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邓大师来了
    第225章 邓大师来了

    “喂,夹菜给我吃,我要吃猪蹄。”宫无雪一只手轻轻挽住了秦淮的胳膊,另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那一盆红烧猪蹄。

    这动作一做出来,极为亲密,惹的众人心中,都是重重一跳。

    “呃,太远了,我夹不到。”秦淮翻了个白眼,推脱道。

    众人心中都是大骂,特么美女要你夹猪蹄,你竟然敢拒绝?

    要是换了自己,就算要吃自己的手,自己也伸过去给她吃啊。

    “夹不到我就吃你的。”宫无雪大大方方把秦淮碗里的猪蹄,夹到自己身前,小心翼翼的啃了一口。

    “嘶……”

    众人纷纷抽了口气。

    美女吃猪蹄的样子,好美啊,太美了。

    可是这猪蹄,刚才那个邋遢的家伙,吃过啊。

    这美女,竟然吃他吃过的东西。

    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大厅里很安静,可是每个人心中,仿佛一枚炸弹爆炸了一般。

    整个大堂的人,都震惊了。

    这……什么情况?

    如此的大美女,竟然对着一个模样这么邋遢的男子撒娇?

    而且,还吃他吃过的东西。

    她之前好冷,冷的就像一块化不开的寒冰。

    可是就这样一块寒冰,在这男子面前,却柔的像是一泓春水。

    这,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啊?

    之前是秦月,现在是这宫雪。

    难道现在的美女,都开始喜欢这种邋遢的风格了?

    梅冷凭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坐在对面抓耳挠腮的极为难受。

    其他男子也都差不多这个表情,脸上写满了困惑。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20点。

    恭喜宿主被动装逼,获得积分30点。

    恭喜宿主打脸成功,获得打脸值20点。

    ……

    系统音响起,秦淮却有些郁闷。

    这宫无雪,是不是不正常了?

    原来的她,不是这个样子的呀。

    难道,她被下了降头?

    嗯,一定是这样。

    “呃,这个……这位美女,请问我认识你吗?”秦淮一本正经问道。

    宫无雪微微一笑,“不认识,但是吃完这顿饭,咱们不就认识了嘛。”

    柔情似水,蜜语甜言。

    “嘶……”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抽了口凉气。

    这个世界,乱了,真的乱了。

    这大美女估计是俊男看多了,今天想换换口味了,所以找个最普通的来。

    秦淮心中纳闷的厉害,只好降低分贝,只用他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喂,你到底搞什么呀?”

    宫无雪脸上表情不变,嘴唇微微一动。

    “这不是看你被人欺负,我来帮你撑场面了嘛。”

    这话说的也很轻,只有秦淮能够听到。他一听之下,心中顿时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原来宫无雪装出这样子,竟然是看到有人埋汰自己,来帮自己装逼了。

    这真是硬生生给自己,装了一个好逼。

    “话说,我这种人还会被人欺负吗?老子只是不和他们一般见识而已。”秦淮嘀咕道。

    “呵呵,这次你欠我一个人情。我马上有件事情要你帮我去做,你也要帮我做了呀。”宫无雪也嘀咕道。

    卧槽,果然是用阴谋的。

    秦淮顿时觉得这宫无雪挖了个陷阱给他来跳,她果然没有那么好心。

    “放心吧,只会有你的好处,不会亏待了你的。”宫无雪微微一笑,凑到秦淮耳朵边上说。

    香风吹入秦淮耳中,酥酥麻麻。

    若不是这里人多,秦淮恨不得扑上去把这尤物压在身上,教她做人。

    ……

    “哼!”

    这时候,梅冷凭站起身来,一脸不爽看着秦淮。

    他是这一届学员里的佼佼者,今天这次聚餐也是他发起的,这本来是他表现的机会。

    可是那么好的机会,却被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抢去了风头。

    梅冷凭心中,满是不爽。

    他伸手指着秦淮,冷声喝道:“小子,你是哪里来的废物。这里是丹符会,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能进来的。我给你三息时间,滚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这话说出,旁人纷纷附和起来。

    “是啊,这里是丹符会,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滚出去,给我们滚出去。”

    “这里不欢迎那些乱七八糟的废物,更不欢迎你。”

    这一句句的话,惹的秦月儿眉头紧皱。她猛地起身,正要说话,却被秦淮一把拉住。

    秦淮的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

    见惯大场面的他,今天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

    “我本没说要来,是他,找我来的。”他一伸手,指了指对面一个青年,正是刚才在路上邀请他来的那个男子。

    刚才这家伙也讽刺揶揄他,还对秦月儿有不轨的念想,秦淮趁机,拉他下水。

    “我……我……”

    青年被众人目光盯着,顿时不自然起来,“我只是邀请秦学友来,你只是顺便来,谁知道你会闹事。闹事的人,大家都不欢迎,我也不欢迎你。”

    梅冷凭冷冷一笑,看着秦淮道:“刚才胡服学友的话,你也听到了吧。他好意邀请,你不仅闹事,还要扯上他。你这人的心肠,也太坏了吧。”

    他没有什么秦淮的把柄可以说,一件小事就上纲上线起来。

    秦淮翻了个白眼,也没说话。

    这些人挤兑他,要是在外头,他早就动手打人了。

    不过他们都是秦月儿的同门,闹大了对秦月儿不好。毕竟丹符会好歹也是稷下学宫的薄老创建,在里头待着,也算有点前途。

    而且秦月儿在这里没有将军府小姐的身份,这样也有利于她的成长。

    所以秦淮,不打算在这里把事情闹僵。

    反正眼前几人都是跳梁小丑,根本不值一提。

    众人又是一通乱说,意思是让秦淮离开,不欢迎他,说他脸皮厚之类。

    正说着,门口一道身影闪动。众人目光朝着那处一看,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是……邓大师来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众人顿时不再管秦淮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起身,朝着门口迎去。

    “邓大师来了,真的是邓大师。”

    “哇,邓大师好有风范啊。”

    “天那,我要是能像邓大师一样,我死都愿意。”

    众人纷纷发出感慨,仿佛小学生看到升国旗一样,站直身体,行注目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