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嚣张的段言柳
    第283章 嚣张的段言柳

    墨千岩是个老油条,这一次这枚极魂丹,有着两重涵义。

    第一,便是要在战神山众人面前,装个好逼。第二,就是来巴结自己,毕竟他秦淮已经预定了这丹符大会第一的名号。

    而谁拿第一,就是由他说了算。

    这根本就是,白送给秦淮一枚极魂丹。这次他入了凝魂境已经,吃下这丹药就能到凝魂境二重,还不是美滋滋。

    他朝着台上的墨千岩微微点了点头,墨千岩瞬间捕获到了秦淮的动作,急忙投来一个尊敬的眼神。

    不过这些,只有他二人自己知道,其他人,根本没有察觉。

    而且就算察觉,他们怎么猜也猜不到。

    秦淮的身份,竟然是稷下学宫的学使。宫主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

    “好,现在第一批丹符比试,先开始。玄阶的丹师符篆师开始比试,到时候我会选出优胜的,和地阶一起比试。”墨千岩说完,场地中间上来几十个丹符师。

    丹符比试,不是简单看修为,有时候炼制的过程,能够看出一个丹师或者符篆师的天赋。

    而稷下学宫要的,是天赋强于修为。

    毕竟修为可以提升,而天赋,则是生来就定下。

    楚雯还在秦淮身上,拿着刻刀和材料,有些犹豫。

    “我的大小姐,人家都快开始了,你赶紧啊。”秦淮催促了一句。

    楚雯低着头,贝齿咬着嘴唇,一脸委屈的模样。

    秦淮顿时无奈,笑道:“师姐,要不这样。如果你输了,那就让他们刮花我的脸,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你……”

    楚雯气呼呼地看了秦淮一眼,道:“这样也好,反正你的脸皮那么厚,用力刮几下也没什么事。总之我要是真的被毁容了,以后你养着我吧,反正我也嫁不出去了。”

    她说着, 这才鼓足勇气走了出去。

    秦淮心忖你跟着老子,不嫁给老子还想嫁给别人吗?话说老子身边的人,谁敢娶啊。

    虽然你傻了点,但是长得还是很美美哒的,我就吃点亏,要了你。

    这么想着,楚雯已经开始刻符了。之前还一脸担忧的她,此刻刻起符篆来,倒是一本正经。俏脸上瞬间满是汗水,她也不在意,只是偶尔用手轻轻擦拭一下。

    秦淮想了想走上前去,用袖子提楚雯擦着额头。

    然后抬头,看了南面高台上的墨千岩一眼。

    这意思很明显,这个女人是老子的人。一会儿,给老子放聪明点。

    秦淮的眼神很霸气,但是对墨千岩这种人,霸气要比客气,更加管用。

    墨千岩微微点头,很快就理解了秦淮的意思。他回应了一个眼神,意思就是没问题,我一定会关照的。

    二人没说话,但是心照不宣了。

    秦淮心中一爽,这墨千岩果然够聪明。话说要组队,就是要和这种聪明人一起组,如果台上台下换一下,台上那个是楚雯的话。

    只怕自己袖子擦断掉,楚雯都不会理解,自己这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

    ……

    两个时辰下来,旁边的段言柳就已经制作完毕了。

    她是玄阶高级的符篆师,比地阶的也差不了多少。两个时辰做完,也算是不偏不倚,实力尚可。

    只是她做完之后,就朝着楚雯这边看来,看到她的动作,便发出冷冷的笑声。

    “果然是废物,刻纹刻的一塌糊涂,笔法走的阻滞不说,纹路的粗细根本就没出来。还有灌注真气的时候,根本没有按照纹路来,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废物嘛。”段言柳冷嘲热讽似的说道。

    楚雯一听这话,顿时紧张起来,动作也僵硬了不少。

    她正在成篆,这是最重要的时刻,怎能被人打扰。

    若是岔了气,别说符篆练不好,就算是身体,都会受到不轻的伤害。

    楚雯死死咬牙,好一会儿才将那符篆做完,只是因为中间心绪受到打扰,所以完成的时候,她自己也不是很满意。

    她一脸郁闷的模样,抬头看了秦淮一眼, 两只眼眶都有些红了。

    “怎么了?不是做的很好吗?”秦淮说道:“从我专业人士的眼光来看,你比她做的好多了。”

    “你别安慰我了。”楚雯低着头,轻声说道。

    段言柳走上前来,冷冷一笑,“他做的比我好,你当我们眼睛瞎了吗?你们周围都看看,我和她的符篆,谁做的更好?”

    众人看了一眼,纷纷露出笑意来。

    虽然他们也没明说,但是谁都看得出来,段言柳做的,已经到达了地阶的水准。而楚雯这次,连玄阶的水准都没攀上。

    段言柳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走上前来,道:“现在很明确了,是我动手给你毁容,还是你,自己来?”

    这话一出,楚雯的脸,吓的苍白一片。

    虽然刚才她也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但是如今一提到毁容,作为女子,她又岂能接受。

    “我们古贺的人,最重信用。我哥上次输给你男人,不是也断了一只手吗?你现在毁容,不也正常吗?”她冷笑说着,然后看了秦淮一眼。

    很显然,这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她哥哥,段言泽报仇。

    而身为女子,她不是秦淮的对手,就只好找秦淮身边的女人下手。

    这个段言柳的心,的确毒如蛇蝎。

    秦淮眉头一皱,上前一步挡在楚雯面前。他一伸手,轻轻握住了楚雯颤抖的小手。

    “谁说她输了,我说,她比你做的更好。现在,你毁容吧。”秦淮看着段言柳,冷冷说道。

    段言柳大笑起来,“开玩笑,你说她赢就是她赢吗?这不是有墨执事吗?他说了才算。”

    “你总算知道还有墨执事,在墨执事没判断之前,你就想毁人家的脸蛋?或许一会儿要毁容的,是你呢?”秦淮说道。

    “你……”

    段言柳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想了想道:“好,就再等一会儿,反正也快了。”

    她说着,回到了自己的桌子旁边。

    楚雯心绪未宁,看了秦淮一眼,“师弟,谢谢你。不过一会儿如果真的要毁容,还是我来吧。你是少年天才,脸上加了几道疤,以后怎么出去见人。我大不了以后躲在屋子里,你每天给我送点饭菜就好。”

    她说着,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