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下界强者的困扰
    第422章 下界强者的困扰

    秦淮冲上去,一把抱住宫无雪,肆无忌惮的亲吻起来。一边亲吻,一边还用力撕扯她的衣服。

    若不是那劲装质地极强,恐怕早就被秦淮扯成碎片了。

    宫无雪并没有过多抵抗,她双眼微闭,虽不享受,但至少也不觉得难受。

    这是秦淮第二次和女人如此接近,上一次是诸葛灵霞,他为了帮助诸葛灵霞解春药之毒,和她发生了男女关系。

    没想到第二次,竟然也是在这种不太正常的环境之下,只是对象变成了宫无雪。

    秦淮心中有些内疚,毕竟如此美女,肯定是要在装修最豪华的房间里,让她有个美好回忆。但是如今,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那双粗糙大手已经伸进衣服里面,肆意起来。

    “小姐,请你注意分寸,别害了他。”这时候,一道声音仿佛醍醐灌顶,从空中压了下来。

    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正是之前跟着宫无雪的那个魔龙。

    宫无雪眼神一颤,仿佛恢复了心智,急忙后退几步,拉好了衣服。

    “秦淮,不行,我……我不能给你。”

    秦淮扭动着脖子,满脸赤红。

    “为什么,我……我……我想……”他低吼着。

    宫无雪拼命摇了摇头,“你若是要了我的身子,父神不会放过你的,他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杀了你。在你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不行……”

    她猛地后退,远离秦淮。

    秦淮自然不会强迫宫无雪,更何况她是为了他的安危着想。他只能死死压抑心中的**,拼命控制那暗黑魔气,从而让他保持清醒。

    “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

    宫无雪颇为哀怨的看了秦淮一眼,这一句“我先走了”她知道,她要走很久。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二人都无法再见了。

    “阿雪!”

    秦淮开口喊道,却见那空间金字塔猛地消失,周围那些人再次出现。

    而宫无雪的身影,却已经不在他的视野里。

    秦淮看着众人,一股杀意从内心底迸发而出。他不想滥杀无辜,急忙转头喝道:“快,打晕我。”

    旁边正是乙翎等人,一脸懵然。

    “快啊!”

    秦淮死死捏拳,令狐冲第一个冲上来,对着秦淮的后脑,便是一剑柄。

    “嘭!”

    秦淮并没有用真气抵御,身子直挺挺倒在了高台上。

    他终于,昏了过去。

    ……

    空中云层散开,一道光芒洒落,正好照在比试台,秦淮身上。

    此刻,天道山上,早已一片狼藉。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看着台上,昏迷不醒的秦淮。秦淮的不远处,那赵括早已经被撕扯碎了身体,躺在地上。

    很显然,秦淮杀了赵括,他救了大家。

    “快,把秦少侠抬到宗门疗伤室,快……”秋钰大喊一声,众人如梦初醒,急忙七手八脚,朝着秦淮而来。

    ……

    ……

    三天之后,天道山议事厅。

    各大宗门的高手,本要离去,可是后来收到一个消息,却又全部留了下来。

    这几天,议事厅大门紧闭,那些宗门高手仿佛闭关修炼一般。

    “不行,绝对不能继续留他在下界!”议事厅里,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

    这是剑来宗宗主,飞来剑的声音。

    “这秦淮身上的暗黑魔气太强,留下他,便又是下一个赵括。”飞来剑大声喝道。

    “我支持剑宗主,大家都见识过暗黑魔气,我们死了那么多人,再也经不住折腾了。”说话的,是兽神殿殿主,邬大鹏。

    众人一阵沉默,很多人都低着头,眉头紧锁。

    “邬大鹏,飞来剑。之前天道峰上,你们两个躲在众人身后,做缩头乌龟。如今事情过了,你们发表意见倒是挺快的。”

    说话的是一个老者,正是稷下学宫宫主孙唐连。

    “孙老鬼,你什么意思?”

    邬大鹏和飞来剑猛地站起来,气呼呼看着孙唐连。

    “我什么意思?”孙唐连也来气了,他猛地起身道:“若不是秦淮,我们早就死了。如今他为了救我们被暗黑魔气侵蚀。你们倒好,过河拆桥,要把他交到圣域神帝手里?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众人一听这话,眉头拧的更紧了。

    秦淮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却不是圣域神帝的救命恩人。

    秦淮被交出去,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死”。

    神帝绝对不会放任一个有如此危害的人,活在圣域里。

    “那实在不行,把他交到魔域里吧。”人群之中,一道声音响起。

    “不可!”

    天道山宗主秋钰起身,道:“秦淮坏了魔神的诡计,他若去魔域,也是必死无疑。”

    “那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个秦淮留在下界,我们所有人,都不够他塞牙缝的。你们都看到了,连破魂境的,他都能杀掉。我们几个,够个屁啊。”

    飞来剑一脸郁闷,他恨不得求一下这些人,直接把秦淮交出去算了。

    但是在场大部分都是有情有义的人,秦淮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绝对不会对秦淮,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几天僵持不下,也正是因为纠结这个事情。

    “唉,实在不行,等秦淮醒了,我们和他商量一下吧。”秋钰说道。

    商量?

    众人苦苦一笑,到时候秦淮若是不愿,直接暴起杀人,那就麻烦了。

    “秋宗主,你是天道山主事。你拿主意吧。”邬大鹏说道。

    这地方毕竟是天道山,大家都是客人,秋钰才是主人。

    当然,更多的,众人也是把这烫手山芋扔给秋钰。到时候,留也好,送走也好,反正都是天道山的锅,和众人无关。

    秋钰一脸郁闷,想了好久,才道:“这样吧,荣我考虑一个晚上,等明天,明天再说。”

    众人叹了口气,只好纷纷点头,然后散去。

    ……

    天道山,后山石室。

    秦淮已经昏迷了三天,也不知道是令狐冲下手太重,还是他自己不愿意醒来。

    秀儿没日没夜的陪在秦淮身旁,不肯离去。

    二人好不容易才重聚,没想到却经历了这么一幕。如今也算是秦淮的危难时刻,她自然要守在秦淮身旁,不离不弃。

    石室外,后山断崖处。

    纳兰麒和纳兰凤两人,面色神秘,匆匆来到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