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下楼装逼
    第399章 下楼装逼

    写轮眼:漫画《火影忍者》之中的一种瞳术,拥有看穿对手战技并且复制战技等神奇功能。

    第一重:普通三勾玉写轮眼。

    第二重:万花筒写轮眼。

    第三重: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第四重:轮回写轮眼。

    注:在特定情况之下,写轮眼会进行进化。具体情况并不是清楚,需要通过宿主机运开启。

    秦淮有些兴奋的看着这些介绍,他看过火影,知道写轮眼的厉害。

    而且他还知道,火影里面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条件,是亲人去世。这尼玛有点恶心,他宁可一辈子不开启万花筒写轮眼,反正普通的三勾玉写轮眼已经很牛逼了。

    “继续,再开!”

    还有两次抽奖可以开,只是下令之后,转盘却并没有旋转。

    “咦?”

    秦淮愣了一下,却见开启第三次抽奖,是需要200点券,第四次是需要50元宝。

    他元宝倒是够了,但是点券不够了。

    点券需要装逼才有,秦淮想了想,便走出屋子,打算去装一波逼。

    ……

    走下房间,天色还早,秦淮打算先吃个早饭。

    他随便点了碗粥,点了几个包子,准备吃完之后,走到大街上找机会装逼去。

    正吃着,却见两个女子从旁边走过。他看着眼熟,心中一动,发现这二女正是圣武皇朝的两个公主,纳兰麒和纳兰凤。

    “她们也来了?”

    秦淮心中微微一动,估计她们也是来参加天道山之约的。

    这一次基本上周围国家都有强者来,纳兰凛天估计也来了,纳兰麒二女来这天道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秦淮正要起身,却见店铺里走进来几人青年男女。

    最前头是一个短发女子,穿着一身红色劲装,身材修长。她一走进这店铺里,眉头就猛地一皱。

    “那么多人?我喜欢清静,把他们都赶走。”

    女子说完,她身后几个青年拿出一爹金卡,走到每一桌人面前。

    “啪!”

    金卡甩在桌子上,顺带甩下一句,“给你们钱,这地方让我们。”

    大部分人拿着金卡都离开了,有几个一开始不愿意走,只是看到那些青年身上蛮狠的气息和凌厉的眼神,他们也只能拿起金卡,讪讪离去。

    人走的差不多了,那短发女子瞥见墙角的秦淮。

    “那边还有一个,叫他滚蛋。”

    “是,小姐!”

    一个青年朝着秦淮这边走来,金卡甩在桌子上,淡淡一句,“给你钱,地方让我们。”

    秦淮本来的确要出去的,但是对方这一说他再出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况且,这正是装逼的好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

    秦淮抬起头,淡淡看了那男子一眼。

    高大,强壮,修为约莫在凝魂境九重。这种年纪加这种实力,应该也是某个高级宗门的核心弟子,或者哪个国家的青年高手。

    “喂,你聋了吗?叫你滚。”

    那短发少女身后,一个男子蛮狠的喝了一声。秦淮瞥了他一眼,也是个青年,实力也在凝魂境九重。

    秦淮依旧不动,他知道,想要装逼,逼格一定要高。

    动不动就掀桌子大喊大嚷,是装不了什么好逼的。

    他云淡风轻的一笑,拿起身前的包子,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然后,将那包子放在碗里,嘴巴一动,开始嚼动起来。

    众人愣了一下,这家伙,真是聋子?

    刚才出去的那些人,听到身后的响声,也都纷纷转过头来看着酒楼里面。

    有一个小子不识时务不肯走,他们想看看,这家伙会有什么下场。

    “嗯!”

    短发女子顿时眉头紧蹙,道:“你们搞什么,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给你们一炷香,把他弄出去,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

    这刁蛮的话语,顿时让那群青年一脸郁闷。

    其中一个捋起袖子,就要来打秦淮,却被他身后一个大个子拉住。

    那大个子一脸横肉,看上去极为凶恶。

    众人纷纷倒抽了口凉气,这个家伙若是动手,只怕眼前那个年轻人,要倒霉了。

    却见横肉男子来到秦淮身前,注视着他。

    他双手一动,带出一道劲风。

    众人一看,心中顿时一惊,只是伸长脖子,等着看下场。

    只是下一瞬间,却让众人睁大了双眼。却见那横肉男子并没有动手打人,他双手一动,竟然打起手语来。

    “噗……”

    酒楼老板正在喝茶,一口茶水喷在对面小二身上。

    本以为这些人要动手打人,正在想着一会儿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赔偿。没想到,这个高大家伙,竟然打起手语来了。

    “白痴,你搞什么呀?本姑娘要你把他拉出去,你给他打手语?”短发姑娘顿时怒了,冲着那大汉嚷起来。

    大汉一脸委屈,“小姐,你们说他是聋子,我正好学过手语,就像给他说说明白嘛。”

    刚才还一脸横肉的模样,现在却变得一脸萌新。

    仿佛一只大老虎,忽然变成了哈喽凯蒂一样。

    秦淮也笑了笑,道:“这位姑娘想吃东西就坐下,酒楼不是你们家的,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况且你的钱也不是你挣得,看你年纪轻轻,钱应该都是父母给的吧。”

    短发姑娘一听这话,顿时一脸不爽看着秦淮。

    “原来你不是聋子啊?”

    “你才是聋子,你们全家都是聋子。”秦淮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

    短发女子顿时气红了脸,“你可知道,我家是……”

    正要说话,却被身旁几个男子劝住。

    “小姐,在外面,还是低调点好,低调点。”那几人劝道。

    短发女子深吸了口气,这才来到秦淮身旁,道:“这样,我给你五张金卡,你给我出去。”

    她说着,将五张金卡,甩在桌子上。

    秦淮笑了笑,将手中最后一口包子吃下。然后拿起金卡,朝着门口走去。

    “呵呵,还以为是什么有骨气的人,原来不过也只是嫌钱少而已。”短发女子冷冷一笑。

    秦淮不语,依旧朝着柜台走去。

    短发女子讽刺的不过瘾,又道:“本姑娘有的是钱,爱怎样就怎样。一张金卡搞不定,就五张金卡,就算你刚才再不肯走,我就不信十张金卡,你还不肯走?”

    他冷冷说着,眼神鄙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