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辽太学出场
    司徒家嫡系等人虽然面色凝重,倒是并没有慌乱。司徒天宁走上前,面色恭敬,拱手道:“武统领,在下司徒家族族长司徒天宁。打伤戈将军的凶手在我们手上,我们可以交给你。而且这个人,还是神皇通缉的通缉犯,若是我把他给你,这件事情,我们能

    不能再商量商量。”

    神皇通缉的?

    一听这话,武统领表情不变。

    神皇通缉的人,若是抓回去,那这可算是立了功劳。若是神皇大喜,甚至还有赏赐。

    “好,你若是把人拿来,这事情,我帮你做主。”武统领说道。

    这话一出,司徒潭这边纷纷大惊。

    “武统领,他一派胡言,他哪里有什么通缉犯,你现在杀光他们,他们可是打伤了戈将军的凶手,触犯了圣殿神卫的威严。”司徒潭急忙喊道。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找来的帮手,竟然就要偏向对方。

    这简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司徒天宁一脸冷笑,他本来有些慌张,但是之后大家一分析,他顿时放心了下来。

    只要交出秦淮,他司徒家族族长的位置,便牢不可破。有圣殿神卫的支持,司徒家会再次一飞冲天。

    “来人,把那个小子给我抓来。”司徒天宁大声喝道。

    两个司徒家嫡系的武师,朝着厢房方向匆匆而去。司徒天宁看着二人的身影,眼中泛出一抹冰冷杀意,转而看向司徒潭。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这个叛徒,一会儿等武统领帮了我们这边之后,一定要给你好看。

    司徒潭脸色苍白,也不知道怎办才好。

    这个仁元境三重的强者若是帮了对面,那嫡系这边,就真的完蛋了。

    ……众人等了一会儿,却见远处两个武师匆匆朝着这边跑来,面色尴尬。

    两人来到司徒天宁面前,极为小声的说道:“家主,不好了。那个秦淮……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

    司徒天宁顿时懵了,他转头看向司徒静儿,道:“你们几个快点去找,静儿,你不是说他已经不能动了吗?他去哪里了?难道是被他的同伴抓走了吗?”

    众人看向司徒静儿,他们都知道司徒静儿给秦淮下毒,已经制住了秦淮。

    司徒静儿沉声道:“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放走了。”

    “什么……放走了?”

    司徒天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秦淮,竟然是被司徒静儿放走的?

    司徒静儿很讨厌秦淮,怎么可能放走他。

    “静儿,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他抓住了,你说出来他在哪里。任何事情,爹给你做主。”司徒天宁说道。

    司徒静儿眼眶一红,却没说话。

    她咬了咬嘴唇,道:“我已经放走了,不用说了。他不会回来了,爹,你们快跑吧。”

    司徒静儿说完,朝前一步,道:“武统领,那个通缉犯已经被我放走了。我求你放了我爹他们,所有事情,我司徒静儿一人承担。”

    什么……

    武统领的眼眸猛地一冷,连神皇通缉的人,都敢放走。

    “你可知道,你放走的,是我的功劳。你区区一个废物女子,竟然敢这么做。去死吧……”

    他说着修为一凝,抬手一掌,就要炒作者司徒静儿的脑袋劈下去。

    “武统领,求您高抬贵手……”司徒天宁说着,直接跪了下去。

    司徒家嫡系众人,也纷纷大惊。

    而司徒家旁支众人,则一脸得意。刚才是虚惊一场,好在这司徒静儿太傻,自己放走了那通缉犯。

    司徒家嫡系,今天完蛋了。

    “住手……”

    正这时候,一道雄浑的声音从众人旁边传来。却见一个穿着长袍的身影,缓缓朝着众人走来。

    武统领听了这声音,身子猛地一颤。那扬起的手掌,也生生停了下来。

    “他是谁?”

    “不认识啊,一个中年人,模样很平常嘛。”

    “他身上的修为,也好像很普通啊。”

    ……

    长袍中年缓缓走向众人,那武统领一看清那人面容,顿时如吓的浑身一颤。

    他急忙上前,单膝跪在地上。

    “卑职武统,见过辽太学。”

    这话一出,一众神卫也都纷纷跪倒在地上。

    人群大惊,司徒家族这点事情,竟然惊动了辽太学。太学在圣殿里,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和他们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众人急忙纷纷跪下,今天辽太学在此,任何事情肯定是他谁了算。

    司徒天宁旁边,司徒静儿小声问道:“这辽太学看上去,怎么有点面熟啊。”

    司徒天宁急忙横了她一眼,“胡说八道,辽太学什么身份,你怎么可能见过。别说话了,安心跪好。”

    刚才司徒静儿已经惹了大祸,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救星,他们可绝对不能再出任何岔子了。司徒家嫡系,已经输不起了。

    “起来吧。”

    辽太学淡淡说道,众人才缓缓起身。武统笑盈盈地走上前,道:“什么风把辽太学您给吹来了,您是和司徒家的认识还是有别的事情。辽太学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提就是。”

    来者正是辽平,他一脸郁闷的模样,脸色显然有些不爽。

    当然,他本来可以在圣殿享清福,可是如今无缘无故被人关在柴房好多天,是个人都不会觉得很爽。

    辽平扫了众人一眼,对着武统道:“你,和那个人,还有那个人。你们三个人过来。”

    他手指一点,点向武统,司徒潭和司徒天宁三人。

    三人都是一惊,不过辽平有令,他们怎敢不服从。当下三人就走上前来,排成一排,站在辽平前面。

    辽平眼神一转,淡淡道:“你们三个,相互打耳光。先打……一百个吧。”

    “什么……打耳光?”

    三人一怔,顿时睁大双眼。

    这辽太学今天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竟然要他们三个打耳光。这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三人却不敢不听。

    于是三人撒开手,你一下,我一下的打了起来。

    当然,这耳光还是比较温柔的。毕竟在辽平面前,他们几个也不敢太过造次。

    “对了,刚才忘记说。一会儿谁打的最轻,一会儿谁就有麻烦了。”辽平翻了个白眼,淡淡说道。三人一听,急忙加重力道,一下下狠狠打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