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神皇来了
    “什么……”

    人群大惊,连实力最强的破天,都不是那人的对手。这血戈的实力,该强到什么程度了?

    “辽太学,为什么他们的修为没有被压抑?”辽平身旁,有人问道。

    辽平眉头紧皱,关于圣气水晶的事情,其实绝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

    连他,也只是知道一点点而已。

    这东西放在圣殿最深处,最隐蔽的地方。辽平想了想,道:“水晶,或许是水晶的缘故。我们赶紧去看看,如果是水晶被关掉了,我们只要开起来,他们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的。”

    他说着,急忙爬上飞行妖兽,朝着圣殿深处而去。

    而其他几个大臣,也匆匆跟在辽平身后。

    辽平很快就来到一座废弃的宫殿,这宫殿到处都是弃置物,连大门都被堵塞了。不过这些是上一任神皇特地这么做出来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这水晶的存在。

    如果水晶被人关掉,那么魔域鬼域的强者,就可以轻松进攻圣域了。

    “快,进去看看。”

    辽平找了两个修为强悍的,很快将那些杂物清除,他推开门,里面是一片巨大的房间。

    房间深处,是一个巨大的光幕。这光幕缓缓蠕动,仿佛水波被威风吹过,正泛着涟漪。

    而房间中心,本来是一颗巨大透明的水晶。

    只是如今水晶已经不见,只剩下地上一堆废渣。圣气水晶,被人摧毁了。

    辽平双脚一软,瘫软在地上。

    圣域,危矣。

    “轰轰轰轰轰……”

    “轰轰……”

    “轰轰轰轰……”

    正这时候,传送门忽然涌动起来,仿佛本来无风平静的水面,忽然变得波涛汹涌。

    辽平一惊,这是一股来自魔域的气息,而且此刻已经连接上了他们的传送门,就要过来。

    “难道魔域也知道我们的水晶坏了,直接就能从这里过来?”辽平心若死灰。

    一个异妖军团,他们已经岌岌可危。

    若是再加魔族大军,圣域绝对会被夷为平地的。

    “大家,逃命去吧。”辽平说着,瘫软坐在地上。

    “唰……”

    这时候,一个黑色铠甲的魔族战士,钻出了这传送门。

    他拿着一柄黑龙长刀,威风凛凛的模样。整个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少说也在仁元境七重上下。

    “是圣域没错,走……”

    他喊了一声,朝前走去。而他的身后,一群群魔族战士冲了出来。这群魔族战士极为精锐,每一个都是仁元境修为之上,而且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辽平早已不在乎来多少人,他就等着哪个魔族战士给他一个痛快。

    反正来一千个,他们抵挡不住,来一万个,他们也大不了是抵挡不住。魔域的军队前前后后,一共来了三万人之多,而且有好些仁元境五重以上的高手。

    所有人都走完,又等了一会儿, 里面一个穿着黑色铠甲,带着红色披风的青年钻了出来。

    他一脸剑眉星目,模样英俊,和刚才那些魔族战士完全不同。

    这青年双剑落在地上,目光就锁定在了辽平身上。

    &nb

    sp;他愣了一下,随后怔然道:“辽平,你坐在这里做什么?你知道本皇要回来吗?”

    这话一出,辽平才回过神来。

    他起身一看,顿时浑身颤抖起来。紧接着,他双腿一软,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

    ……

    另一边,破天已经浑身伤痕累累。

    他完全不是那血戈的对手,而对方根本就不想和他对战,完全是在戏弄他。仿佛猫和老鼠的游戏,等玩腻了之后,才会下手杀他。

    “你太弱,弱的不成样子。”

    血戈冷笑,声音满是倨傲。

    人群无声,看着二人。破天是他们圣殿上最强的战士,连他都不是这血戈的对手,其他人,根本想都不用去想。

    “我玩腻了,杀了你吧。”

    血戈说着,捏了捏拳头,身体再次变得柔软起来。

    “别杀他,你们不是想要我吗?”楚雯忽然站出来说道。

    “如果你敢杀他,我就死在这里,让你们只能得到我的皮囊。”她说着拿出一把匕首,顶住了雪白粉嫩的脖颈。

    “呵呵……”

    血戈冷笑起来,“我会在乎你的生死吗?我吗老大要的就是你的皮囊。你死了无所谓,到时候在你身体里放一只异妖进去,更骚,更有味道。”

    他说着,面罩里忽然伸出一根血红细长的舌头,舔了舔那冰凉的鬼王面罩。

    “嘶……”

    楚雯身子一震颤抖,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恶心。这些人,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没想到世间,竟然还会有这种生物。

    “血戈,你废话太多了,还不动手。”这时候,远处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血戈一怔,急忙收敛了贪婪表情。

    “不好意思,老大催了,我要下手了。”他说着身子一扭,化作数道利刃,瞬间扎入了破天的胸膛。

    破天一口鲜血狂喷,身上的气息渐渐虚弱了下去。

    “破天……”

    楚雯痛哭起来,破天是秦淮的护卫,对她也一直恭恭敬敬。今天他本来可以逃走,但是为了保护她,却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你不是人类?”

    血戈忽然惊讶说道。

    他收回那些细长的身体,身子一扭,化作一柄大刀,在空中挥舞起来。

    “不要紧,不管什么生物,砍下脑袋,都是必死无疑。”他说着,那巨刀就要从空中挥下。

    “马勒戈壁的,给老子住手。”

    这时候,天上一道凌厉喝声传来。

    众人一怔,却见一道身形快速掠过,如同夜空的流星,眨眼间就飞到众人身前。这人穿着黑色铠甲,血红色的细长披风,这身形一路飞来,威武无比。

    楚雯惊呆了,虽然她还没看清来人的模样,但是那句标志性的话,这人难道是……

    “嘭……”

    正这时候,那人落在破天身旁,稳稳站住。

    他用大拇指擦了擦鼻子,然后对着众人露出一个迷倒众生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人群一怔,下一瞬间,纷纷大喊起来。“神皇……他真的是,神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