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你就是那个绝世淫魔?
    第330章 你就是那个绝世**?

    “陆烈,你也知道,他到时候还要和纪良野比试。你要是伤了他,那场比试无法举行,这后果你可承担不起。”秋秦儿说道。

    陈长生和纪良野的比试,整个天道山都已经传开。

    若是最后让这比试取消,的确让人遗憾。

    “呵呵!”

    陆烈淡淡一笑,他双眼一抬,冰冷目光扫了秋秦儿的俏脸一下。

    “这废物若是连我都打不过,有什么资格挑战纪良野。他死在我手上,比试就算取消,纪良野那边,我自己会去解释的。我相信纪良野,不会对这种废物有兴趣的。”

    说道纪良野,陆烈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显然,这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

    他本事天道山核心弟子第一人,但是几年前忽然来了一个天才少女,对于召唤术有着强大无比的天赋。

    大长老亲自收了那少女为徒,一年时间,她从一个普通弟子,直接成为了天道山第一弟子。

    那召唤出来的炎魔实力超群,连纪良野也不是对手。

    自此之后,纪良野更加发疯的修炼,试炼和比试的时候,下手也更加狠辣。

    就算陆烈也是核心弟子,但是一听到纪良野的名字,不由也要身子一颤。

    ……

    “轰!”

    这时候,幻境门口一阵晃动。

    三天时间结束,幻境也跟着结束。三十息之后,里面的人就会被自动传送出来。

    所有人的神经都是一阵紧张,十几双眸子,紧紧盯着那幻境。

    “轰!”

    果然,幻境一阵晃动,里头走出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正是秦淮和令狐冲。

    倒不是秦淮个字小,那陈长生本身身材就不高大,和令狐冲变得施瓦辛格走在一起,还真像是个小孩子一般。

    “终于来了!”

    陆烈冷哼一声,右手一捏,金属拳套发出摩擦。

    他死死瞪着秦淮,按照他弟弟陆虎描述,正是这个家伙,在陆虎脸上画了这只东西。

    秋秦儿也打量了秦淮二人一番,她眼中有些惊讶。

    这两人的衣衫有些破烂,头发蓬松,一身邋遢。

    显然在这里头一个月,两人都没什么机会洗澡。

    “陈长生,施瓦辛格,你们……”

    她正要说话,秦淮笑嘻嘻说道:“秋姑娘,我肚子好饿。找个地方洗澡吃饭按摩,要是有地方可以唱k就更好了。里面修炼了一个月,闷都闷死了。”

    他语气轻松,说完就朝着塔下走去,完全没有把陆烈那群人放在眼中。

    陆烈眉头紧紧一皱,被无视的感觉,让他心中很不爽。

    而且,是被一个凝魂境一重的家伙无视。

    他心里,更加愤怒。

    “给老子,站住!废物。”他怒喝一声,冲着秦淮咆哮起来。

    秦淮却置若罔闻,依旧朝前走去。

    “唰!”

    陆烈身子一闪,挡在秦淮前进路线上。

    “我让你站住,没听到吗?”他喝道。

    秦淮继续前走,笑道:“你是让废物站住,所以现在谁站着不动,谁就是废物。”

    众人愣了一下,仔细一想,这话的确没错。

    陆烈的那群手下急忙稍稍走了几步,以显示自己不是废物。

    “牙尖嘴利!趴下!”

    陆烈一看说不过秦淮,横竖不管三七二十一,抬手就是一拳。

    “唰!”

    拳头刚要出去,却见一道剑影,快的无法捕捉。

    下一瞬间,令狐冲已经出现在秦淮身旁。

    那柄湛卢剑,不偏不倚对准了陆烈的额头。只要他再朝前一步,剑尖就会贯穿他的额头,刺穿他的脑袋。

    “呃……”

    陆烈的喉头发出一道惊诧的声音,后背已经被冷汗濡湿。

    刚才若不是对方收手,此刻他已经躺在地上,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死亡的味道钻入他的鼻腔,对方那人身上的修为,比他强很多。

    已经到了,凝魂境,五重。

    而且,似乎还是五重顶峰,比他足足,高了一重。加上那诡异的剑招,他完全,不是对手。

    ……

    “怎么?你也要画一只hello kitty?”秦淮笑着,从陆烈身旁走过。

    陆烈双腿微微颤抖,却根本不敢说话。

    陆虎吓的脸色已经全白了,之前他还想对付这两个家伙。

    可是如今,连他哥哥,都不是人家一招的对手。

    秋秦儿也惊讶的看着秦淮和令狐冲,如今令狐冲身上表露出来的修为,已经到了凝魂境五重顶峰。

    短短三十天就晋级,而且还到了顶峰,这天赋和修炼速度,的确让人惊讶。

    她感知了一下秦淮,心中却微微一动。

    这个陈长生脸上满是从容,刚才就算面对陆烈,表情也丝毫不乱。

    看上去,他的修为应该要比这个施瓦辛格更加厉害。但是为什么,三十天过去,他还是凝魂境一重。

    这似乎有些,不大应该。

    难道他的天赋,真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强?

    秋秦儿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秦淮,凑上去小声道:“今天晚上,就是你和纪良野的比试。你,有没有把握啊?”

    “把握?”

    秦淮笑了笑,“如果我说没有,你会不会跟着我私奔?”

    私奔?

    虽然不知道这个词语什么意思,但是秋秦儿还是俏脸一红。

    她大致能够猜到,应该是跟着他跑出天道山的意思。

    “你逃命拉上我做什么?”她不满的吐了一句。

    秦淮笑道:“不是你把我骗上山的吗?我现在快没命了,你应该负责才对。”

    秋秦儿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蹙眉说道:“你真的,没办法赢那个纪良野?”

    “是啊!”

    秦淮哭丧着脸,叹气说道。

    秋秦儿深吸了口气,想了想道:“这样,你们先找乔杉师兄去吃东西换衣服,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说着,三人已经来到了秋宗的区域,前面便是弟子住处。

    秋秦儿点了点乔杉的房间,便匆匆离开了。

    “乔杉?”

    秦淮也正想要见见乔杉,便敲响了他房门。

    乔杉打开门来,一脸憔悴的模样。

    “你们是?”他问道。

    秦淮笑了笑,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嗖嗖”两声。

    他和令狐冲的外表,就恢复了原状。

    秦淮蓬头垢面的样子有些难以辨认,乔杉一下子没认出来。而令狐冲的样子比较清秀,乔杉看了一眼之后,眸子一颤。

    “你……你就是那个……”他连连后退,缩着身子,瑟瑟发抖起来。

    “你就是那个,绝世**?”

    他大声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