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夜袭公主
    “公主!”

    这时候,夏魔尊又开口了,小声道:“公主,听说最近不太安稳,昨天公主有没有看到附近有什么贼人?”

    “贼你妈个头,你妈才是贼。老娘心情不好,你个畜生给老娘死远一点。”

    里面又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夏魔尊顿时脖子一缩。

    若不是为了儿子,他打死也不愿意来这公主房间的门口。就算公主被人强jian,他都不想带兵来救。

    夏魔尊又深吸了口气,露出一脸笑意,小声道:“公主,那您有没有看到犬子,夏龙。”

    “没有,滚……”

    里面如狮子一般的咆哮,然后就是一阵乱砸东西的声音。

    显然这公主不仅脾气不好,此刻心情,也很差。

    这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侍女,拿着一些碎掉的花瓶,似乎是去扔掉的。夏魔尊急忙上去拉住了那侍女,小声问道:“有劳有劳,犬子夏龙,有没有来过公主这边?”

    那侍女白了夏魔尊一眼,道:“能进这房间的男人,都是没有那东西的。你儿子有没有那东西?如果有,他怎么可能进得去。”

    一听这话,夏魔尊气的鼻子一歪。

    这公主脾气不好,连侍女,都能对他随便呼喝。他堂堂一个魔尊,掌管魔神殿几十万大军。如今,却被人这般侮辱。

    “没在就好。”

    夏魔尊也不敢发火,冷冷甩下一句话,转头就走。

    一路上,北剑说道:“夏魔尊不用太过着急,夏龙这性格你也知道,玩几天可能就回来了。”

    秦淮暗笑,这夏龙要是能回来,他把整个魔神殿吃下去。

    ……

    送走了夏魔尊,秦淮回到屋子里,前脚进门,后脚白姬就来了。

    “昨天那个混蛋,是不是来找过你?”白姬问道。

    秦淮翻了个白眼,“师姐,你这是在询问我呢,还是在质问我?”

    白姬无奈,正好缓了缓语气,道:“那你老实说,夏龙到底有没有来找过你。他爹不是普通人,你会死的。”

    她的表情有些焦急,显然是在担心秦淮。

    秦淮心中一喜,笑道:“师姐,你对我越来越好了。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其实,我没见过夏龙。”

    白姬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脸无奈。“没见过最好。对了,比试提前了,明天就开始。不过你的实力应该没问题了,通过比试之后,你可能就要加入军队了。到时候你可以选继续在我这里,又或者,去夏魔尊的神殿卫。这两个地方,都算是能

    快速提高的地方。”白姬说完,转身出门。

    秦淮并不在乎什么时候比试,他终于知道了宫无雪的屋子。

    今天晚上,他就可以找到宫无雪,然后远走高飞。回到圣域,就算这个魔神再牛逼,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

    死熬活熬,终于熬到了晚上。

    秦淮穿上夜行衣,让李白变成他的样子。一切都交代好,开始出发。

    出门之前,他深深吸了口气。这些年了,他心中十分想念。这些年努力提升修为,为的就是当年的一句承诺。

    他秦淮虽然风流,但是,重情重义。

    “阿雪,等我!”

    秦淮轻吟一声,身形钻入黑暗之中。

    来到魔殿区域,他快速翻过那熟悉的矮墙。然后顺着早上夏魔尊走过的道路,一路朝着宫无雪的房门口而去。

    来到房门口,四周空无一人。

    不光是四周,方圆千步之内,都空无一人。宫无雪的脾气似乎变得很差,所以根本没人敢靠近。

    不过在秦淮心中,她依旧是当年那个冷若冰霜,却又热情似火的大美女。

    “阿雪!”

    秦淮来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里面的人好像动了一下,然后抬手熄灭了灯火,整个屋子,顿时昏暗了不少。

    “这妮子,以为我是坏人呢。”秦淮自忖,淡淡一笑。

    “阿雪,是我,秦淮呀……当年那个秦受,忘记没有。”秦淮说着轻轻一推,门竟然被推开。

    这门,根本就没有锁。

    屋子比秦淮那间大不了多少,不过东西却很多,各种都有。

    秦淮随意瞄了一眼,就看到床上的被子鼓鼓的,里面应该缩着一个人。

    那人正在微微颤抖,还传出轻轻的呜咽声音。

    “傻妞,分开又没很久,哭什么?”秦淮说着,走到床边,轻轻拍了拍里面那人。

    “阿雪,其实这些年了,我一直努力提升修为。一路上也吃了不少苦,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或许根本不会来圣域,也不会来魔域。”

    秦淮坐在床边,此刻心中感慨,说道。

    床里面的哭声渐渐停止了,秦淮有些疑惑,特么老子讲的那么感动,你咱不哭了。不过宫无雪在他心中的形象一直是冰山美人,怪不得哭的时候不敢见他。

    “好了,我的好老婆。老公千里迢迢来救你,我知道你很感动。不过我来了那么久,至少你也让我看看你的脸。”秦淮说着,轻轻拉了拉被子。

    被子很柔软,也不知道用什么材质。

    轻轻一拉,竟然全部都被拉掉了。

    秦淮愣了一下,昏暗的月光之下,一个**的美女。那胸,那腰,那身段,堪称完美。那张脸孔,被头发挡住了一些。

    不过秦淮还是轻易可以认出,这人,就是宫无雪。

    他心中,日思夜想的女子。

    “阿雪,你什么时候开始裸睡了?”秦淮说着,不由吞了口口水。

    宫无雪惊讶地看着秦淮,眼神懵然,怔在那里也没说话。

    “公主,您要的水我准备好了。”这时候,门口响起一道声音。

    秦淮心中一惊,急忙拉起杯子,整个人也钻进被子里,紧紧贴在那完美的**上。

    “呜……”

    宫无雪发出了一道轻微的声音,像是呻吟,像是抵抗。

    “你先出去。”

    随后,她似乎是在吩咐外面的侍女。这声音跟以前相比,多了几分柔软,少了几分强硬。

    大门被缓缓关上,秦淮深出半个脑袋,和宫无雪面对面躺在床上。

    两人四目相对,昏暗的光线下,那张俏美的脸蛋,依旧明艳动人。

    那鲜艳湿润的双唇,简直在诱人犯罪。秦淮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要私奔也不在乎一两个晚上。他把持不住,直接一口亲了下去,两只大手不老实,直接施展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