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来自凌尚风的威胁
    第247章 来自凌尚风的威胁

    来到石桌旁,秦淮对着纳兰凤微微行礼。

    “小公主,你的身体自己在衡量一下,若是还有需要,就到丹符会来找我。”

    “好的,华先生。”纳兰凤露出一个礼貌笑容,起身微微行礼。

    说完这些,秦淮转身离去。

    “华大师,我这里有些东西,是一个你的故人托我给你的。”还没走几步,易先生忽然说着,追了上来。

    秦淮转身,却见易先生递上来一块符篆。

    “这是什么?”秦淮对这个易先生并没什么好感,冷淡问道。

    “你捏碎一下,就会知道。”易先生压低声音,神秘说道。

    秦淮轻捏符篆,一股气息迸出。

    “噗……”

    不远处的石桌旁,却见纳兰凤忽然喷出一口鲜血。

    整个人忽然变得精神萎靡,那本来神采奕奕的脸,变得无比虚弱。

    一头乌黑长发,也变得雪白。

    “呀……”

    纳兰麒发出惊叫,众人瞬间大乱。

    “快,护送小公主回宫。”纳兰麒急的都快哭了,唐宓就坐在旁边,急忙解下外袍给纳兰凤遮在头上。

    那一头白发加上憔悴的容貌,若是被人看到,怕是丢了公主的威严。

    众人乱作一团,一些赤金卫急忙护送着纳兰凤朝着行宫而去。

    纳兰麒焦急的跟在众人身后,好好一次聚会,最后却变得不欢而散。

    众人意兴阑珊,没了主人,他们在这里也没过多的意思,便缓缓散去。

    ……

    圣武坡处,秦淮和易先生,对面站着。

    秦淮的眼中,已经满是冰冷。没想到刚才那符篆捏碎,竟然会害了纳兰凤。

    虽然就算他不捏,易先生也会捏碎。

    但是自己主动害了纳兰凤,秦淮心中,始终满满的不爽。

    “你,到底想怎样?”秦淮冷声问道。

    易先生的声音却有些兴奋,“看到至亲的人被人伤害,心情如何?”

    纳兰凤虽然是秦淮的未婚妻,但是二人接触不多,算不上至亲。

    只是秦淮和她很投缘,几次见面之后,二人也成了好友。看到朋友被人伤害,他心里,自然也极度不爽。

    “怎么?我伤害过你的至亲吗?”秦淮问道。

    他总感觉,这个易先生他认识。但是到底是谁,他又说不上来。

    这个戴着面罩的家伙,诡计多端,绝对不是一个善茬。

    所以,秦淮也想套出他的身份。

    易先生显然看出了秦淮的意图,缓缓道:“你要想救你未婚妻的性命,就把我要的东西拿过来。你应该知道,我要的东西,是什么吧?”

    他抬头,面罩对着秦淮。

    那两个诡异的小洞里面,一双精湛的眸子。

    秦淮知道,这易先生从头到尾想要的,一个就是魂纹符篆术,另一个,就是九霄幻雷神诀。

    特别是第二样,他们拿到的是赝品,修行起来难度极大。

    而刚才自己又露了这么一手,他肯定以为这就是九霄幻雷神诀里面的功法,心中的贪婪自然更甚。

    而且,易先生的背后,就是凌尚风。

    几乎可以肯定,易先生所做的一切,都是这凌尚风指示。

    刚才那符篆能够直接让小公主纳兰凤吐血,不用说,在纳兰凤丹田种下天魔种子的,一定也是凌尚风。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淮心中,却不得其解。

    “怎样?东西给不给来个痛快话。”易先生催促了一句。

    秦淮沉吟片刻,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让你们将军来跟我说。”

    这话一出,易先生明显愣了一下。

    他有些郁闷的站着,而这时候,凌尚风缓缓过来。

    凌尚风看着秦淮,眼中仿佛有一股浓浓的威压。

    普通人看了这眼神,早就低下头,不敢对视。

    不过秦淮并不是普通人,他双眼一眯,迎了上去。

    易先生看穿了他的身份,那么凌尚风,自然也知道了他的身份。他之前没动手,就说明,他现在,也肯定不会动手。

    凌尚风一路走着,来到秦淮眼前,两人只剩下五步距离。

    这距离对于修士来说,已经算是危险距离。

    此刻凌尚风若是动手,轻易就能打到秦淮。

    可是秦淮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意。

    凌尚风打量了秦淮几眼,随后,缓缓笑了起来。

    “厉害厉害,果然英雄出少年。你老爹,都不敢和我站的那么近,而你和我相距五步,竟然无畏无惧。难道你不怕我一拳,轰杀了你?”

    他笑着,笑容渐渐有些阴冷起来。

    这个浓眉大眼的凌尚风,双眼一眯之后,要多阴险有多阴险。

    秦淮淡然一笑,“第一,你要的东西在我手上,九霄幻雷神诀可不那么好学。你要学会,还得向我磕头拜师。第二,就算你想杀我,现在的你,恐怕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杀你,是因为我要救纳兰凤性命。解药,交出来吧。”

    秦淮淡然说道,他手中握有大炎戒炎帝这一招。

    要轰杀凌尚风,的确不是吹牛。

    只是秦淮也感觉,如今自己的修为,无法将大炎戒炎帝这一招施展到极致。

    若是能将修为提升到凝魂境,就算是天脉境大圆满,那么大炎戒炎帝的威力,还能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到时候再杀凌尚风,那真的是轻松自如了。

    凌尚风笑了笑,眼中的杀意,转为了赞许。

    “秦淮,东西交出来,我就告诉你救纳兰凤的办法。”他淡然说道,眼中满是冷傲。

    秦淮默不作声,心中却觉得奇怪。

    这凌尚风要对付自己,刚才公布自己的身份,只怕很快就会杀出来一堆赤金卫。

    他不公布,就说明他其实不想杀自己。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他打算在丹符大会的时候再公布,以确保自己必死无疑?

    这个凌尚风的心思,很深。

    秦淮冷冷一笑,“凌将军,想要宝物,等丹符大会之后我还活着,到时候我双手奉上。这东西存在你我一个空间宝物里,而且这宝物我埋在地下。我死了,这东西就永远不会见光。”

    他说完,双脚一点,轻盈朝着外头掠去。

    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远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