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唐风的战意
    众人一怔,随后大家都听懂了秦淮的意思。周筝不由翻了个美丽的白眼,算是在投诉秦淮的粗鲁和无理。

    韦雨珂则微微颔首,心忖这秦淮刚才在房间里,可不止握手呀。

    该握的地方,他也握过了的呀。

    这家伙可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该不会是不准备负责人了吧,这地方可是第一次被人握,他要是不承认,这不亏了嘛。

    韦雨珂看着秦淮,心中小算盘嘀咕打着。“秦淮,你是来接小筝出去的吗?正好,现在接走吧,晚上你那边过夜好了。”周军庭忽然说道,他转头又对着唐世界道:“哦我介绍下,这位是我未来孙女婿秦淮,他是小筝的未婚夫,他们已经在挑日子结

    婚了。”

    这话一出,唐风顿时就懵了。

    什么情况?孙女婿?那岂不是自己,没戏了?

    他心中对秦淮的嫉妒,直接爆棚了。如果现在这唐风有一根怒气槽的话,估计现在已经三颗星加爆气了。

    秦淮听出了周军庭的意思,他是要自己带着周筝远走高飞呢。

    看来这唐世界果然是摊牌了,不过自己今天来不光要救周筝,还要救你周军庭。毕竟你一个老头子,也不能看着你被人欺负呀。“周老,你忘记了。今天我们要商量礼金彩礼这些啊,你也要跟我去的,我等了你们一个晚上。周老,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我娶个老婆不容易,你可别坑我钱啊,要不然这妮子我不娶了。”秦淮翻了个白

    眼说道。

    众人一听懵了,这秦淮傻逼吧?

    周老什么身份,会赖账?

    唐风气的叉腰大骂,“秦淮我告诉你你别太过分了,你不要小筝是吧,你不要,我要。”

    他说着,就朝着周筝走去。

    周筝愣了一下,急忙朝着秦淮这边躲了躲。三个人,一个不动,另外两个都移动了几步。结果唐风和周筝的距离还是那么远,但是周筝和秦淮,却已经并肩站在一起了。

    唐风懵了,这秦淮都不要你了,你竟然还死死粘着他。

    他打量着秦淮,这家伙也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也是流里流气,包养嫩模。

    凭什么你看上她不看上我。

    他越想越气,喝道:“秦淮,这样吧,你我都是男人,就用男人之间的方式来解决吧。谁赢了,谁得到小筝,输的那个人灰溜溜滚。”

    他说着身上气息一放,一股寒冰气息,顿时弥漫整个客厅。

    客厅里温度骤降,鱼缸直接结冰,韦雨珂也冷的不由打了个寒颤。

    周军庭微微一怔,这唐风的寒冰实力增进不少,他一定是用了暗龙堂的某种特殊力量,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到这样。

    周筝也有些担忧的看了秦淮一眼,她刚才还有点看不起这唐风。

    但是现在一看,这唐风也的确不容小觑。

    “秦淮,别打。”她小声说道。

    “你有病啊。”秦淮骂道:“我凭什么跟他打,当然不打了,打个几把。什么年代了,几岁啊,还搞这一套。走,跟老子回去。”

    他说着,一把揽住周筝的肩膀,美滋滋的

    用手捏了捏那圆润光滑的小香肩。

    周筝面无表情,嘴巴却微微一动,极小声的说道:“一会儿事情解决之后,你死定了。”

    手机一阵震动,收到来自周筝的150点仇恨值。刚才这句话,看来的确让周筝气炸了。关键这妮子还不能表现出来,秦淮一阵暗爽。

    “唰唰……”

    这时候,唐世界身后几人直接堵住了门口,一个个眼神锐利。

    秦淮身旁的那几人当即就不敢了,捏起拳头要动手。秦淮急忙喝道:“你们别动,小混混吗?打群架……”

    那几人本也不想打,毕竟对方看上去有些恐怖。此刻秦淮一叫,正中下怀。

    秦淮看向唐世界,笑道:“这位是唐风的爸爸吧,和他长的……不太像,回去验个dna。”

    唐世界的眼角抽了一下,秦淮的话,倒是戳了一下他的痛处。

    这唐风和他长的的确一点都不像,而且他们这个圈子,男人女人本就很乱。以前年轻也不懂,后来年纪大了也没再想这个问题。

    如今秦淮忽然提了这么一茬,不管唐风是不是他儿子,他心中还是瞬间就“咯噔”了一下。

    “你,叫做秦淮是吧?”唐世界问道。

    秦淮嘻嘻一笑,“是啊,第一次见面,要包个红包吗?”

    唐世界的眼角又抽了一下,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家伙油盐不进,让他十分郁闷。

    寻常人看到他唐世界,就跟老鼠看了猫一样,不说畏惧,至少恭敬。但是这家伙油腔滑调,而且还是特对找茬一般,着实可恶。

    “小风心心念念要跟你过招,你还是和他切磋一下吧。不然我那几个手下,我管不住啊。”唐世界冷声说道。

    恐吓别人的招数,他可是自来熟了。本以为秦淮至少会收敛点,却见他翻了个白眼,摇头叹道:“唐叔叔这我就要说你了,身为一个集团主席,管理手下的能力那么弱。你看我的手下,刚才我叫他们停他们就停,我让他们蹲下他们就蹲下。来

    ,给老子蹲下。”

    吴良峰的几个手下愣了一下,站在原地。

    你特么谁啊,你说让我们蹲下我们就蹲下?

    “卧槽,你们谁不蹲,老子回去阉了你们信不信?老子狠起来老子自己都怕。”秦淮破口大骂,吓的这几人急忙蹲在地上。

    出来混的,就是要以暴制暴。

    秦淮得意看了看唐世界,眼神满是挑衅。唐世界气的鼻子都快歪了,心忖我说管不住是骗你的,你以为我真管不住啊。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你到底,和不和小风比?如果你不比,那我几个手下久动手了。”唐世界有些焦虑的催促了一句。

    秦淮看了看四周,叹道:“好吧,打赢就能走了吗?”

    “哼,你打的赢吗?你立马认输,我现在就放你走。”唐风冷声道。

    “呃……”秦淮无语了,这唐风也太特么牛逼了,自己以为自己是独孤求败吗?

    就算你觉醒了又怎样?你搞得过老子的光明长枪吗?他叹道:“你牛逼,你厉害。我认输,你放我们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