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断人手臂
    第220章 断人手臂

    “哈哈,你们连这种废物都陪。老子样貌身份摆在这里,让你们陪很委屈吗?走吧,别磨叽了,老子的时机可宝贵着呢。”韦钰边笑边说着,竟然伸手,去抓晋玫的小手。

    晋玫吓的一哆嗦,眼看这大手朝着自己伸来,她没地方好躲。

    “嘭!”

    一道闷响,众人的心中就是一跳。

    却见一只酒碗砸在那韦钰的手腕上,韦钰一缩手,痛的不由深深吸了口气。

    “废物,敢砸我?”韦钰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顿时恼羞成怒。

    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穿着邋遢的废物。

    他抡起拳头,朝着秦淮头上而来。

    “不要!”

    晋桦大惊,急忙喊道。

    她倒不是怕秦淮挨打,而是怕这么一打把事情搞大,暴露了秦淮的身份。

    “哼!”

    韦钰冷笑一声,他以为晋桦害怕了。

    对方越是害怕,他越是得意。

    “怕了吗?怕了就照我说的做。”韦钰大声说道。

    秦淮看在眼中,眼芒闪动,淡然道:“晋团长,我知道你以前天不怕地不怕,今天人家这么欺负你,你都不动手吗?你不动手,我可动手了。”

    团长?

    众人愣了一下,不过这韦钰的身份地位,区区一个团长,倒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团长而已,什么团的报上来,我让我姑父好好查一查。”他冷笑说道。

    晋桦眉头紧皱,眼中寒意大放。

    她早就想动手,为了秦淮一直忍着。如今这场面,再忍也不合适了。

    不压住这些人,事情也只会越闹越大。

    “锃……”

    一道冰冷的金属摩擦声,晋桦手中多了一柄赤色宽剑。

    “我是怒涛军的人,谁再敢言语侮辱,绝不轻饶。”

    这话一出,本来议论的人群忽然一静。

    军队各有不多,对于韦钰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大多数军队他都不放在眼中。

    但是怒涛军不同,这支军队的和别的,都不一样。

    谁都知道姚崇涛是什么人,这个女子年纪轻轻就做了团长。

    甚至她和姚崇涛,是亲戚都说不定。

    惹了她,肯定要倒霉。

    韦钰深吸了口气,虽然不甘心,但是想了想还是怂了。他一挥手道:“兄弟们,我们换个地方喝酒。”

    说完,就要离去。

    “呼……”

    众人了吁了口气,特别是掌柜和小二。

    这一出,只坏了一张桌子,还算可以。本以为这二女要倒霉,没想到两人竟然是怒涛军的人,怪不得遇到丹符会的,都不害怕。

    只是韦钰众人还没走出门口,身后却响起一道冷淡的声音。

    “你们搞了这么一通,什么都没做,就要走了?”众人转头一看,却见说话的,就是那个坐在美女对面,模样有些邋遢的青年。

    “废物,你说什么?”

    韦钰大怒,他对着两个美女没办法,但是这个模样邋遢的家伙,总不可能也是怒涛军的人吧。

    这家伙也敢得罪自己?韦钰越想越气,转身朝着秦淮走来。

    “老子给姚崇涛面子,不和这两个小妞计较。但是你这废物也敢冒出来,找死。”他说着拳头一捏,又想对着秦淮而来。

    “嘭!”

    一拳,一道身影飞出,落在地上。

    众人愣了一下,却见秦淮站了起来。

    由始至终,他一直是坐着的,连脸色都没变过。

    “晋团长,你脾气真的越来越好了。要知道那次那件事情,你差点杀了我。今天这家伙这么欺负你,你竟然打算放过他?”

    秦淮缓缓说道,这话一出,晋桦的脸顿时红了一下。

    那一次才新兵营里,的确够丢脸的。之后她每每想起,心中都是一阵乱跳。

    她看了秦淮一眼,急忙道:“公子,现在情况特殊,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走?”

    韦钰以前爬起来了,死死瞪着秦淮。

    “这家伙敢打我,兄弟们一起对付他。”他一挥手,人群之中两道气息提起。

    他们这群人里有两个修为还可以,在天脉境四重 五重。

    “轰轰!”

    这两人一人一拳,朝着秦淮而来。

    气息凌厉,拳技精巧。

    两人闪动身形,一个如同灵猴,一个如同猎豹。身形矫健不说,拳头上的力道十足。

    就算是晋桦,只怕也难以应付。

    众人一阵惊讶,睁大双眼看着秦淮,以为他要倒霉。

    “嘭嘭”两声,那两人直接倒飞出去,杂碎了不少板凳桌椅。

    众人定睛一看,那两人的胸口,满是拳印,只怕肋骨,都断了好多。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20点。

    系统响起,秦淮开始要装逼了。

    他眸子一扫,微微抬头,一脸风轻云淡的模样,看着晋桦二女微微笑着。

    “公子, 你……”

    二女惊讶的看着秦淮,他动手了,事情怕是要搞大了。

    可是既然他动手了,劝,是劝不住了。

    “你们赶紧走吧。”晋桦看了韦钰一眼,劝不住秦淮,只好劝韦钰。

    众人傻了,哪有打架劝对面的。

    这两个女人,搞什么。

    “快走啊,你想等他杀了你吗?”晋玫也急忙说道。

    这一下,也把韦钰给整怕了。

    这什么情况啊?他还会杀人?

    这特么,是个疯子吧?

    他惊讶看着三人,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牛逼,皇城里面,果然是卧虎藏龙的地方。

    惹不起,绝对惹不起。他想着,转身要走。

    “朋友,别走嘛?”

    这时候秦淮一个跨步,按住了韦钰的肩膀。

    韦钰只觉得身子一凉,一后背的冷汗。他转头一看,看到一双冰冷的眸子,满是凌厉。

    “晋团长,按照你的个性,谁想碰你,只怕你会把他的手给打断吧?”秦淮淡然说道。

    手,打断?

    晋桦和晋玫都愣了一下。

    这秦淮,又要搞事情了?

    “咔嚓!”

    却听一道清脆的声音,随后就是杀猪一般的嚎叫。

    韦钰弓着身子,捧着手臂大声痛呼起来。他的右臂,被瞬间折成了三段,仿佛三节棍,挂下来,不断晃动。

    众人睁大双眼,满脸惊骇,刚才他们甚至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眨眼间,这个韦钰就吃了大亏。

    几句口角,就断了人家手臂。

    而且这个人,还是当朝太师的亲戚,东陵郡郡王的儿子。

    这个邋遢男子,是神经病吗?

    他的胆子,怎么那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