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毁容
    第285章 毁容

    “墨执事,墨执事。”

    段言柳明显懵了,急忙走上前来,道:“您是不是把我和她的符篆弄错了,这精英令牌,本来是不是应该给我的?”

    她说着,就要去拿楚雯手中的令牌。

    “退下!”

    墨千岩眉头一皱,身上一道气息散发,浓浓的威压,朝着众人而来。

    段言柳脸色大变,被那威压给迫的连连后退,一不留神已经退到了五步之外。

    “我学宫精英弟子的令牌,就算我是执事,一年也不过发了一枚而已。你竟然敢上前抢夺,你可知道后果如何吗?”墨千岩一脸的威严,脸色虽然平静如水,但是语气之中,却已经泛出一股淡淡的怒意。

    段言柳咬了咬嘴唇,又道:“可是墨执事,她做的东西分明就是废物。为什么,为什么她能成为精英弟子,而我不行?”

    段言柳好歹也是段家小姐,又是古贺帝国的未来王妃。

    从小她就被人众星拱月一般的捧在手心,哪里会遇到这种挫折。而且这一次还很特别,她还和人立了赌约,若是输了,就要毁容。

    所以她也不管身前是谁,急忙争辩起来。

    墨千岩瞥了她一眼,眼中满是不屑。

    “你这种玄阶高级的符篆师,我学宫一抓一大把。若不是因为你身份特殊,当年你连进入学宫的资格都没有。你身边有人奉承了你几句,你就真的当自己是绝世天才了?我告诉你,这楚雯虽然符篆实力不如你,但是她的天赋,却胜你千倍。玄阶符篆师我们有的是,但是这种天才却极为稀有,我招为精英弟子,有什么不对?”

    一大串的话,让段言柳如遭雷击,呆立在那里。

    她满脸苍白,怔然看着身前楚雯。

    刚才嚣张跋扈的她,如今看来,就像是一个笑话。而那信誓旦旦的赌约,也不过就是个她自己,掘了个坟墓而已。

    “你们两个的比试,楚雯胜出。楚雯,你准备一下,这次丹符大会结束之后,就随我去稷下学宫。”墨千岩说完,缓缓离开。

    后辈之间的恩怨情仇,与他无关。

    他这次来,不过就是挑选一些丹符天才,为稷下学宫储备一点人才而已。

    ……

    众人惊讶了好久,这才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议论声。

    “哇,今天第一个正式弟子出来了。”

    “对啊,而且一上来就是精英弟子,好刺激啊。”

    “不知道一会儿,还会有多少人,会被选上。”

    “可惜我不会丹符,要不然,我可能也有机会啊。”

    楚雯呆立在原地,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幸福来的太突然,她甚至有种眩晕的感觉,以为是在做梦。

    “师弟,这是真的吗?”她转头,看了秦淮一眼。

    秦淮笑了笑,“我就说师姐你没问题的,现在不仅赢了那个铁嘴鸡,更是被墨执事看上。师姐,以后你去了稷下学宫,要记得回来看我啊。”

    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楚雯,暗地里便转头对着墨千岩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不过墨千岩招收楚雯为精英弟子,也不是完全看在秦淮的面子上。

    毕竟身为丹符两道的强者,墨千岩的眼光何其毒辣。他一眼就能看出楚雯的符篆天赋,若是她天赋太弱,也不可能成为精英弟子。

    三个月成为玄阶低级符篆师,这份天赋,放在圣武皇朝绝对是顶尖的存在,就算整一片下界,也是凤毛麟角。

    这时候,旁边一道身影,灰溜溜就要离开。

    秦淮一瞥之下,身形一动,就挡在那身影前面。

    “段姑娘,事情还没结束,就要走了?”

    那灰溜溜的身影,正是段言柳。她一脸懊丧,本想趁着对方不注意溜走,没想到,却被秦淮拦住。

    “你……你敢毁我容貌。我爹是大将军,我未来夫君是王子。”段言柳大声说道。

    秦淮翻了个白眼,“怎么你们兄妹都一个德行,你哥哥一开始牛逼的时候也嚣张的不行,后来输了,也是和你一样抬出老爹。你们特么除了有一个牛逼的爹,还有什么?”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其实很多王公子弟的孩子之所以实力强悍,主要是凭借着各种资源堆砌。

    若是放在普通寒门,或许他们比普通人还要弱。

    段言柳顿时无言以对,她双眼一红,低头道:“华大师,我错了。我不该对你们那么过分,你,能不能放过我。”

    那模样楚楚可怜,顿时勾起了旁边不少人的同情心。

    “毕竟是个小女孩,放过她吧。”

    “是啊,华大师宅心仁厚,估计也不会为难她的。”

    “她已经知道错了,放她一马吧。”

    众人纷纷说道,连楚雯都上前拉了拉秦淮的袖子。

    “师弟,算了。我想就算我输了,她也不会真的毁我容的,顶多揶揄我几句而已。”楚雯说道,也是一脸同情。

    秦淮翻了个白眼,别人求情也算了,你这个傻白甜,也来凑热闹。

    你要是输了,这段言柳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而且,下场绝对会比她现在更惨。

    这么想着,他双眼一眯,看着段言柳。

    这女人心狠手辣不说,演戏还挺内行。楚雯肯定是不会动手了,看来今天要破不打女人的戒了。

    他气息一提,朝着段言柳走来。

    段言柳大惊,急忙大喊起来,“你你你……真要毁我容貌?”

    “男人打女人,天理难容啊。”

    “你敢打我一下试试,你敢打我一下试试。”

    她撒泼一样的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倒是惹的秦淮,有些难以下手。

    若是个男的,她现在就被废掉了。只是女人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惹的秦淮有些棘手。

    “我来!”

    正这时候,身后一道冰冷的女子声音。

    秦淮愣了一下,转头一看,不由抽了口气。

    却见一个窈窕身影,前凸后翘,正是那宫无雪。她缓步走出人群,来到段言柳身前。

    “唰唰!”

    轻巧两下,段言柳的两边脸孔顿时各五条血痕,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