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以一敌三
    第255章 以一敌三

    这才古贺青年,符篆师是地阶初级,这个高大青年的修为,在凝魂境一重。

    而那个段言泽,怕也是地阶的炼丹师。

    随便来三个人,都是地阶的实力,圣武皇朝这边,完全不是对手。也怪不得他们那么嚣张,两边的国力差距本来就大,加上青年才俊的实力相差悬殊。

    他们有优越感,也是正常的。

    好在今天没人受伤,只是那护卫虎子被打断了肋骨,要在床上躺几个月。

    但是看到这些人扬长而去,包括纳兰麒在内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仿佛肩膀上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等一下,走那么急做什么?”

    正在众人目送四人离开的时候,秦淮却缓缓开口。那慵懒的声音依旧很响,仿佛一个喇叭,在众人耳畔响起。

    众人心中都是一跳,纳兰麒也怔然看着秦淮。

    人家都准备走了,你这还叫住他们做什么?

    段言泽转头看着秦淮,眉头紧皱,“华大师,喊住我们,有何贵干?”

    他的话虽然满是客套,但是语气低沉,眼光冰冷。显然心中,满是阴狠。

    秦淮依旧淡然,道:“各位不是来踩场子的吗?结果场子还没踩热,竟然说要走了?我本以为今天能好好玩一玩,结果你们连机会都不给我,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都是一跳。

    这华大师,也太大胆了。

    他竟然,要求这三人,再次回来踩场子。

    哪有人会让别人来踩自己的场子的,他是不是,疯了?

    纳兰麒怔然看着秦淮,不知道这个看上起神秘兮兮的家伙,到底要做些什么。

    段言泽带着三人重新回头,阴冷双眸看着秦淮。

    “你的意思,是要向我们挑战?”他冷笑说道。

    他从梅冷凭的口中听说,这个华大师是个实力很强的符篆师。但是他对仇五墨有信心,毕竟同年龄段的对手里,仇五墨从未输过。

    而且每一次都会给对手,造成一辈子难以忘记的阴影。

    仇五墨上前几步,“要斗符?奉陪。不过输的人,一条手臂。”

    他话不多,但是手中,已经握住了刻刀。

    众人紧张的看着秦淮,刚才那邓鸿斗符,是被迫的。对方拿出了挑战令,同是稷下学宫的弟子,他不得不斗符。

    而华大师根本不是稷下学宫的弟子,他无端端,赶这趟浑水,做什么。

    “华大师,马上就要丹符大会。要不然,这斗符先押后吧。”纳兰麒有些紧张的说道。

    “是啊,押后吧。”

    “华大师,你是我圣武的希望。”

    “万一出了事的话……”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但是秦淮,置若罔闻。

    “我不是和你挑战!”他看着仇五墨说道:“我是要挑战,你们三个,一起来吧,省时间。”

    “什么……”

    “一个人,挑战三个?”

    “又不是擂台对打,怎么一对三?”

    “是啊,而且他们三个分别是丹师,符篆师,修士。”

    “这个华大师,疯了吗?”

    众人立刻炸开了锅,纳兰麒的嘴惊讶的都合不上了。她的美眸完全被秦淮吸引,刚才这华大师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淡然。

    仿佛就像喝一杯白开水一样,并没有什么感觉。

    那慵懒的表情,云淡风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人身上,有着无穷的魅力。

    不织布局,目光就被吸引。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20点。

    恭喜宿主装了一个好逼,获得积分 30点。

    ……

    “你说什么?你要一个人,挑战我们三个?”段言泽被激怒了。

    “你可知道,我是丹师,仇五墨是符篆师,而元平是凝魂境一重的修士。你一个人,如何挑战我们三个?”他愤怒说道。

    秦淮则淡淡一笑,“我和你比炼丹,和这个家伙比符篆。有空的时候,再把那个家伙给打趴,这不就,可以了吗?”

    这话一出,一阵沉默。

    简简单单一句话,但是谁都知道,做起来,那可要多难。

    且不说一边炼丹一边做符篆,加上一边还能要和人打架这完全不可能。

    就算可能,这三人都是青年才俊里的顶尖人物。

    华大师再厉害,一对三,怎么可能。

    “呵呵!”段言泽冷笑起来,“我们三个在古贺,丹符武都是排在前三的青年。你确定,一个人要挑战我们三个?”

    他再次确认一下,生怕一会儿秦淮反悔。

    毕竟对方主动提出挑战,那是他找死。但对于段言泽则来说,则是最好不过。

    “这样啊!”秦淮笑了笑,“我在我们圣武皇朝,只排在一百多位,只怪我们皇朝能人异士太多。不像有些偏远地方,都是一群井底之蛙。”

    “你……”

    段言泽被塞的说不出话,气急败坏,“好,既然这样。那我们,成全你。先说好,输的一方,留下一条手臂如何?”

    他说着一挥手,身后的仇五墨和元平,都做好了准备。

    秦淮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也学着他的样子一挥手。

    “我只要输其中一把,双手都砍下来给你们。你们三个若是都输了,一人一条,说话算话。”

    “月儿,把老子的刻刀,还有鼎炉,都拿出来。”

    秦月儿就在人群中,刚才就是她来通知秦淮的。此刻一听哥哥要出手,小脸顿时兴奋的通红,一溜烟朝着后头屋子跑去。

    没多久,就将丹炉和刻刀,都拿了出来。

    她身后跟着几个护卫,还提着不少材料。

    “乖!”

    秦淮对着秦月儿微微一笑,接过所有东西。那秦月儿美貌如花,也惹的段言泽则这边,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华大师,你说吧,你打算炼什么丹?刻什么符?”他冷声问道。

    秦淮想了想,道:“符篆就是中级瞬闪符篆,丹药么,就神灵丹吧。你让你这个蛮牛一样的朋友准备好,我随时找他打架。”

    中级瞬闪符篆,神灵丹?

    中级瞬闪符篆,是地阶初级的符篆,但是纹路很复杂,刻制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刻错了。

    神灵丹更了不得,是地阶中级的丹药。

    虽然身为地阶初级的炼丹师,段言泽还是可以炼制神灵丹。但是毕竟相差了一个等级,炼制起来,也有些勉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