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天道塔
    第327章 天道塔

    羽长老老脸微红,冷道:“你知道和长老这么说话,后果是什么吗?”

    秦淮笑道:“我又不是你们的弟子,我顶多是不尊重老人,难道你还杀了我啊。”

    这话一出,羽长老顿时无语。

    若他是宗门弟子,按照门规就能废去修为,关进雷狱。

    但问题他现在不是宗门弟子,只是个路人。作为长老级别的强者,被路人喝了一声,若是就动手,这未免失了身份。

    “你,有何事?”羽长老强行压下怒火,问道。

    秦淮笑道:“我就想问你一下,要怎样的修为实力,才可以成为秋宗的精英弟子?”

    羽长老一听,顿时笑了起来。

    “呵呵,不管怎样的实力,总之,你现在的修为,还远远达不到我心中的要求。”羽长老说完又要转身走。

    破格收徒,没有具体的要求,完全就是长老自己说说。

    就算秦淮再牛逼,长老说不收,那就是不收,完全没有理由可以讲。

    羽长老打定主意,不管怎样,一定不收这个家伙,一定要让他难受一下。

    他头也不回朝着议事厅外头走,刚要出门,却听身后的声音说道。

    “那我和你天道山最强的核心弟子决斗,若是我赢了,我就留下。若是我输了,你们想让我怎样,我都无所谓。如何?”

    最强的,天道山核心弟子?

    众人愣了一下,如今天道山最强的那个,正在闭关。

    不过就算第二强的弟子,都已经达到了凝魂境六重的实力。

    这家伙不过凝魂境一重,他竟然敢挑战凝魂境六重的?他的脑子,有坑吗?

    “陈长生,不要,你打不过的。”秋秦儿急忙说道,满脸焦急。

    她认为秦淮只是不知道天道山有多强大,这才夸下海口。这家伙能对付凝魂境三重,但是三重和六重,这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完全不是他能对付的。

    羽长老转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秦淮。

    “你说的,可是真的?”他问道。

    “真,比珍珠还要真。”秦淮则一脸淡然。

    “好!”

    羽长老点头道:“十天之后,等我天道山和战神山比试结束后,就安排你和纪良野的比试。不过先说好,到时候若是死在比试当中,我天道山,可不负责。”

    纪良野!

    众人深深抽了口凉气,虽然纪良野的实力并不是凝魂境六重。

    但是他也达到了凝魂境五重,而且,纪良野之前是做杀手的,和人比试从来不会留手。

    每一下,都是奔着对方性命去的。

    曾经就有一次,若不是长老拦住,他的对手直接就被割下了脑袋。

    至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向他挑战。

    所以在核心弟子里,纪良野也是如同鬼魅一般的存在。

    他没有朋友,很少说话。每天只是拿着一把刀修炼,每一次野外历练的时候,却又如同疯了一样,冲入妖兽丛里厮杀。

    这种人别说比试,就算是和他说话,都能感受到浓浓杀意。

    “好!”

    秦淮微微一笑,道:“不过十天太久,三天吧,三天之后,我就要比试。”

    “嗯?”

    羽长老也愣了一下,本定下十天,是想说的太近这家伙怕会不愿意。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开口就说三天。

    这家伙,是在吹牛吗?

    还是,他真有本事?

    羽长老眼中,闪出浓浓的疑惑来。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5点券。

    ……

    羽长老离去之后,秋钰叹了口气,走到秦淮二人面前。

    “昨天的事情,多谢你替小女解围。”他说着,对着秦淮拱手一揖。

    秋宗宗主亲自行礼,让秦淮有些意外,他笑道:“秋宗主,你怎么知道昨天我帮了秋姑娘?”

    秋钰笑道:“这事情大致都能猜得出一二,战神山的家伙不知道小女身份,想冒犯她,结果都被你杀了是吧?”

    秋秦儿愣了愣,道:“爹,你怎么知道是被他杀的?”

    那三个家伙失踪了,那肯定是死了。但秋秦儿不解的是,他老爹为什么算准是陈长生杀,而不是她杀的。

    “呵呵!”秋钰笑了笑也没说话。

    不过秦淮知道,秋钰这种级别的高手,看人很准。

    他早就看准秦淮这人下手果断,狠辣。砍掉崔异双手,就能看出一二。那三个家伙想冒犯秋秦儿,而秦淮又是秋秦儿好友,不杀掉他们,绝对是不可能的。

    “二位小兄弟,如何称呼?”秋钰问道。

    秋秦儿抢着道:“这个叫陈长生,而这个高大威猛的,叫做施瓦辛格。”

    “施瓦辛格?”

    秋钰愣了一下,显然他对这个名字,也赶到意外。

    令狐冲一脸无奈,但是也无可奈何。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叫这奇怪的名字。

    秋钰道:“秦儿,你拿着我的令牌,带着二位小兄弟去天道塔。这些日子,尽可能的提升陈小友的实力。”

    他说着,拿出一块令牌,递给了秋秦儿。

    秋秦儿愣了一下,“爹,这东西,要给他们用吗?”

    秋钰道:“他救过你,就当是感谢他们。而且,若是他胜了的话,以后就是你的师兄弟,难道不该帮吗?”

    秋秦儿嘀咕了几句,显然有些心疼。

    她心底还是认为秦淮不是那个纪良野的对手,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个陈长生下山,过几个月弟子试炼的时候再来。

    给他用这令牌,简直就是浪费。

    “秦儿,还不快去。”秋钰催促了一句,秋秦儿心不甘情不愿的领着秦淮二人,朝着外头走去。

    秋宗后山处,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塔。

    这地方也不算是秋宗所在的位置,而高塔附近,也有其他几个宗的弟子进出。

    来到门口,两个穿着蓝色劲装的青年便锁定了秦淮二人。

    “站住,天道山以外的人,不许进入天道塔。”其中一个喝道。

    秋秦儿拿出令牌晃了晃,“这几个人是我爹贵客,来这里面修炼的,令牌里魂值是满的,你们可以检测一下。”

    二人一看到这令牌,顿时单膝跪下。

    “弟子,见过秋宗宗主!”二人双双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