了,她很想说出自己在禁地做什么,但是这是宗门的秘密,她可不能说给这个人听。

    “总之我在禁地有我自己的事情,你现在要说的,是你在禁地做什么?”栾禹彤大声说道。

    秦淮乐了,笑道:“总之我在禁地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和你的事情一样。别说了,能动手就不比比了,来吧。“

    他看着栾禹彤,似乎就打算再打一场了。

    昨天被她的水箭喷的很郁闷,今天四周没水了,看她喷什么。

    栾禹彤被秦淮说的有些气了,双手一凝,两团水元素顿时被凝聚出来。

    她双手一动,两道水箭就朝着秦淮射来。

    “我去,这地方也能用水?你喷水成精了,你是水箭龟吗?”

    秦淮说着,急忙用盾牌挡住那水箭,身体像昨天晚上一样被打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他收回了盾牌鳞甲,这东西防御还好,但是打架的时候,不够灵活。

    秦淮心念一动,提起了修罗武神决,然后所有气息朝着双掌凝聚,准备释放太虚神印。

    这时候,栾禹彤身后忽然出现几道气息,有些明显。

    这气息一闪而过,旋即消失不见,但是十分明显,肯定有人躲在那个栾禹彤的背后。

    难道,是她的帮手?

    秦淮心中一动,这几人的修为不弱,和栾禹彤也差不多。

    栾禹彤一个人他倒是不怕,但是若是这几个人一起,他肯定不是对手。这地方,背后是犀牛,身前是栾禹彤等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秦淮急忙举手笑道:“好了好了,别打了,我说,我说。”

    栾禹彤没想到这秦淮竟然还会主动停手,急忙也撤回了那些水元素,看着对方。

    “你说吧,昨天晚上为什么来禁地?”栾禹彤有些得意,说道。

    秦淮叹了口气,一边防备着远处三人,一边说道:“其实我,昨天晚上,想去找你。”

    “找我?”

    栾禹彤有些不解,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

    秦淮急忙道:“是啊,就是找你呀。之前我们在悬赏殿见了一面之后,我回去就满脑子想着你。”

    栾禹彤满脸不解,怔然看着秦淮。

    “你想着我,做什么?”她问道。

    秦淮道:“一个男人满脑子想着一个女人,你说是为什么呀?这样吧,我换一种方式跟你说,我要唱一首歌。”

    “唱歌?”

    栾禹彤正要说话,秦淮抢先唱了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秦淮唱的也不是很准,不过栾禹彤根本没听过这歌,顿时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男人神经兮兮的,但是这唱出来的歌词,听起来却有几分动听,有几分文采。

    他在宗门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天才弟子,很少有男人接近她,更别说有人给她说这种话,唱这种歌。

    这一下,栾禹彤顿时有些不知道怎办才好。

    不过仔细一想,栾禹彤又觉得不对,“不对呀,你怎么知道我会在那个地方?”

    她在这禁地里根本就是宗门的秘密,这秦淮不过是刚入门的弟子,怎么可能通过这种方式去找她。

    秦淮摆了摆手,淡淡说道:“当一个男人疯狂爱上女人的时候,会不惜一切代价,却调查她的去向。你是女人你不懂的。”

    他一边说,一边朝着旁边走去。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你知道表白这种事情很害羞的嘛,所以我离开一会儿冷静一下,再见。”

    秦淮说着,就朝着旁边走去。

    “嗖嗖嗖……”

    这时候,三道黑色急速朝着秦淮的方向冲来。秦淮一惊,急忙凝聚出骨盾和龙鳞,想要挡下这力量。

    两道黑色力量直接打在秦淮的盾牌上,秦淮闷哼一声,仰天倒地。还有一道力量,却直接打在了栾禹彤后背。她背对着,根本没发现这力量,直接闷哼一声就扑翻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