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送上门的女人
    第279章 送上门的女人

    之后几天,秦淮都坐在屋子里,闲来没事,他再次拿出了九霄幻雷神诀。

    平时一有空,他就会沉心研究这东西。

    当然,冰莲神根的冷却一到,他也会立马使用。

    几个月下来,九霄幻雷神诀的进度也在慢慢增加,第二幅图,秦淮已经依稀可以看懂。这神诀和别的战技法技不一样,一旦领悟,那就瞬间可以使用。

    但是若不领悟,就算是完全看懂了图像,或许还要花个几年的时间。

    冰莲神根的时间已经到了,这一次还是没有领悟第二重。秦淮收回了神诀,还有冰莲神根,深深吸了口气。

    明天便是丹符大会,等了那么多天,这一日终于到了。

    ……

    “咚咚咚……”

    正这时候,门被敲响。

    秦淮打开门,却见门口站着两个女子。

    正是那雷炎国的古娜公主,还有她的贴身护卫,戎婴。

    “你们来做什么?”秦淮对这几个雷炎国的家伙并没什么好感,毕竟第一次见面,他们就一脸的优越感。仿佛圣武皇朝的青年都是废物,他们雷炎帝国的青年都是天才一样。

    古娜扬了扬嘴角,笑道:“华大师,那天你救了本公主的性命。本公主知恩图报,这份人情我一定会还你,不过明天的丹符大会,我可不会留手,你明白吗?”

    秦淮翻了个白眼,大半夜的这个古娜神经兮兮来到他的屋子前面,难道是来搞事情的?

    “好的,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秦淮淡然说道。

    古娜愣了一下,又道:“我今天来,是还你一个人情的。我这次出来的仓促,没带什么东西,但是我知道你们男人喜欢什么,无非就是女人,所以……”

    秦淮顿时乐了,“古娜公主,你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你这身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我可不感兴趣。”

    “你……”

    古娜话没说完就被抢白了一句,顿时气的用力咬了咬嘴唇。

    只是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如果放在平时你敢这么说我,你死定了。不过这次我原谅你,谁叫你救过我的性命。当然了,我肯定不会用自己的身体来感谢你,这是我身边死士,就由她来伺候华大师,算是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古娜说着,轻轻推了戎婴一把。

    戎婴的脸深深埋在衣领里头,那本来高傲的神色早就不见了,此刻一脸含羞,仿佛第一次相亲的姑娘家。

    秦淮打量了那戎婴一眼,身材比那古娜好很多,也算有模有样。

    脸蛋中等偏上,不算大美女,但是放在前世,至少也能算是个班花级别的。

    不过这种姿色,倒是没办法诱惑到秦淮。

    毕竟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身边的美女也不少,这种级别,最多只能算普普通通而已。

    “怎么?难道华大师不是男人?又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古娜淡淡一笑,问道。

    难言之隐?

    “妈蛋!”

    作为男人,怎么能人认为不能行男女之事。

    这戎婴虽然长相普通,但是至少身材有料,他也不吃亏。而这个古娜,身材一般,脸蛋倒是还行。

    秦淮心中一琢磨,顿时露出一脸坏笑来。

    “嘿嘿,我不是有难言之隐,我是因为……”

    他说着,一把拦在门口,眼神一闪,露出一抹邪光来。

    “你……”

    古娜愣了一下,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

    秦淮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邪恶笑道:“我是因为,一个不够。我一般玩女人,一次都要两个,今天正好有两个,所以你也别走了,一起陪我吧。”

    说着,他伸手一拉,就将古娜和戎婴一起拉到床边。

    战气一放,直接将二人推倒在床上。

    “呀……”古娜惊叫一声,喊声还没出来,嘴巴就被秦淮的大手捂住了。

    “呜呜呜呜……”

    她拼命挣扎,眼神里满是恐惧。

    本来是来报恩的,难道真的要变成,以身相许?

    不过这个华大师也不讨厌,招为驸马倒也可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和他……

    而且关键旁边还有一个戎婴,三个人一起,这怎么可以……

    古娜芳心大乱,拼命挣扎。

    挣扎了一阵,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下一步的东西。很快,他就抽回了手,淡淡看了她们一眼。

    “大半夜跑到男人房间里,好在遇到的是我,随便来一个,像刚才这种情景,那也只能算你们自己倒霉。以后,长点脑子。”

    他说着起身,站在一旁。

    古娜愣了一下,急忙从床上站起来,整理好衣服。

    “你……你……”

    她“你”了好几下,才说道:“我是雷炎公主,谁敢对我不敬。也只有你这大胆狂徒,敢强迫我。”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古娜心里,却不由有些失落的感觉。

    刚才如果真的和他那样,不知道现在,又是这样一个结果。

    秦淮淡淡一笑,拿出一枚丹药,“这丹药叫做催情丹,吃下一枚烈女变荡妇。男人要对付女人,有一千种手段,只有你这种没脑子的,才会想到找个女的来报恩。趁老子现在对你们没兴趣,赶紧出去,要不然一会儿我半夜迷糊了,忽然对你们感兴趣了,分分钟让你们哭天喊地。”

    “你你你……”

    古娜气的连连跺脚,只是对付说满是道理,她根本无法反驳。

    “哼, 我们走。”

    她拉上戎婴,匆匆离开了秦淮的屋子。

    秦淮苦笑一声,这种公主,他也是醉了。要是再这么没脑子,改天被搞大了肚子,那也是自找。

    他刚坐下,门又被敲响。

    秦淮眉头一皱,喊道:“进来吧,门没锁。”

    门被推开,外面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慈眉善目的模样。

    “武皇!”

    秦淮急忙站了起来,这门口站着的,正是武皇纳兰凛天。纳兰凛天是他老爹秦贲山当年的好兄弟,也算是他的长辈。

    秦淮也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站在一旁。

    “华大师!”

    纳兰凛天微微一笑,示意秦淮坐下。

    “华大师,今天来,我也是特地来向你感谢的。你已经是第二次救了我女儿的性命了。”

    秦淮摆了摆手,“我和小公主一见如故,况且我是她的医生,救她也是应该的。”

    纳兰凛天笑了笑,深邃双眸看着秦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