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下界高级宗门
    第266章 下界高级宗门

    系统音出现,秦淮看了一眼四周,纳兰麒还没醒,便急忙道:“恢复!”

    “轰!”

    一道鲜红气息,卷住了他的身体。

    背包里帝龙晶瞬间减少了30枚,而他的身体里,血脉开始沸腾起来。

    玄阶低级到玄阶中级,血脉开始提升,秦淮感觉到一丝丝的力量,正朝着他的身体席卷而来。

    “叮!”

    宿主当前血脉,玄阶中品。

    下一阶段血脉升级,需要帝龙晶100枚。

    检测到宿主拥有血脉认主神器,逆火屠龙刀。

    逆火屠龙刀开启血脉属性,攻击力+3000,暴击率增加120,使用妖兽精华开启属性攻击。

    屠龙狂斩晋级邪恶屠龙斩:在使用逆火屠龙刀攻击时,有一定几率加持邪恶屠龙斩,造成对手巨大的伤害。

    血脉的升级,屠龙刀的伤害增加了整整一倍。

    之前因为天马流星拳的出现,拳技的伤害比刀技高了不少,所以秦淮已经好久没用这屠龙刀。

    但是如今血脉升级之后,屠龙刀增加了不少攻击力。

    而且此刻秦淮手中还有不少妖兽精华,可以用来开启屠龙刀的属性攻击。

    “妖兽精华,全部使用。”

    “轰轰轰轰轰!”

    屠龙刀身上一道道的光芒闪过,系统音也跟着出现。

    “叮!”

    逆火屠龙刀加持属性,属性如下。

    火系:12

    地系;4

    金系:0

    木系:8

    水系:9

    其他:2

    “唰唰唰!”

    秦淮挥动了一下屠龙刀,发现上头泛出各种颜色。这应该就是属性攻击的颜色,如今属性攻击都还比较低。

    若是打到30以上,就能打出强大的元素效果。

    秦淮使用天马流星拳打了几发,又使用血魔狂刀耍了一阵。

    如今刀技和拳技的实力,基本上都和凝魂境一重差不多。刀技略强一些,当然也主要是因为天马流星拳一共有30重,而血魔狂刀只有十重。

    若是能够不断找到一门更加强大的刀技,到时候进入凝魂境,就算到了后期,越个一级两级,还是没问题的。

    ……

    “嗯!”

    这时候,地上的纳兰麒发出一道轻轻的哼声。

    秦淮不想让她看到战斗现场,便再次抱起她,朝着远处的树林掠去。

    吕学尊被杀了,不过这件事情完全是偶然冒出来的。他真正要杀的目标,可是那暗杀盟的盟主,那家伙在城南,而现在这地方,是城北。

    二者足足隔了一个皇城那么远。

    从皇城走,也要两天时间。现在从外头绕,只怕没个三四天不行。

    想到这里,秦淮急忙加快了速度。

    ……

    ……

    就在秦淮离开后不久,那片焦黑的区域,走进来两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青年男子。

    二人之中,那个青年正是赵瑾。他的身上还有不少焦黑的伤痕,只是身体,基本上已经无恙。

    “师父,吕师叔他,就在这里?”赵瑾一脸惊诧,转头问向旁边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眉头紧皱,脸上满是不安的神色。

    “好强大的一招法技,范围之广,威力之大。所使用的人,怕已经超越了凝魂境界了。难道是,战神山的强者?”

    “战神山?”

    赵瑾的眉头顿时紧紧皱了起来,“这一次稷下学宫的丹符大会,关战神山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也会来参加?”

    中年男子微微摇了摇头,脸色凝重。

    神元大陆的下界,千国万度。

    圣武皇朝只是这千百个国家里面的其中一个,实力不强,也不算弱。

    下界除了国家之外,还有着几个异常强大的宗门。其中 稷下学宫历史最为悠久,实力也是最强,收弟子的范围也最广。

    除了稷下学宫之外,还有战神山,兽神殿,玉女宗等等。

    这十几个宗门,都被称为下界的高级宗门。这些宗门的实力,都远远超越了各个国家,因为他们的宗主门主长老,好些都超越了凝魂境,是聚魂境的高手。

    一个聚魂境高手,那是几百几千个普通士兵都无法击败的存在。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举手投足,便可让一支军队覆没。

    这种强者绝对不可能存在于任何一个国家里,所以他们都进入了高级宗门修炼。

    这些宗门也有相对明确的分工,比如稷下学宫,主要负责培养青年天才,丹符人才。战神山则是均衡各大国家的势力,制定相对公平的下界规则。

    兽神殿里的弟子,各个蛮荒部落里出来的蛮人。

    而玉女宗则只招收女弟子,而且经常在各大国家里挑选天赋强悍的少女,培养成精英弟子。

    几大高级宗门分工极为明确,所以这一次战神山有强者来参加丹符大会,连赵瑾,都觉得有些奇怪起来。

    二人朝着前方走去,却见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具焦黑僵硬的尸体。

    赵瑾的双眸猛地一颤,脸上泛起一股浓浓的恐惧神色。

    “这……师父,是他,是他下的手……”赵瑾死死拽着中年男子的衣摆,他蓦地想起当日在皇城里的情况。

    一团火焰,将他包围。

    然后,他的身体被烧的漆黑。

    中年男子身子微微颤动,眸子泛出冷意来。

    “你说, 是谁杀了你师叔?”他冷冷问道。

    “是华佗,那个医好小公主的华佗。当日,弟子也被他用这招打伤。只是师叔,似乎被打死了。”赵瑾哆哆嗦嗦说道。

    华佗?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当日那家伙连赵瑾都只能重伤。

    如今却能杀掉吕孛,这肯定不是那个华佗。

    不过伤势一样,这华佗或许是战神山派下来的人。

    “走,我们追上去,抓住那家伙问一下,就清楚明了了。”中年男子抹了一下吕孛身上的焦灰,然后口中默念了一个诀,身前忽然出现一只魂气凝聚的小犬。

    他伸出一掌,轰在旁边焦黑的地上,地面瞬间被炸出一个深坑。

    中年男子抱起吕孛的身体,放在那深坑里头。

    赵瑾急忙跟上,将那身体匆匆掩埋,然后草率的鞠了个躬。

    “你现在回去告诉你家里人,来这里修个墓园。我去找那小子,一定要给师弟,一个交代。”中年男子说完,赵瑾连连点头。

    再抬头的时候,那中年男子早已经消失无踪。

    而那条魂气凝聚的小犬,也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