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胜出
    第259章 胜出

    众人一阵欢呼,一阵吼叫,忙的不亦乐乎。

    四位学尊处,吕老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三个徒弟,直接败了两个。

    不过好在只要赢一个,就能扳回来,又或者对方也炼制失败,打成平手,也算对方输。

    虽然这个华佗,的确有点本事。

    但是他刚才把话说的太满,牛吹的太大。

    所以就算如此,他输的几率,现在还是挺大的。

    正说着,却听场地里“轰”一声。声音不响,但这是符篆练成的声音,带着真气波动。

    四位学尊都是丹符界的高手,对于这声音,自然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秦淮走到符篆桌子处,桌子上那块中级瞬闪符篆已经做好。

    他拿在手上,晃了晃,众人响起一阵欢呼。

    仇五墨的眼中,满是愤恨。他和同龄人斗符从没输过,但是这一次,输的竟然如此彻底。

    而且,这家伙制作符篆,竟然不用在旁边等着。

    他打了一架,打完之后,符篆竟然 做好了。

    这简直匪夷所思。

    “你这符篆,到底能不能用?”仇五墨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秦淮笑了笑,来到纳兰麒身旁。

    “公主,你用给他们看看吧。”

    纳兰麒愣了一下,伸手接过那瞬闪符篆,符篆上还有一丝秦淮的温度。她感受到之后,脸颊稍稍红了几分。

    好久了,自从上一次和那个人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原本她以为自己内心从此不会再有情爱,没想到,如今对华大师,竟然会有这种感觉。

    纳兰麒急忙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然后一丝气息灌注在符篆上。

    “唰!”

    下一瞬间,她的身体,消失不见。

    众人大惊,急忙转头寻找起来。

    却见五百步外的地方,纳兰麒自己也满脸怔然。

    中级瞬闪符篆,竟然闪了五百步。

    这符篆的品质,那是相当的高了。

    “厉害,厉害!”

    “华大师好强。”

    “哈哈,总算出了口恶气。”

    众人纷纷说道,邓鸿脸上,也露出钦佩神色来。

    总算赢了邓鸿,这华大师也算为丹符会挣回了面子。

    ……

    如今,只剩下丹药这一块。

    段言泽还是炼丹,他的真气有些跟不上,气息运的有些勉强。此刻满头大汗,眉头紧拧。

    众人也很紧张的看着段言泽,毕竟刚才的约定,华大师只要输一场。

    他就算输,而对面要输满三场,才算输。

    这种比法其实很不公平,但是华大师自己提出来的,大家也没什么异议了。

    时间分秒过去,纳兰麒的拳头已经捏出汗了。蓦地一瞥,却见秦淮正笑嘻嘻的,和秦月儿在聊天。

    她心底有一丝酸意,上前道:“华大师,最后这一局那么紧张,你为何满脸轻松的样子。”

    她有些不满的说道,这次输赢并不只关乎华大师个人,还关乎整个圣武皇朝。

    秦淮则摊了摊手,“那你说我应该怎样?我现在应该哭一场吗?”

    “你……”

    纳兰麒顿时说不出话,她心中有些郁闷。

    这华大师和身旁姑娘说话,是有说有笑。但是每一次和自己说话,都是冷冰冰,爱搭不理。

    自己好歹也是公主,为啥在他心里,就没半点地位。

    她沉默几息,回到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不再说话。

    毕竟是公主,不可能像个普通女子一般的纠缠。公主也有公主的自傲和自持,对方对她冷淡,她绝对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

    秦淮自然也看到纳兰麒的模样,她经常主动来找他说话,自然是对他有好感。

    但是秦淮心中,是绝对不可能再接纳纳兰麒。

    若她只是害过自己,秦淮自然能原谅。但是玄云宗那么多条人命,虽然是莫天指使杀害,但是和纳兰麒脱不了干系。

    他不杀了她报仇,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宽容。

    所以,绝对不会对她,有半丝男女之间的好感。

    “轰!”

    正这时候,一道火焰熄灭的声音。

    众人的心头顿时一跳,这声音正是来自于秦淮的那个丹炉。

    不光是普通丹符会弟子,连四个学尊,都伸长脖子,看着丹炉。

    秦淮的丹炉先熄火,说明他先炼制弯成若是丹成,他就胜出。若是丹不成,那最多就是平手,平手就是失败,这是他刚才自己说的。

    吕学尊的脸上,挂上一丝喜色。

    时间那么短,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应该是失败。

    ……

    却见秦淮来到丹炉前面,炉盖一开,一股清香扑鼻。

    丹炉底部,躺着一枚碧绿丹药。

    拇指大小,通身混元,色泽鲜艳。

    这分明就是神灵丹,而且品阶,还是上品。

    “哗……”

    众人看到丹药,直接哗然。

    华大师先炼制出丹药,又打败了元平、仇五墨。这一对三的好戏,他竟然是,胜了?

    吕学尊脸都绿了,他看了一眼薄学尊等人,甚至都不敢多看。

    三个徒弟,被一人打败。

    而且这人,甚至还不算是稷下学宫的弟子。只是薄学尊觉得他天赋尚可,提过要让他加入稷下学宫,仅此而已。

    这脸,丢的简直有些离谱了。

    ……

    “轰!”

    段言泽这边火焰也瞬间熄灭,炉盖一开,五份材料全部都炼废了。

    他满脸苍白,刚才本就用尽全力,没想到还是被对方快了一步。承受不住双重的打击,最后一个没把握住,整炉的材料,全部炼废。

    段言泽一脸郁闷,没想到结果,竟然是如此丢脸。

    三打一,竟然还被打的毫无脾气。

    这家伙,简直神了。

    “阁下果然厉害,我段言泽服了。几天之后的丹符大会上,我会再向你讨教,今天暂且告辞。”他说着双手一拱,就要离去。

    秦淮冷冷一笑,对着鲁强使了个眼色。

    赤金卫瞬间动作起来,直接将大门口堵住。

    段言泽愣了一下,喝道:“做什么?圣武皇朝的人,就这么对别国的友人吗?”

    “呵呵!”

    秦淮笑了笑,走上前去。

    “之前不是说好,输掉的,要断一条手臂吗?之前邓鸿输了,我没见你打算放过他,怎么你们自己输了,就只字不提。稷下学宫的弟子,就这点骨气?连愿赌服输四个字,都做不到吗?”

    这话一出,段言泽几人的脸上,瞬间一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