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有好戏看了
    第408章 有好戏看了

    高台上,司徒男博和诸葛灵犀的双眼都是一亮。

    “这个家伙,好像有点眼熟啊,不知道哪里见过一次的。”司徒男博说道。

    那天在林子里,秦淮和诸葛灵霞在一起的时候,见过司徒男博一眼。只不过那时候司徒男博心思都在生死符上面,哪里有心思去管秦淮,自然也没记住他的模样。

    诸葛灵犀点了点头,道:“这青年的修为不错,而且看他气势,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应该是个不错的苗子。”

    之前秦淮被羽牧呵斥的时候,诸葛灵犀就在关注他。

    从头到尾,他一直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丝毫没有什么惊诧的表情。

    只是这个人的气质,似乎有些熟悉,仿佛哪里见过,但是她又想不起来。

    诸葛灵犀是做商会的,每天见过的人数不胜数,有些眼熟也很正常。她心中也没多想,继续看着台上。

    “太弱了,难道高级宗门,就没有青年强者吗?”秦淮冷冷一笑,眸子一扫,扫向那无情公子。

    无情公子一脸淡然,丝毫也没在意秦淮的眼神。

    以他的身份地位,去挑战一个甚至不是高级宗门的弟子,这绝不可能。

    “我来!”

    “唰……”

    一道身影一跃而上,一个青年男子,穿着战神山的制服。

    “你还没资格和无情公子决斗,我来会会你。在下战神山流波,请指教。”流波高声说道。

    他一跃来到秦淮面前,眸子里一道淡淡的傲气。

    这流波是战神山五大弟子之一,无情公子,太乙公子之下,他也能排上个名号。

    虽然实力和无情公子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这些日子突飞猛进,也已经到了凝魂境八重的地步。

    凝魂境八重,比刚才那个墨余足足强了三重,众人一阵高喊,纷纷喝彩起来。

    人群之中,乙翎和秋秦儿已经回到了秀儿身旁。

    她们站在秀儿的两侧,左右护住秀儿,以免她被人认出来坏了秦淮的事情。

    乙翎眉头微微凝聚,有些担忧,“这个流波忽然实力突飞猛进,而且他的魂技和强大,不知道陈长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秀儿微微一笑,道:“不会的,天大的事情,他都能担下来。何况一个凝魂境八重的普通弟子。”

    她一脸自信,如同当初仙云宗被灭,有传闻秦受被人追杀。

    逃生的仙云宗弟子,绝大部分都认为秦受这次必死无疑,只有秀儿,始终认为他会来找自己。

    就算来到了天道山,她也一直在等秦受的消息。

    只是她并不知道秦受就是秦淮,之所以没有秦受的消息,是因为秦淮后来恢复了身份。在圣武皇朝闹了那么大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是秦淮做的。

    但是却没人知道,这个秦淮,就是以前仙云宗的秦受。

    “轰轰轰轰!”

    台上,一道道气息泛动。

    流波身上,凝聚出五把弯曲的长剑。这长剑叫做流波剑,可以射出同样弯曲的剑气。

    “流波七杀!”

    流波怒喝一声,左右手两把流波剑,加上身上魂技凝聚出来的五把。

    一共七道剑气,朝着秦淮射来。

    众人惊呼起来,这战技很强大,几乎覆盖了对方身体所有的部分。

    就算那个秦淮想跑,估计也跑不出这剑气的覆盖范围。

    这家伙,这次麻烦了吧?

    “哼!”

    却听台上,那浓浓剑气声音之中,一道淡淡的冷哼。

    随后一道身影掠动,正是秦淮,从背上,解下一柄锃亮长刀来。

    “逆火屠龙刀,出来!”

    “锃……”

    一道金属震动的声音,包裹刀身的布块被刀气震碎,那金黄璀璨的刀身,顿时暴露在众人眼中。

    “嗤嗤嗤嗤……”

    几道刀气泛动,秦淮的右手只是轻轻一抖,就将那七道剑气,统统摧毁。

    流波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

    “哇!”

    众人发出一阵惊呼,这刀通身金黄,上头绘制着一条条龙形图纹。

    虽然模样并不是什么绝世神器,但是发出来的刀气,却令人啧啧称奇。

    “这是什么刀?感觉像是玄阶。”

    “不可能,这实力怎么会用玄阶。”

    “对,而且刀气根本就是天阶的。”

    “不对,像超越天阶。”

    众人纷纷说道,目光凝聚在秦淮的逆火屠龙刀上。他们争论起来,却没个结果。

    “哼!”

    流波的眼中闪出一抹凶光,他心念一动,双剑之上顿时泛起一道微微的阴蓝。

    “淬毒?”

    秦淮一眼就看出他的把戏,这分明是给武器淬毒。淬毒之后,只要轻微对他造成一些伤口,就能让他丧失行动里。

    “呵呵,好烂的把戏。”

    秦淮上前一步,刀气凝聚手中。

    “九天狂刀!”

    “轰轰轰轰!”

    正这时候,秦淮直接对着身前一招九天狂刀。

    流波刚上前几步,就被狂暴汹涌的刀气被笼罩。

    “嗤嗤嗤嗤!”

    他身上的衣物完全被割碎,身体也伤痕累累。秦淮并没要他性命,直接对着他一拳,将他轰飞起来。

    “生死符!”

    “嗖!”

    一道生死符,钻入流波的脖子里。

    “啊啊啊啊……”

    流波浑身奇痒难忍,躺在地上不断滚动,发出嘶吼般的声音。

    那叫声听的众人毛骨悚然,无情公子的脸色也是一变,抬头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秦淮淡淡一笑,“你问他自己把,他在武器上淬了毒,估计不小心伤到了自己,所以才奇痒难忍吧。”

    “你……”

    无情公子低头一看,那两把流波剑上,果然阴蓝一片。

    是这流波先犯贱,他也没话好说。

    高台上,司徒男博微微扭动身子。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流波身体痒的时候,他也觉得,有些不适。

    ……

    无情公子一脸不爽看着秦淮,他转头,朝着旁边看了一眼。

    立刻,一个青年一跃上台。

    “在下稷下学宫高昊,像朋友讨教!”

    “高昊!”

    “稷下学宫的青年第一高手?”

    “哇,这下有好戏看了。”

    高昊淡淡一笑,朝着秦淮走来。

    他穿着一身学袍,眸子里却泛动着一丝和无情公子一样的鬼魅邪气。秦淮暗暗点了点头,刚才打了两场,对方身上的暗黑魔气并不是很充裕。

    但是现在这一个不一样,高昊和那无情公子一样,显然已经被暗黑魔气给控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