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三大老者
    第478章 三大老者

    “嘭!”

    秦淮忽然被屏障射出的力量打了一下,胸口一阵滞闷。

    “尼玛,敢还手?”他顿时上前,对着屏障一顿拳打脚踢。

    而山谷里头,秦淮这一拳一脚,仿佛是天神愤怒,降下的天劫一般。

    “嘭……”

    “嘭嘭嘭……”

    三个天柱奋力抵挡,好不容易挡下,却累得气喘吁吁。

    外头,秦淮又是连着几脚,踢在屏障上。

    而山谷里,二天柱直接被一股力量打在身上,身子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山壁上。

    外面轻巧一拳,里面却如天地崩塌。

    ……

    “轰……”

    “轰……”

    秦淮身上,系统依旧不断冲击着屏障。

    “叮!”

    “解禁成功,屏障消失。”

    “哗……”

    秦淮眼前,那阻挡他的力量忽然撤去,前头一片开阔地。

    “哈哈,小小屏障,能奈我何。”他大摇大摆走入狭窄山路,虽然解禁有些麻烦,一共用了十次,花费了50元宝。

    但是50元宝就能进去寻宝,这绝对划算。

    ……

    秦淮朝着前面走去,穿过狭窄小路,眼前豁然开朗。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前面根本不是他想象之中的人间仙境,倒像是海啸过后的印度尼西亚。

    前面是一个山谷,但是里头树木折断,房屋倒塌。

    就算地面,都像是被人用巨大的犁头翻过一遍。这行个山谷,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到处伤痕累累。

    “这里被人抢劫过吗?也太离谱了吧。”秦淮走入山谷,感觉这一片大地,仿佛一个被强/奸过的少妇,一片狼藉。

    他随处走着,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宝物好拿。

    正这时候,蓦地一瞥,却见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压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者。

    “咦?”

    秦淮走上前去,用手指点了点老者的脸,还有温度,好像没死。

    “呜……”

    老者发出轻呼,半睁了双眼。他看到秦淮戴着诸葛家的徽章,露出一脸惊讶。

    “你……是我诸葛家武师?”他有气无力地说道。

    “是啊,老前辈您怎么了?”秦淮看到他还活着,便蹲下身子问道。

    “啪!”

    老者一把抓住秦淮的手,道:“外面……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家族,还好吗?”

    外面?外面什么都没发生啊。秦淮心忖,却没立刻回答。

    “呃……那里面发生了什么?你先说,我再告诉你外面发生了什么。”秦淮说道,他不了解情况,也不敢乱说。

    老者一脸郁闷,要知道放在平时,他说一句,诸葛家的任何人,那可都是不敢说第二句的。

    今天这小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连他是谁都不认识。

    只恨现在体内丹田经脉剧痛,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老者只好说道:“这地方刚才被人偷袭,打破了禁制。禁制一破,巨大的力量就会……就会摧毁这地方。要不然,你也进不来的。”

    他用尽全身力气,这才把这段话全部说完。

    “卧槽!”

    秦淮心中大惊,难道这里变成这样,都是刚才自己……

    “尼玛,完蛋了完蛋了。这老家伙一看穿着就知道地位不低,搞不好还是诸葛络魂的老爸爷爷。要是被他们知道是自己搞出来的事情,估计就死定了。”

    他眸子一转,急中生智,轻轻叹了口气。

    “说起刚才的事情,老前辈,刚才真的是,千钧一发啊。”秦淮起身,半抬着脑袋,娓娓说道。

    “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另外一处石头堆里也钻出来一个老者,焦急问道。

    “啊,还有一个啊?”

    “我靠,这边还有一个。”

    秦淮一转头,旁边泥潭里,还有一个浑身漆黑,像印度阿三的老者。

    “废话不说了,快说刚才发生了什么?”那个印度阿三急忙说道。

    秦淮清了清嗓子,说道:“这话要从三个时辰之前说起,我在诸葛家执行秘密任务,忽然发现一个穿着黑色外袍的蒙面人。”

    一听蒙面人,三个老者精神就是一拎。

    “快,继续说,继续说。”印度阿三急忙说道。

    秦淮继续道:“我一看黑衣人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是吧,于是我就跟着他,一直跟一直跟,就跟到一个屏障的外面。那黑衣人就停了下来,不断伸手摸着那个屏障。”

    一听屏障,三老更加紧张起来。

    “快,别停啊,继续……别停。”印度阿三又催起来。

    “妈蛋,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别扭。不知道的,以为老子在说小黄文呢。”秦淮一脸郁闷,要是一个美女跟他说“别停,继续”他一定会十分享受。

    只可惜是这些老头子,他一点兴趣没有。

    “别催,你催起来我都记不清了,听故事别催,催一下jj短一厘米。”秦淮对着三人翻了个白眼,骂了一句。

    三人一愣,顿时无语。

    这诸葛家就算家主也不敢这么和他说话,这家伙到底是谁,竟然如此及大胆。

    “你……你……”印度阿三气的说不出话。

    看到三人不说话,秦淮这才满意点了点头。

    他继续道:“后来那个黑衣人就对着屏障打了起来,一拳一拳又一拳,好像疯了一样,不断朝着屏障砸去。”

    “胡说,我们的屏障用拳头怎么可能打破。”印度阿三直接站了起来,一本正经说道。

    “妈蛋!”

    秦淮扭头就走,“最讨厌说事情的时候别人打岔了,不说了不说了,爱咋咋地。”

    他说着,快步朝着外头走去。

    三人都愣住了,这家伙,什么情况啊。

    “小友留步……小友,留步啊。”

    一个老者急忙拉住了秦淮,好言相劝,这才把他劝了回来。

    秦淮气急败坏的指了指印度阿三道:“你这老泥鳅,再插嘴老子真的不说了。我豁出性命救了你们,你们连最基本的感谢都没有,还老惹我生气。我这暴脾气,受不了,受不了了……”

    那老者好话说尽,秦淮这才不甘不愿的坐下,继续说了起来。

    “他一拳拳打这屏障,打了一会儿没效果,就伸手掏出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东西像马桶吸,就是马桶堵住的时候用力吸一下的那种,你们见过没有?”

    三老摇了摇头,纷纷表示不知,却不敢说话打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