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狠辣的宫无雪
    第286章 狠辣的宫无雪

    段言柳捂着脸孔尖叫起来,鲜血从她的指缝渗出,缓缓滴落在地上。

    两边高台上也有不少人看到这一幕,虽然有些残忍,但是身为强者,底下后辈间的恩怨,他们依旧是不能出手的。

    这是规矩,今天在场,谁都背后都有强者。

    若是强者出手,那场面瞬间就会混乱。

    ……

    众人连连猛吸凉气,看着那容貌身材绝美的宫无雪,不敢说完。

    这女子美若天仙,可是下手,却如此果断狠辣。

    二话不说就将人毁容,而且脸上毫无表情,下手之前,下手之后,没有一点神情波动。

    这女子冷,冷的让人寒彻骨髓。

    就算模样绝美,也无法让男子生出一丝亵渎之心。那一脸冰冷表情,仿佛拒人千里之外般。

    “小雯,跟你说过多少次,下手果断点。”

    宫无雪来到楚雯身前,就像一个姐姐教训妹妹一样。

    楚雯则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低着头也不说话。

    “你去了稷下学宫之后,还有更多类似这样的事情等着你。若是你每一次都心软放过对方,下一个被毁容的,就是你,明白了吗?”宫无雪厉声说道。

    楚雯则急忙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宫姐姐。”

    秦淮心中苦笑,楚雯生性善良无邪,让她去伤害别人,这是肯定不可能的。就算她现在答应宫无雪,等下次真的遇到,估计还是会放过对方。

    每个人的性格脾气都不同,不过好在楚雯这一次去的地方是稷下学宫,而且她是精英弟子,又有墨千岩做她的后台。

    所以她的安危,秦淮倒是并不担心。

    他来到宫无雪旁边,小声道:“娘子,那些重要大臣,都没死吧?”

    上一次秦淮保护两个公主,场面十分凶险。

    宫无雪一个人要保护那么多大臣,也不知道情况怎样。

    宫无雪斜了秦淮一眼,道:“那些废物都没事,不过刺杀的时候一个个都吓破了胆,现在都不敢出来了。还有,别叫我娘子,附近都有我族的人。被他们知道你想追求我,你死定了。”

    “啊?”

    秦淮愣了一下,急忙又问:“你到底是什么族的,难道族人很厉害?如果你的族人每天都跟着你,那我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宫无雪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我的族人当然厉害了,不过他们轻易不会露面。若不是要帮你这个小混蛋,我根本不打算让他们进入皇城。现在事情解决了,我要走了,今天的事情不简单,你要是挡不住了就跑,别逞能知道吗?”

    “喂!”

    秦淮一把拉住宫无雪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才刚见面就要走,你好歹也看完我的演出再走嘛。一会儿有好戏看,真的不多留一会儿吗?”秦淮死皮赖脸的说道。

    宫无雪顿时俏脸绯红,有些紧张起来。

    她猛地一抽手,只是小手被秦淮死死捏住,根本无法动弹。

    “你疯了吗?被我族人看到,你真的会死的。”宫无雪一脸紧张说道。

    秦淮心中暗笑,想了想道:“老公牵老婆的手,难道会被枪毙啊?这样吧,你叫我一声老公,我就放开你的手。要不然,除非你把我的手砍下来。”

    “好!”

    “轰!”

    宫无雪气息一提,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匕首。

    “卧槽!”

    秦淮急忙一缩手,“你这个谋杀亲夫上瘾的女人,真的要砍我的手啊。”

    说着,却见宫无雪眼眶微红,显然是有些急了。

    难道,刚才她不是在开玩笑。她的族人,真的会杀了自己?秦淮心中猛地一动,这宫无雪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啊,神神叨叨的。

    “对不起啊,我以为你和我闹着玩呢。”秦淮低头小声说道。

    宫无雪斜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哀怨却又风情万种,能够迷死所有男人的表情。

    “我走了,别来找我了。记住了,不然丢了性命就麻烦了,你个小色狼。”说完,她身子一闪,钻入人群之中,眨眼就没了踪影。

    秦淮愣在原地,这宫无雪忽然出现,又忽然离开。

    似乎出来,就是为了和他说这些话。让他别找她,她这是要去哪里?

    正想着,台上墨千岩的声音响起。

    “下面是地阶的丹符师,进行比试。”

    一声令下,几百个地阶的丹师符篆师,走到了自己早就预定好的位置前面。

    “哇,你们看,炼丹界三大天才也来了。”

    “南北青年符王也来了,这两个也很厉害。”

    “还有丹符奇才也在。”

    众人纷纷发出惊讶的声音,那些什么三大天才丹师,南北符王,丹符奇才,早就是几大高级宗门预定的天才。

    今天来,不过是走个过场,然后增加点知名度。

    当然,秦淮的出场,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只好了纳兰凤的身体,而且又在丹符会以一敌三,打败段言泽等人。

    这些事迹,这几天到处乱传,将他搞的有些神化起来。

    ……

    高台上,几个老者看到秦淮,便纷纷对着薄学尊问道:“薄老,听说这个华大师是你先发现的。这圣武皇朝,竟然还有这种奇才吗?”

    薄老淡淡一笑,也没说话。

    眼中,却有着一丝淡淡的担忧。

    那天华大师得罪了吕孛,后来传闻吕孛死了。万一真的是华大师杀的,今天墨千岩,一定不会放过他。

    面对旁边几人的问话,薄老只是微笑应付,也没正面回答。

    另一侧的高台,纳兰凤和纳兰麒看到秦淮,眼中有些兴奋。

    今天若是华大师扬名,不光是他,整个圣武皇朝,都会沾光。

    而且她们现在知道了秦淮的身份,对他的情感,更是不同。对于她们来说,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未婚夫。

    她们自然也希望,秦淮能够胜出。

    墨千岩一声令下,所有人开始动作起来。炼丹的炼丹,刻纹的刻纹,秦淮如今丹符两道的水平都差不多。

    不过一会儿要拿第一,他自然要有能够让人信服的表现。

    他拿出了丹炉,拿出刻刀,同时,还拿出拿出了机关学的一些材料。

    然后一头埋进了自己的桌子,开始忙碌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