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救治楚流天
    第427章 救治楚流天

    皇城外的草坡处,楚雯一阵挣扎,总算让秦淮放下了她。

    “你到底是谁,快快显出原形来。别以为你冒充我师弟的模样,我就不知道你是只妖兽了。”楚雯指着秦淮,大声喝道。

    秦淮一拍脑门,那么久不见,傻白甜依旧是傻白甜。

    这妮子所有的营养,都往胸部和臀部去了吧。

    你也得往脑子去一点啊,你刚才那召唤符篆,根本没用啊。

    “呵呵,师姐,我们不是妖兽,我和秦大哥,是专门来找你的。”秀儿捂着小嘴,笑着说道。

    “不可能!”

    楚雯一本正经道:“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刚好在想师弟,他就出现了。你们肯定是我召唤出来的妖兽,一定是我什么地方弄错了,召唤出了人形妖兽。”

    秦淮心中不由一乐,之前因为邪霸的怒气,也消了不少。

    每一次看到楚雯,他心情都会很好。这妮子也不知道是天真还是无邪,总之傻得可爱。

    秀儿又要解释,却被秦淮拉住。

    “楚雯,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你脑海里产生出来的幻想。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你师弟,所以我才变成了他的样子。”

    “呀!”

    楚雯俏脸一红,不由低下头去。

    她想了想,反正这两只也是妖兽,跟他们说说心里话也没什么。

    “是啊,我师弟那么好,我当然是喜欢他。只可惜他现在失踪了,他们都说他死了,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死的。他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呢。”

    说着,楚雯的眼眶瞬间红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秦淮心头一软,估计这些日子,这傻白甜过得也不好受,每天都在为自己担惊受怕。

    “放心吧,你师弟没死。”秦淮说道。

    “嗯?”

    楚雯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呀,我就是你师弟呀。”秦淮露出一个满满的微笑。

    楚雯晃了晃脑袋,左看右看,“你是秦淮?你真是秦淮?”

    秀儿笑道:“师姐,他就是那个秦大哥。我们用传送戒指,传送到你的身边,当时你正在使用召唤符篆。不过我似乎看到,你召唤符篆还没捏碎,根本没召唤出东西呢。”

    楚雯这才想起,刚才秦淮二人出现,她吓的直接把召唤符篆扔桌子上了。

    那东西,根本没用。

    “你你你你你……”

    楚雯气的满脸通红,伸手指着秦淮。

    她刚才以为这两只是妖兽,所以把心里话都说了出去。没想到这两人,真的是秦淮和秀儿。

    被秦淮听到了算了,秀儿是秦淮的道侣,两人关系很亲密。

    被秀儿听到心声,万一秀儿以为她想抢人家道侣,这多尴尬。

    “秀儿,我刚才……我刚才胡说八道的,你千万别相信。”楚雯急忙对着秀儿拼命摆手。

    秀儿柔声笑着,上去牵住了楚雯的手。

    楚雯这才没那么尴尬,对着秀儿也笑了笑,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对了,你们这次回来,是打算去稷下学宫吗?”

    秦淮和秀儿相视一笑,如今他们二人的层次,已经超越了稷下学宫普通弟子的存在。

    他们的目标,也早已经变成了圣域。

    “师姐,秦大哥这次回来,是想救师父。”

    “爹爹!”

    楚雯惊讶的捂住了小嘴,看着秦淮。那张笑嘻嘻的脸孔,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浮夸。

    但是过去那么久,他竟然还记得要救楚流天,说明这个秦淮,不是个忘本的人。

    “你,真的有办法救我爹了吗?”楚雯有些激动问道。

    秦淮笑了笑,“走吧,赶时间,那地方没熟人不能传送,只能走路去。大家御剑飞行,争取早几天到南瞻。”

    “嗯!”

    楚雯急忙点了点头,三人一起御剑来到空中,朝着南瞻的方向而去。

    ……

    ……

    五天之后,秦淮三人,稳稳落在仙云宗仙云峰处。

    远远望去,原本那已经成为废墟的仙云宗,上头竟然还有人影晃动。

    “奇怪,难道爹爹已经醒了?他老人家又重建了仙云宗?”楚雯奇怪的摸了摸脑袋。

    秦淮的感官比楚雯强的多,虽然距离较远,但是他还是看清在山上走动的那些人,其实穿着的并不是仙云宗的服饰。

    仙云宗这块地方,天地灵气浓郁,而且这地方还是上古强者选址,本来还有不少上古宝物。

    如今仙云宗被灭,有其他宗门占据了这地方,也不奇怪。

    秦淮也没多说什么,等救完了楚流天,再来处理仙云宗的事情。

    如今他的实力,在南瞻这地方,那绝对能够算是绝顶强者。当时天脉境的强者在这地方都已经牛逼的不得了,如今他凝魂境,只怕大部分人,连见都没见过这种实力的。

    三人来到水池边上,这神秘的水池依旧波光粼粼。

    微风一吹,泛起一道神秘波纹,一如当年初见时的模样。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我下去把师父的身体捞上来。”秦淮一跃而下,钻入水潭。

    楚雯和秀儿一脸期待,毕竟用不了多久,就能见到楚流天。

    特别楚雯,脸上写满的兴奋。

    这几天就算在路上,她都有些坐立不安。

    “扑腾!”

    秦淮的脑袋从水池里钻出来,他一跃而出,脸上却写满了惊讶。

    “怎么了,师弟?”

    “秦大哥,师父呢?”

    秀儿和楚雯惊讶问道,秦淮的眉头,却紧紧皱着。

    “师父的身体,没在这里头。”他沉声说道,眼神里满是恨意。

    什么……

    二女眼中满是震惊,恨不得钻入池底,去找个清楚。

    只是秦淮已经找过一遍,绝对不会错了。

    “师弟,当年你确定把爹爹放在这池子里吗?”楚雯问道。

    秦淮眉头紧拧,一字一句,“千真万确,绝不会错。”

    “那怎么办?”

    二女顿时没了方寸,秦淮将楚流天放在这池子里,但是如今却没找到。过去那么多年,难道,楚流天自己醒了?

    又或者,有别人来过,拿走了他的身体。

    “妈的!”

    秦淮一脸郁闷,一拳轰去,池子的水被轰出几丈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