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去找秦月儿
    第222章 去找秦月儿

    皇城?小公主?

    秦贲山听完,那本来平静的脸终于不再平静。

    他猛地起身,看着秦淮。

    “你说,你去了皇城?他们在传的那个华佗,是你?”他惊讶的问道,丝毫没有怀疑秦淮话的真实性。

    才短短几个时辰,那件事情就传开了。

    皇城里来了一个神秘的符篆师,他看了小公主之后,小公主的身体好了大半。

    听说再两到三次,就能痊愈。

    秦贲山正在纳闷是谁那么厉害,连这种疑难杂症都能治好,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但是这毕竟也是件好事,毕竟秦淮是小公主的未婚夫。小公主不会死的话,武皇对秦淮的态度也会不一样。  “不错,孩儿就是华佗。这是我化名的,我去了一趟内皇城。”秦淮说道。

    秦贲山没说话,眼神却是各种神色流转。

    他常年征战,什么事情都是放在心里盘算。

    那张脸孔,本来是波澜不惊。这次露出惊讶表情,秦淮的这件事情已经让他极为吃惊。

    秦淮已经被武皇盯上,竟然还敢去皇城,这份胆识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到的。

    然而,他还真的有本事治疗小公主。

    自己这个儿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从他从南瞻回来之后,秦贲山发现他比之前更加妖孽,更加天才。

    而且,一次又一次的让他意外。

    “淮儿,你,是符篆师?”秦贲山问道。

    秦淮点了点头,他这一次把这件事情告诉秦贲山,就是要让老爹知道,自己的本事很强。

    就算没有老爹罩着,他也可以在皇城,混的很溜。

    所以老爹,你就放心去塞北吧。

    这个秦家,我一定会照料好的。

    “我的确会一点符篆,不过还谈不上师,总之略懂吧。”秦淮说着,已经掏出了那块魔血宁气符篆。

    “老爹,你介不介意脱下衣服来。”

    秦贲山看了看秦淮手中的符篆,想都没想就脱掉了上衣。

    作为军人,生死都看淡了,还怕在儿子面前脱掉衣服嘛。

    “轰轰轰!”

    秦淮提起真气,驱动魔血宁气符篆。

    一道道气息在秦贲山身上冉冉升起,他的身体,正在缓缓变化。

    似乎是感受到身体里的改变,秦贲山睁大双眼,看着秦淮。

    这孩子,真的长大了。

    甚至长大到有这个能力,来保护自己。看来就算自己去塞北,也不用担心他。

    他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呼……”

    解毒很快结束,秦淮吁了口气,查看了一下秦贲山的身体,已经痊愈。

    他快要出征,现在解毒,秦淮心中,也放心了下来。

    秦贲山穿上衣服,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心中却对秦淮万分赞许。

    “淮儿,你身上似乎有很多秘密,我知道你也不会对我说,所以我也不问了。但是我要告诉你,皇城其实非常不安全,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明白了吗?”秦贲山叮嘱了一句。

    他并不是那种会说那么多话的人,但是这一次对着秦淮,却忽然唠叨了起来。

    秦淮知道秦贲山的意思,他这次出征,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

    秦宇性格稳重,绝对不是会闯祸的人。

    而秦月儿虽然也咋咋呼呼,但毕竟是个女子,再怎样也不至于会闹什么事情。

    “放心吧爹,等你下次回来的时候,可能就是我和小公主成亲的日子了,哈……”秦淮开了句玩笑。

    虽然他并没有要做驸马的意思,但是为了老爹放心,他还是这么说了一句。

    秦贲山点头道:“对了,月儿最近在丹符会学习符篆术,你既然会符篆的话,有机会教教她。这些日子你最好别外出,真的出了事情,你就跑到北疆去,明白了吗?”

    秦淮假装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一走出外头,他的表情就变得自然起来。

    每一次和老爹说话,都感觉很压抑。

    不过秦月儿去了丹符会,这个消息有够劲爆。

    这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符篆感兴趣了,这倒是好,明天反正要去丹符会,到时候就去看看她。

    ……

    ……

    秦淮在自己床上舒舒服服躺了一夜,这一晚上倒是没等到宫无雪。

    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秦淮打算去玩丹符会之后,就去皇城外头的破庙找她。

    翌日天亮,秦淮出现在丹符会门口。

    这地方本来是皇城的丹药师协会,这协会本来没什么人,皇城里丹药师不多,就算有也和协会没什么关系。

    不过如今改成丹符会,又是有稷下学宫的学尊薄老一手创建。

    这顿时吸引了不少年轻的丹药师和符篆师,这地方,也瞬间变得热闹起来。

    稷下学宫之所以被称为学宫,他们的主旨是要将学宫的一切知识,奉献给各大皇朝的人们。

    不管是修为方面,还是辅助技能方面,他们都毫不吝啬。

    他们在各大皇朝,开设了很多宗门,也开设了很多学习辅助技能的学堂。这丹符会,就是其中之一。

    秦淮走进丹符会,里面来来往往不少人,有些屋子里冒出青烟,有些屋子里,一道道真气涌动。

    这里的人还算比较努力,都在炼丹和符篆。

    甚至有些世家弟子,本来游手好闲,现在都会努力去做点事情。

    薄老建立的这个丹符会,对于整个皇城来说,有着几大的帮助。

    正走着,身旁一道倩影走过,十分匆忙,根本没有注意道秦淮。

    秦淮却捕捉到这倩影,小声道:“月儿!”

    那倩影驻足转头,眼眸猛地一颤。

    “二……二……”她二了两声,还是没叫出声。

    秦月儿转头看了看左右,然后走上前来,压低了声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你来这里干什么?这地方的薄老,可是稷下学宫的人,而且……”

    秦淮始终笑着,看着秦月儿紧张的样子,他心中微微一暖。

    正说着,旁边有人走过,秦月儿急忙停下不说话。

    “秦学友,这位是谁?”说话的是一个青年,对着秦月儿颇为友好的问候。

    目光,却扫过秦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