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老子和太乙公子齐名
    第366章 老子和太乙公子齐名

    掌柜捂着脸颊,欲哭无泪的模样。

    “老板,为什么打我啊?”

    中年人气的说不出话,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道:“你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这公子是你能得罪的吗?这公子住咱们酒楼,那是咱们天大的福气。你他妈倒好,不好好招待,还找人打他,你活的不耐烦了?”

    他越说越气,扬起手掌,又是一个耳光。

    “啪!”

    依旧十分清脆,那掌柜的另一半脸颊,也高高肿了起来。

    “掌柜欲哭无泪,他偷偷瞥了秦淮一眼。这人长得不算骨骼惊奇,穿着也普普通通,要说他是贵人,打死他也不信。

    但是偏偏老板就这么说,他也没办法。

    掌柜哭丧着脸,如丧考妣的来到秦淮面前。

    “公子对不起,小的狗眼看人,小的见钱眼开,小的……小的……”他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来。

    中年人看到他支支吾吾的模样,更是来气。

    他一脚踢在掌柜膝盖上,直接把他踢跪在了地上。

    “给我跪下,好好道歉。”

    掌柜欲哭无泪,跪在地上道歉起来。

    秦淮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人,这掌柜虽然可恶,但也不是那种杀而后快的人。

    他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以后这种坑人的事情,老板你还是别做了,生意这种东西还是要靠口碑,偶尔一两笔生意多赚了点,长久以往,肯定是会越来越差的。”

    “是,是!”

    中年男子连连点头,仿佛是在接受领导的莅临指导一样。

    秦淮笑了笑,“那老板,我的房间,还要加价吗?”

    中年人急忙摇头,“不不不,怎么能让您加价。不,免费,免费住……公子住在我这里,那是我三生有幸。免费,一定要免费。”

    他死死拉住秦淮的袖子,那热情的模样,就像是见了失散三十年的亲爹一般。

    “老豆子,公子这些人住在咱们店里,住多久都是免费。还有,每天每个人一百,不不不,二百的标准,一日三餐加各种消费,明白了吗?”

    掌柜睁大双眼,极为不可思议的看着中年人。

    “明白,明白!”

    嘴上说着明白,他心里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这个青年身上有什么魔法吗?为什么能让老板见了他,这么低声下气。

    不光是掌柜,在场除了乙翎,所有人都一脸惊诧。

    秋秦儿的小嘴都合不上了,惊讶的微张着。这个陈长生到底什么来历,人家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吓得屁滚尿流的。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5点券。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8点券。

    ……

    “没意思,我们走。”一旁那长发青年看到最后房间还是被秦淮等人占了,顿时讪讪就要离去。

    秦淮则冷冷一笑,站在了大门口,挡住了众人去路。

    “滚开,好狗不挡道。”那长发青年冷哼一声,瞥了秦淮一眼。

    “不好意思,刚才说好的跪下三个响头呢?”秦淮瘪了瘪嘴,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

    长发青年顿时一脸郁闷,这才想起刚才两人打过赌。

    “你他妈什么人,我们天狼哥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身后有人嚷道。

    秦淮淡淡一笑,“不好意思,还真不知道。”

    那群人顿时火了,大呼小叫起来。

    “战神山天狼哥都没听过,太没见识了。”

    “是啊,战神山天狼公子,和太乙公子,无情公子齐名的,你听说过吗?”

    “你快滚开,不让天狼哥的狼牙风风拳一出手,你绝对七窍流血。”

    “妈的还不快滚,愣着做什么。”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秦淮心中,却乐开花了。

    他朝着乙翎眨了眨眼睛,乙翎一脸郁闷,一脸没面子的表情。

    战神山弟子在外头,竟然这么丢脸,她是战神的侄女,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

    “你们,闹够了没有。”

    她大喊了一声,几个战神山弟子顿时愣了一下,转头来看。

    乙翎今天并没有穿战神山的服饰,而是和秦淮一样一身书生袍,以至于刚才他们并没认出来。

    此刻仔细一看,几人的瞳孔,猛地一缩。

    “太……太……太……”

    “太乙公子!”

    太乙公子四个字一出,别说是那掌柜和老板,连龙哥等人都愣了一下。

    虽然他们的实力还行,但是太乙公子的名声可是很响的。战神的侄子,将来很有可能要接过战神的衣钵,成为战神山新一代战神。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这种妖孽。

    龙哥等人灰溜溜钻出了酒楼,只剩下那十几个战神山弟子,还愣在原地。

    “天狼,打赌输了不认账,还是我们战神山弟子吗?”乙翎轻喝道。

    天狼看到乙翎,就像老鼠看见了猫一样,脑袋一缩,恨不得找点东西躲躲。

    “我磕,我磕……”

    他麻溜的跪在地上,噗通噗通就磕了三个头。

    秦淮忍不住,笑出了声。

    只是被乙翎白了一眼之后,他急忙捂住了嘴。

    “太乙公子,我磕完头了,我走了。”

    “我们也走了,我们还有事情,太乙公子,告辞。”

    “告辞,告辞,太乙公子告辞。”

    众人就像躲鬼一样,一溜烟没了影子。整个酒楼大厅,顿时有些空荡荡起来。

    “噗嗤……”

    秦淮忍不住,终于笑出声来。

    秋秦儿等人的脸上,也微微有些笑意。

    乙翎有些不爽,斜了秦淮一眼问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秦淮道:“他说,他和太乙公子,无情公子齐名,叫天狼公子。我一想到这句话,我就受不了要笑。这齐名,也太齐了。看到你,就像儿子见了爹一样。”

    他一边说,一边捂着肚子。

    乙翎一脸无语的表情,她在宗门里很少说话,给外人一种冷漠的感觉。

    而且,因为她身份的关系,她一句话甚至可以定下某个弟子的生死。

    所以战神山青年见了她,都很害怕。

    只是乙翎也没办法,和那些青年关系太近,很容易暴露她的性别。所以之前她都很少和人说话沟通,直到遇到秦淮。

    这个家伙,让她完全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