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生死符
    第308章 生死符

    炎筱儿说着,颇为暧昧的看了秦淮一眼。

    秦淮知道这种女人,如今守着身体,不过就是为了囤个高价,找个好去处。

    等以后,估计也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婊子。

    “筱儿!”

    令狐冲终于明白了缘由,“你来找我们,原来就是为了秦大哥的这本领而来。你故意接近我们,讨好我们,是为了下毒,来要挟秦大哥?”

    他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不仅是因为被心爱的女人背叛,更是因为自己的未婚妻,害了自己的兄弟。

    “秦大哥,对不起。”

    “唰!”

    他拿起长剑,剑影顿时弥漫起来。

    “你要做什么?”秦淮问道。

    令狐冲的眼中,闪出一抹冷光,他淡淡吐出四个字,“杀妻证道。”

    秦淮愣了一下,好一个“杀妻证道”,这家伙,总算特么开窍了。

    既然开窍了,老子就不装了。

    “哈哈!”

    炎筱儿笑道,“你杀了我,你兄弟也会死。况且,你现在这种本事,能杀的了我,滚开吧。”

    她一挥手,一股气劲迸发,直接把令狐冲给掀翻在地上。

    “姓秦的,跟我走。”炎筱儿颇为嚣张的说道。

    秦淮淡淡一笑,面色从容,一股风轻云淡的模样。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你又不是我老婆。”他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不怕死?我现在就让你很痛苦。”炎筱儿说着拿出一枚符篆,猛地捏碎。

    这符篆是控制那毒药的符篆,捏碎之后,会瞬间毒发。若是没有解药控制,那会比死还要痛苦。

    “啊啊啊啊啊……”

    秦淮大叫起来,听的炎筱儿心中颇为得意。

    他正要说话,却见秦淮转头一笑,看着他。

    那表情,丝毫也不痛苦,显然刚才的喊叫声,是装出来的。

    “你,没中毒?”她怔然问道。

    “我中毒了,不过我有解毒丹。”秦淮笑道,伸出手背给她看,上头已经没有黑点,干干净净的样子。

    “这……”

    炎筱儿顿时懵了,她脸色瞬间煞白,步步后退。

    这个秦淮的实力比她强的多,如今也没中毒,她只怕麻烦了。

    “啪……”

    一声脆响,炎筱儿的右侧脸颊,顿时肿的老大一片。正是秦淮,反手一个耳光,摔在她的脸上。

    这一下甩的极重,甩的她嘴角都渗出鲜血来。

    “你……你敢打我?”炎筱儿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好歹也是炎家大小姐,从小就是娇生惯养,众星捧月的存在。

    如今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子打了一个耳光,这让她如何接受。

    “啪啪啪……”

    秦淮并没停手,又是连着四个耳光,这才解气。

    “打你几下就哭了?你惹了老子?一会儿给你毁容,再找一群雄性野猪,喂了春药和你关在一起。老子的手段你是没见识过,你见识了以后,老子让你一辈子记住。”秦淮恶狠狠说道。

    炎筱儿当下就哭出声音来了。

    “呜呜呜,我们无冤无仇,不过就是想借用你的本事,你用得着这么狠吗?”她大哭说道。

    狠?

    秦淮淡然一笑,“你们冲着我来,我兵来将挡。但是你利用我兄弟的感情,那就不是我个人的事情了。”

    令狐冲愣了一下,原来秦淮竟然是在帮他出头。

    他淡淡一笑,走上前来,“秦大哥,这事情交给我吧。”

    秦淮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令狐冲看着炎筱儿,伸手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阿冲,救我,救救我。”

    令狐冲从怀中拿出了一张叠好的信纸,递了过去。

    “婚约给你,从此以后,各不相干。”简单一句话,他将那信纸递给了炎筱儿。

    炎筱儿的表情十分复杂,这份东西她倒是想了很久。

    但是没想到,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拿到手。

    看得出来,令狐冲已经对她完全失望了。她的心里,就像是掉了一样很珍贵的宝物一般,觉得有些难受,丝毫都高兴不起来。

    “好了,秦大哥。”

    令狐冲淡然说道:“从此之后,这女人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你要杀要剐,都与我无关。”

    他语气果断,眼神之中,一抹决绝。

    秦淮暗暗点了点头,这才像是他心目中的令狐冲,果然有当年里的风范。

    不过他对欺辱一个女人,也没什么兴趣,现在她的脸也肿的和猪头一样,估计没几个月也无法复原。不过就这么放过她,又太轻饶她。

    秦淮想了想说道:“炎筱儿,你要死要活?”

    “活,当然要活!”炎筱儿一听这话,知道有生机,急忙大喊起来。

    秦淮道:“我兄弟为了你很伤心,现在婚约都给你了,不赔点钱给他吗?”

    赔钱?

    炎筱儿顿时有些懵了,急忙道:“好,我回去之后,就拿两千灵晶给他,说到做到。”

    “两千?开玩笑吧,你堂堂炎家大小姐,就值两千?”

    “那五千!”炎筱儿急忙说道。

    五千灵晶,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一些大家族一年的花销,都开不到五千灵晶。

    秦淮则翻了个白眼,“算了算了,婚约还给我们。钱不要了,现在就洞房,反正刚才前戏做足了的,现在就正式开始吧。”

    炎筱儿吓坏了,急忙摇头。

    “那你说要多少,你说就是了。”

    秦淮坏坏一笑,心念传音系统。

    “系统,有没有类似她刚才给我吃的那种毒药,要独门解药才能解毒的?”

    “叮!”

    “有,使用5点券兑换生死符一次。2点券兑换解药。”

    生死符?这尼玛爽。

    秦淮急忙花了5点券,兑换了一次生死符。他的手心,顿时出现一块薄薄的冰片,正是那生死符。

    “嗖!”

    秦淮用劲,生死符钻入炎筱儿的脖子里面。

    她身子猛地一颤,并没什么特殊的感觉。

    “我给你下了我的独门毒药,你用5万灵晶来换解药。当然,如果你老爹觉得你的命不值5万,就不用来换了。”

    “现在,滚吧。”

    他说完,领着令狐冲离去,也不再管那炎筱儿。

    炎筱儿摸了摸脖子,发现并没什么异样,以为秦淮是吓唬她的。她看了一眼二人离去的背影,急忙匆匆朝着一层的方向, 快步跑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