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诬告
    第229章 诬告

    鲁团长的双手微微一扬,手掌捏起了拳头。两只拳头捏在了一起,然后放在了胸前,仿佛鞠躬的模样。

    “哇,这应该是某种强悍的战技,模样像是鞠躬,但是应该会有很强的爆发力。”韦钰小声说道。

    柏海点头,“嗯,高手的招数不拘一格,我们看着就好。”

    “是啊,总之我姑父说了,这次最怕的是找不到那家伙。一旦找到,他死定了。”韦钰笑道。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眼中满是得意。

    仿佛下一瞬间,秦淮就会被打倒在地上。

    却见鲁团长微微躬身,然后恭恭敬敬说了一声,“华大师好,见过华大师。华大师来这里,是否是找薄老?”

    说完这话,鲁团长并没动手,而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就像一个侍卫,看到了他的主子一样。脸上,眼中,满是尊敬的神色。

    “这……”

    韦钰愣住了,柏海也愣住了。

    他们拍了拍自己的脸,还以为是在做梦,或者是昨天被打了之后,产生幻觉了。

    为什么这个鲁团长对那凶徒,这么恭敬。

    “鲁团长!”

    韦钰急忙上前道:“这家伙就是那个凶徒,绝对不会错。你先把他抓回去,我会告诉我姑父,他会好好赞赏你的。”

    他抬出他的太师姑父,毕竟是当朝太师,虽然管不到赤金卫的团长,但是总算地位也比这鲁团长高。

    韦钰来到鲁团长边上,指着秦淮。

    脸上,写满了复仇两字。

    只是话音落下,鲁团长却依旧没动。仿佛他的太师姑父,根本就没什么特别大的作用。

    “鲁团长!”

    这时候,秦淮开口了。

    “鲁团长怎么会在这里?”他问道。

    鲁团长愣了一下,那张始终没有表情的脸上,稍稍露出一丝为难来。

    只是很快,他反应了过来,“我接到有人告状被打,就来调查。现在已经查清楚,完全是诬告。”

    话语直接了当,听的韦钰二人心中猛地一跳。

    诬告?

    二人睁大双眼,都快懵了。

    这什么情况?诬告是什么鬼?

    他们二人一个手臂断成三截,一个下体被爆掉一个蛋,证据确凿,怎么会是诬告。

    正要说话,却听秦淮道:“既然是诬告,那么鲁团长,这该怎么办?”

    鲁团长心领神会,道:“先生是要救小公主的人,先生被人诬告,若是影响了救小公主的进度,这可是天大的事情。那两个诬告的人就在这里,先生说要如何处理,鲁强一定遵从命令。”

    他说完一个转身,嘭嘭两拳,先将那韦钰和柏海砸倒在地上。

    然后一手一个,拎住二人的后背,直接提了起来。

    他的手臂极为粗壮,力量极大。

    这一手拎着一个家伙,丝毫不费力,就像拎两只小猫一般。

    “鲁团长,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我们是被害人,为什么……”柏海大喊。

    “鲁团长,我姑父是当朝太师。还有,我是丹符会的人,你这样对我,薄老不会放过你的。”韦钰也大喊。

    鲁团长依旧面无表情,似乎不管是太师,还是薄老都让他无动于衷。

    他的脸上,始终是那不冷不热的模样。

    从二人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从没变过。硬要说脸色有变化,那就是刚才见到秦淮的时候,他稍稍变了一下。

    鲁团长看着秦淮,问道:“先生,现在怎办?”

    秦淮淡淡一笑,“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小过节而已。鲁团长有心了,这事情华某放在心里了。”

    这鲁强的确挺给面子,上一次给纳兰凤治病的时候,二人有过几次见面。

    但是他始终就是一副冰冷的模样,并没有表示出特别的奉承。

    不像别人,一开始对挤兑秦淮,后来看到秦淮有真本事,就开始狂拍马屁。

    鲁强的表情依旧不变,“华先生是小公主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鲁强的救命恩人。华先生用得着鲁强的话尽管开口,鲁强能做到的,义不容辞。”

    他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表情,但是这话并不是为了奉承而说,的确是由心而发。

    秦淮微微点了点头,还没说话,韦钰二人就说开了。

    “鲁团长,人家都说了,小事情而已。”

    “是啊,当初就是一件小事情。”

    “我们找到他,本来就是想让他道个歉。”

    “不对不对,是我们向他道个歉而已……”

    鲁强没有松手,只是看着秦淮。这是标准的军人,没有命令,绝对不会擅自做主。

    秦淮看着韦钰二人,笑了笑,“鲁团长,这样吧。这两人一个被折断了手臂,一个被踢爆了蛋蛋。我觉得这样不公平,还是两人都折断两条手臂,都踢爆两个蛋蛋,这样公平一些。”

    “什么……”

    这话一出,韦钰二人全身瘫软,如同死猪一样被拎在手上。

    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惹了这个看上去模样邋遢的家伙。

    如今连着两次,都栽在他的手里。

    这辈子,怕是完了。

    ……

    秦淮带着二女朝前而去,身后响起了鬼哭狼嚎的喊叫声。

    秦月儿小嘴一瞥,问道:“哥,什么恩怨要那么狠,这两人也怪可怜的。”

    秦淮笑了笑,也没说话。

    这年头下手不狠,那是自己倒霉。如果自己是个普通人,晋桦二女也是普通女子,那么那天在酒楼的结局就是自己被揍一顿,晋桦二女被带走。

    甚至,还会被他们侮辱。

    那家伙在朝中有人,最后事情肯定不了了之。

    这些家伙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做这种事情,想必之前肯定也做不不少。

    不给他们点教训,只会害了其他人。

    这么想着,已经来到薄老的大门前面。

    “外面的是华小友吧,进来吧。”薄老仿佛是门口装着一个监控,一下就看到秦淮到来,缓缓说道。

    秦淮笑道:“不好意思啊薄老,我带了两个朋友一起,能不能一起进来。”

    “哈哈!”薄老笑道:“这有啥关系,我们又不是密谋什么,有朋友来自然欢迎。”

    说着门自己就打开了,里头一股类似硫磺的味道,有些刺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