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纳兰麒的决定
    第423章 纳兰麒的决定

    “凤儿,你那么神秘拉着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纳兰麒有些疑惑的问道。

    纳兰凤一脸愁容,开口道:“我听说,他们要把秦淮,送去圣域神帝那里。”

    “什么!”

    纳兰麒一脸怔然,惊讶的张大了小嘴。

    随即,她的表情又变得愤怒起来,“这群人,妄为宗门强者。秦淮变成这样,都是为了他们,而他们竟然要把他送到圣域,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纳兰麒也知道暗黑魔气这事情非同小可,但她却无能为力。

    在圣武皇朝,她好歹也是个公主。

    但是在高级宗门里面,她却什么都不是。

    要知道,就算秋秦儿,那身份地位,也比她高出不少。更别说乙翎这种又有身份,又有实力的女子。

    纳兰凤叹了口气,道:“我之前查阅过关于暗黑魔气的一些信息,据我所知,男女之间阴阳交合,可以压制暗黑魔气的暴戾。我今天来找姐姐商量,就是希望姐姐能够帮我和秀儿姑娘说一声,若是可以,我打算……”

    她说着,那张俏脸,顿时有些羞红起来。

    这件事情,纳兰凤也挣扎了很久。不过想来二人也是未婚夫妇,由她出面帮助秦淮,于情于理,也算合适。

    不过她也知道秀儿和秦淮的关系,加上这些日子秀儿不眠不休的守着秦淮。

    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和秀儿解释的好。

    纳兰麒听懂了纳兰凤的意思,一脸怔然看着她。

    “你是说,你要和秦淮……”她话没说完,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纳兰凤倒是镇定了下来,她的性格便是那样,极为果断,决定的事情,便不会后悔。

    “姐姐,一来是我们欠他的。二来,我本就是他未婚妻。当然,若他不愿娶我,我也无怨无悔。”纳兰凤说道。

    “无怨无悔,无怨无悔!”

    纳兰麒轻轻念了两遍,露出一道淡淡笑容。

    “那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我去和秀儿说。”纳兰麒说道。

    “嗯!”

    纳兰凤点了点头,俏脸再次一红,转身离去。

    ……

    夜半时分,秦淮的石屋外头,一道倩影莲步轻移,款款而来。

    来人正是纳兰麒,此刻的她,施了淡妆。本就不俗的俏脸,更多了一分嫣红的艳丽。

    只是旁边没人,若是放在白天,那些天道山的男弟子,绝对会对她目不转睛的注视。

    这种级别的美女,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十分耀眼。

    “咚咚!”

    纳兰麒叩响了石屋的房门,房门打开,秀儿清纯的脸孔,印入纳兰麒眼中。

    此刻二人离的近,纳兰麒仔细打量了几分秀儿,心中有一种被惊艳的感觉。

    之前只是远看,她只是感觉秀儿是美女。

    如今仔细一看,这秀儿的模样,让她有些自惭形秽。

    秀儿也有些惊讶,她知道秦淮的身份之后,便知道他是圣武皇朝的驸马。圣武皇朝的公主,是他的未婚妻。

    她也见过纳兰麒和纳兰凤,不过只是远看,也没仔细看清。

    如今一看,这个未婚妻长的好漂亮。

    “纳兰公主!您来这里,是……”秀儿先开口,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

    纳兰麒倒是俏脸瞬间通红,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将事情 大致交代也清楚。

    秦淮的身体被暗黑魔气侵蚀,需要和女子阴阳交合之后才能暂时压制暗黑魔气。

    秀儿并不傻,自然知道纳兰麒说话的意思。

    既然对方是他的未婚妻,那么做这事情,也算是理所应当。

    只是男女之事,她了解的并不是很多。只知道是极为私密的事情,不能被外人知道。

    二女之间,一阵尴尬。

    秀儿是秦淮的道侣,也就是女朋友。而纳兰麒,则冒充是秦淮的未婚妻。

    好在神元大陆的男子,三妻四妾也很平常。

    女子对于贞洁很看重,对于男人拥有多少女人,倒是很宽容。

    加上这一次是为了帮秦淮医治身体,秀儿也没多想,红着脸道:“那我……先出去,明天再进来。”

    “有劳秀儿姑娘了。”纳兰麒低声说道。

    “不不不,是有劳纳兰公主了。”秀儿急忙说道。

    两人对望了一眼,又是一阵尴尬沉默。

    秀儿急忙闪身走出了屋子,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如同逃难一般,匆匆逃离。

    ……

    屋子里,纳兰麒也舒了口气。

    刚才的场面,的确尴尬的让她想死。好在秀儿也通情达理,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是好。

    她看了一眼秦淮,喃喃道:“秦淮,那天害你的时候,我就想将身体给你,算是偿还对你做的事情。那一次你没要,我这一次还给你,你不用对我负什么责任,是我纳兰麒心甘情愿的。从此之后,你我恩怨,一笔勾销。”

    纳兰麒说着,伸手一抖,身上的外袍滑落地上。

    随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道完美的**,暴露在月光下,昏暗的屋子里头。

    纳兰麒极为生涩的爬上床榻,来到秦淮身旁。

    她俯下身子,二人身体紧贴。

    “轰!”

    秦淮身上一道气息闪过,他忽然睁开眼睛来。

    “呀!”

    纳兰麒吓了一跳,她本就心虚,此刻一惊,下意识抱紧了秦淮。

    “你是?阿雪?”

    秦淮直起半个身子,下意识推开纳兰麒一看,眼神微微一颤。

    “纳兰麒,你为何?”

    他目光一扫,借着月光,那如白玉雕琢的身体,就在眼前。

    “轰!”

    秦淮的脑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冲击了一般,他直接翻身,将纳兰麒压在身下。丹田小腹,一团邪火瞬间燃烧起来。

    他不再选择压抑,选择顺从自己的**。

    之前有过一次,这一次,他驾轻就熟。屋子里,顿时扬起一道道奇怪的声音来。

    ……

    石屋外头,老槐树上。

    两道黑色身影,安安静静停留在那里。

    “小姐,现在有人替你做了这事情,你应该放心了吧。”说话的正是魔龙,而他身边的,正是宫无雪。

    宫无雪的表情有些复杂,她无奈叹了口气,道:“他身上的暗黑魔气一天不除,我就不会安心。”

    魔龙一脸苦笑,“小姐,你还是先回去魔域吧。你回去的越晚,事情就越大。再不回去,大难临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