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他就是那个凶徒
    第228章 他就是那个凶徒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他们果然是狗眼看人低了,这家伙找薄老聊天,就像是吃饭喝茶一样随意。

    邓鸿急忙走上前来,笑道:“华大师,要不要我领你过去?”

    “不用了,我知道薄老在什么地方。”秦淮笑道,刚才秦月儿带他参观的时候都已经给他指出来了。就在最里头的,一间古朴的屋子里。

    邓鸿急忙点头,笑道:“华大师,那个……刚才那几个家伙的事情……”

    秦淮道:“放心吧,不会连累你的。邓大师做事情雷厉风行,我会在薄老面前,夸你几句的。”

    一听这话,邓鸿顿时笑逐颜开。

    ……

    秦淮领着宫无雪和秦月儿走出了大堂,朝着丹符会后头走去。

    宫无雪看了秦月儿一眼,问道:“这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又是哪儿来的红颜知己?”

    她语气里还带着一丝微微酸意,显然之前的那些红颜知己,她已经吃不了那么多醋。

    但是新来的,她还是要稍稍吃一下的。

    秦淮笑道:“这是我妹妹秦月儿。”

    “我是秦月儿,这位姐姐应该是我二哥的朋友吧,嘻嘻。”秦月儿看到秦淮说出她真名,便猜到这女子应该认识秦淮。

    要不然,她也不会再大堂里做那么亲呢的动作。

    甚至这个还有可能,是他的二嫂。

    宫无雪打量了秦月儿几眼,笑道:“这个就是那天被熊族那个家伙抓走的姑娘呀?”

    “嗯?”

    秦月儿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

    “姐姐,你怎么知道我被人抓起来过?”她睁大双眼,大声问道。

    “这个!”

    宫无雪看了秦淮一眼,从秦月儿的反应来看,秦淮应该是没告诉她,到底是谁救的她。

    秦淮不说,她自然也不会出卖秦淮。

    “呵呵,那次我刚好路过,听说过你的事情。”宫无雪笑着说道。

    秦月儿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急忙又问:“那你知道,是谁救的我吗?听说那家伙是个大英雄,很英俊的是不是?”

    宫无雪看了秦淮一眼,脸上露出搞怪的笑意来。

    这种级别的美女露出这种表情,让秦淮心里,也颇为无奈。

    “月儿妹妹,你肯定是弄错了。救你的那个家伙是个无耻的大色狼,他肯定是垂涎你的美色,这才救你的。”宫无雪笑着说道。

    秦月儿秀眉微微一蹙,红唇一扁。

    “姐姐你一定是骗我的,那个人我见过,而且那两个美女姐姐说他很英俊,而且还是蛮族的首领呢。”她有些不悦的说道,但是言语之间,满是自信。

    刚才别人在挤兑她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维护自己。

    现在说了一句救她的人,她顿时紧张起来。

    宫无雪又看了秦淮一眼,眼神满是笑意。

    被自己的妹妹暗恋,这个秦淮,也算你没谁了。

    秦淮也没无奈,秦月儿越是这样,他越不敢说当时就她的就是自己。

    反正小女孩有点幻想也是正常的,过几年,她或许就忘记那件事情了。

    走了几步,快要到薄老那屋子处。

    前面也有几个人在走,模样似乎有些熟悉。其中一个手上缠着绷带,另一个走了一瘸一拐,两腿就像罗圈一样。

    而他们两人旁边,是一个穿着赤金色铠甲的男子。

    看模样,应该是赤金卫。

    秦淮心中一动,顿时认出了三人里面的其中两个。

    那个手上缠着绷带的,正是韦钰。而罗圈腿,就是柏海。昨天二人被秦淮和晋桦一顿胖揍,今天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鲁团长,你一定要帮我找出那个凶手。”

    “是啊,我听说那个女子是怒涛军的人。”

    “怒涛军的咱们对付不了,但是那个小子,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是的,找出来之后,老子要戳烂他的下体,拔光他的牙齿。”

    最后一句话是柏海说的,他被踢爆了下体,牙齿也被打落不少,如今愤恨说道。

    鲁团长静静听人说完,道:“这件事情太师吩咐下来的,我肯定会去查。我们先见过薄老,把事情汇报给薄老,毕竟你们是他丹符会的人。”

    “好,反正你尽快帮我们找。”

    “嗯,找那个男的,那个男的我看的一脸不爽。”

    韦钰二人催促着,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鲁团长点头道:“那你们说说,那个男的长什么样子。”

    “獐头鼠目。”

    “尖嘴猴腮。”

    二人一人说了一句成语,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鲁团长一脸无奈,道:“你们这样子说,我怎么抓人,具体一点,大约说个样貌嘛。”

    韦钰停下脚步,眉头紧拧。

    他转头一看,正好看到秦淮。

    “鲁团长,那家伙长的和他差不多。和他很像,和他,超级像。”韦钰指着秦淮说道。

    鲁团长和柏海也转过头来,看着秦淮。

    柏海也道;“对,就像他一样。鲁团长,你看到一个长的像他的,就抓起来。这家伙和昨天那人,简直,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这话说完,他们自己都愣了一下。

    这世上,有一模一样的人吗?而且还那么巧,连续两天被他们遇上。

    这么说来,难道昨天那个,就是……

    韦钰的反应比柏海稍快,直接跳了起来。

    “妈的,就是他。鲁团长,昨天袭击我们的凶徒,就是他。抓了他,直接砍掉他的手。”

    “对,就是他。踢爆他的下身,戳烂他的下身。”柏海也反应过来,疯狂的嘶吼起来。

    昨天的事情,是他们一辈子经历中,最恐怖的一天。

    如今有了后台,自然要把这口气给还回来。

    二人骂骂咧咧,不断嘶吼着。仿佛两条被狗不断大叫,却从来不敢冲上去咬人。

    鲁团长缓缓上前,来到秦淮面前。

    二人,四目相对。

    “呼……”

    韦钰吁了口气,今天有鲁团长这个高手在,这小子,终于完蛋了。

    柏海也舒了口气,虽然身体无法恢复了。

    但是报了仇,心里也算舒服了一点。

    还好,他昨天只是被踢碎了一颗,还有一颗,可以传宗接代。

    两人目光阴冷,看着秦淮。满脑子,都是一会儿秦淮被按在地上摩擦,暴打,蹂躏的情景。

    甚至二人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弯了起来。

    心中,满是解恨味道。

    这时候,鲁团长动了。

    他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