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仇五墨的挑战
    第251章 仇五墨的挑战

    “妈的!”

    梅冷凭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是一个耳光。

    “啪!”

    “你小子,已经跟着老子吃喝玩乐都是老子花钱,老子一点都没和你计较。现在老子不在这里了,你立马落井下石。”梅冷凭怒声喝道。

    若是放在之前,他绝对不敢打丹符会的人。

    但是今天,他有恃无恐。

    “你……你打我?”虎子也是有脾气的人,特别是他的修为其实还比梅冷凭高。

    但是却被一个耳光打在脸上,面子全无。

    他拳头一捏,也朝着梅冷凭的脸上砸去。

    “嘭!”

    一道闷响,虎子被砸飞出去,重重落在身后的地板上。

    他“哇”一口,吐出大滩鲜血。

    再抬头的时候,却见四人已经走入丹符会。而他面前一个高大青年,身上气息很强大,少说,也是在凝魂境上下。

    这个年纪就到凝魂境的,整个圣武皇朝也就那赵瑾一人。

    可是赵瑾已经被打伤,而且这人根本不是赵瑾。

    这些人,肯定不是圣武皇朝的,他们定是别国来的才俊。

    虎子死死咬牙,说不出话。

    “呵呵,天脉境一重的废物,也敢拦我们的脚步。说,你们这里谁做主。”

    “啪!”

    那高大青年一脚踩住了虎子的胸口,稍稍用力,胸骨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若是这一脚踩下,只怕地上的那条性命,瞬间就没了。

    “是邓大师,邓大师……”

    虎子急忙说道。

    “呵呵,邓大师?阿猫阿狗也能被称作大师?圣武这边,真是丢人。”段言泽冷冷一笑。

    “带我们去见他。”他说着,将虎子一把拎了起来。

    ……

    丹符会大堂里,邓鸿正在商议安排丹符大会的一些事项。

    只是首座上,坐着的却是一个女子。她面容冷峻傲气,正是当朝公主纳兰麒。

    这次丹符大会是圣武皇朝和丹符会一起主持,而且时间快到,所以今天,她是特地过来商议。

    “嘭!”

    正这时候,一道声音飞过来,重重摔在地上。

    定睛一看,正是门口的护卫虎子。他明显是被人扔进来的,那鼻青脸肿的模样,极为凄惨。

    “是谁,敢打我丹符会的人。”

    邓鸿说着,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却见面前站着四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梅冷凭。邓鸿正要发火,定睛一看,却看到另外三人身上的穿着,和他类似。

    这正是稷下学宫弟子的穿着,他心中猛地一沉,之前想发的飙,暂时压了压。

    毕竟纳兰麒再这里,闹翻了也有些丢脸。

    况且今天纳兰麒是微服而来,他也不想在别国才俊的面前,曝光公主的身份。

    “这事情,我来处理。”邓鸿转头看了纳兰麒一眼,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各位,来我丹符会,有何贵干?”

    邓鸿拱了拱手,也算作是对同门的礼仪。

    梅冷凭看到邓鸿就十分来气,那天正是他发话,赶走了他们几个人。这个邓鸿,就是他第一个要对付的目标。

    “邓鸿,我们今天来,是来向你挑战的。”梅冷凭大声喝道。

    丹符会大堂里,众人顿时嘈杂起来。

    圣武皇朝的丹符会中,邓鸿的级别算是挺高。

    而且,他还是薄老的弟子。

    如今竟然有人向他来挑战,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

    人群之中,秦月儿睁大着一双亮闪闪的美眸,看着外头。他看到梅冷凭之后,心中微微一惊。那天的事情,虽然是邓鸿赶走的人。

    但是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哥哥秦淮。

    今天对方来找麻烦,不知道会不会,找到秦淮头上来。

    她想了一下,匆匆朝着后院的方向跑去。

    ……

    大堂外面,邓鸿的眸子打量了三人一眼。

    “这里是丹符会,我这几天比较忙,没什么时间对付你们。若是要挑战,就留到大会的时候。你们若是有本事,就算拿第一也没关系。但是私下挑战,不好意思,我不接受。”邓鸿一口回绝。

    四人都露出淡淡冷笑,那段言泽道:“据我所知,你是这个丹符会的会长是吧。堂堂一个会长,竟然连挑战都不敢接受。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脸面,待在这丹符会里头。”

    邓鸿的眉头,猛地一皱。

    其实那天从皇宫回来,他已经被薄老取消了丹符会会长的名头。

    等丹符大会一结束,这边就会交给别的师兄弟来负责。而他,则要跟着薄老回去学宫。

    这些日子因为丹符大会的事情,所以他依旧处理这丹符会里的日常事务。

    只是没想到,今天有人来挑战。

    邓鸿皱眉道:“随你怎么说的可以,你不用激我。我知道你们今天就是来闹事的,但是不好意思,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

    “来人,送客。”

    他一挥手,一副送客的模样。

    那双眼,甚至连看都没有看着梅冷凭四人。

    十几个护卫快步而出,朝着四人的方向走来,然后护在邓鸿身前。这场面,估计便是要送客了。

    “呵呵!”

    段言泽淡淡一笑,拿出一块东西来。

    “邓鸿,你也是学宫弟子吧。这东西,见过没有?”

    邓鸿低头一看,心中顿时一跳。

    这东西,叫做挑战令。是稷下学宫弟子所持的东西,持有挑战令,可以向任意弟子发出挑战。

    就算挑战内门弟子,核心弟子,也可以。

    只不过这挑战令很贵重,需要很多门派的贡献才可以换取。

    如今平白无故的,他们竟然拿出挑战令来挑战。

    邓鸿心中满是惊讶,但是对方用挑战令,他身份学宫弟子,却是不得不接受。

    “既然你们用挑战令,那我邓鸿,接受挑战。我是地阶初级符篆师,你们几个,谁向我挑战。”他的目光扫过了众人。

    既然无法避免挑战,那他作为地阶初级符篆师,至少在青年符篆师之中,他也有点自信,不惧怕大多数人。

    “我来!”

    段言泽身旁,出来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

    他一脸平静,眼神给人一种阴森感觉。

    “在下仇五墨,向邓大师挑战。”这话一出,邓鸿的脸色,蓦地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