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天道山上的刺杀(2)
    第340章 天道山上的刺杀(2)

    “谁敢在天道山杀人,给老子,出来!”

    这道声音几乎是嘶吼的出来,加上秦淮买了一个大喇叭,效果更是非凡。

    仿佛龙吟,又如呼啸。

    这声音几乎将附近所有的天道山弟子都吵醒了,令狐冲就在秦淮隔壁,一个闪身冲了出来,护在他的身旁。

    “老大,怎么回事?”

    “小心点,有高手!”

    秦淮双眼微眯,一脸正色。虽然这三个家伙的气息很弱,但是他也能感知的到,两个是凝魂境八重以上,还有一个,已经到了聚魂境。

    “嗖嗖嗖……”

    三道身影钻出屋子,朝着秦淮的方向而来。

    眨眼间,已经掠近在他身前。

    “轰轰!”

    两个凝魂境八重的刺客气息一提,身形已经掠到秦淮边上。

    “令狐冲,到我屋子里去。”

    秦淮一声令下,心念一动,用出萤火,火达摩。

    “砰砰砰砰!”

    那两个刺客刚要靠近,却被那些火焰给炸的连连后退。退了好几步,这才停下身形。

    秦淮看的很清楚,这是两个黑袍人,身上除了双眼,都被遮住。

    而黑暗之中,还有最强的那个,他没看清。

    这些人,是战神山的人?

    “萤火,上!”

    他心念一动,萤火朝着那两个黑袍人冲去。

    “砰砰砰砰……”

    寂静的黑夜之中,一道道火光炸开,那两个黑衣人一退再退,显然招架起来极为吃力。

    秦淮心中也满是惊讶,如今他的实力提升到了凝魂境六重,但是烧烧果实的实力,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想要用萤火来秒杀凝魂境八重的强者,显然不太现实。

    如今除非使用大炎戒炎帝,要不然,肯定没办法杀他们。

    “走!”

    黑暗之中,一道极为平淡却又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

    那道气息有些熟悉,但是明显被隐藏过,秦淮没办法感知到对方到底是谁。但是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他认识那个人,甚至,曾经见过,也战斗过。

    难道,是伍真?

    “陈长生!”

    正想着,身后传来了乙翎的声音。

    “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刺客吗?来刺杀谁的?”乙翎问道。

    秦淮眉头微微一皱,急忙转头看了令狐冲一眼。令狐冲瞬间会意,朝着远处弟子宿舍而去,询问了一圈之后,他回到了秦淮面前。

    “两个被杀,一个重伤,都是普通秋宗弟子,也算是精英弟子,但是身份并不特殊。”令狐冲就像汇报工作一样,但是很有条例,十分仔细。

    那么强的刺客,竟然只杀了几个普通弟子。

    这似乎有些说不通,更加无法理解。

    乙翎也眉头紧皱,她第一次来天道山,竟然遇到这种奇葩的事情。

    竟然有人来行刺,而且目标还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弟子。

    三人商量了一阵,依旧没有商量出什么头绪了。眼看天色微亮,前面匆匆走来一人,正是乔杉。

    “陈公子,施公子,宗主想让你们过去一趟。”乔杉说道。

    “秋宗主?那我也过去一下吧。”乙翎说道。

    乔杉并没反对,毕竟人家是客人,他也没资格不让对方跟着。

    秦淮三人,跟着乔杉一起来到了秋宗大殿。

    ……

    大殿上,秋钰坐在正中,两边都是秋宗的几大高手。

    秋秦儿也在其中,还有几个颇受秋钰器重的弟子,只是他们辈分不同,没有坐的资格,只能站在一众高手后面。

    “陈公子,你们来了。”

    看到秦淮出现,秋钰站起了身。

    众人也都站了起来,只是一看到秦淮身后的乙翎,却又露出一脸愤然的模样。

    乙翎的脸色微微僵了一下,这秋宗上下,竟然对她那么不友好,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秋钰看了看三人,道:“陈公子,你们请坐。”

    下首还有四五把空着的椅子,秦淮的年纪虽然和那些弟子差不多,但是因为身份的不同,秋钰还是让他坐下。

    秦淮大大方方找了个椅子坐下,令狐冲也坐在秦淮身旁。

    那乙翎正要坐下,人群之中一个中年壮汉猛地上前,道:“我们天道山,不欢迎你们战神山的,给我滚出去……”

    这话一出,众人的情绪仿佛被点燃,一个个愤然起来。

    乙翎的脸顿时白了几分,有些局促起来。虽然昨天当着整个天道山众人的面,她都不曾害怕,但是今天显然这些人是真的愤怒了,而且愤怒的情绪还直指战神山。

    到底怎么回事,那些刺客,和战神山有什么关系。

    “秋宗主,太乙公子是我朋友。如果你们要发脾气,就关起门来发,又或者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这么多人,欺负人家一个……一个人,这样好吗?”

    他本想说“欺负人家一个女子”,但是还好脑子转的快,急忙换了句话。

    乙翎顿时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个陈长生竟然还会帮自己说话。

    不过她确实有些懵,到底为什么这些人会如此愤怒。

    秋钰摆了摆手,道:“大家稍安勿躁,太乙公子是我天道山的客人。况且那件事情没凭没据,怎么可以随便诬赖别人。”

    这话一出,众人才气呼呼的坐了下去,只是脸上,依旧有些不悦的表情。

    秋钰看着秦淮,道:“陈公子,今天来,主要是感谢你之前出手救人。否则我秋宗也会像别的宗门一样,损失惨重。”

    损失惨重?

    秦淮愣了一下,这损失惨重是什么意思?

    他正要问,秋秦儿开口道:“五大宗门,除了我秋宗死二伤一,其他宗门的伤亡都有几十个。而且那些宗门的秘宝阁被盗,里面许多珍宝都不翼而飞。这一次,是我天道山开宗以来蒙受最大的损失,也是最大的耻辱。”

    说起这话,秋秦儿也一脸愤然。

    而且,还不时转头看向乙翎。

    乙翎顿时明白了什么,直接站了起来,“你们……你们是不是觉得,是我战神山的人做的?”

    众人没有说话,但是没说话,更是证明她的说法。

    如今天道山上下,都怀疑这些事情,是战神山的人做的。

    乙翎气的脸色发白,怒道:“我战神山自己的宝物少吗?要来抢你们的,还有,我们没事情杀你们的弟子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