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有人调戏晋桦
    第219章 有人调戏晋桦

    “嘿,二位美女,介不介意我坐下一起喝一杯。”一个穿着蓝色丹师服的男子,来到三人桌子前面。

    男子胸口佩戴着一块徽章,这是丹师徽章,圣武皇朝丹师协会发的。

    这徽章通身绿色,上头两道横纹,正是玄阶中级炼丹师的资格。

    玄阶中级炼丹师,若是和修士比较,那差不多也就天脉境中后期,并不算是强到没朋友。

    但是圣武皇朝里丹师和符篆师并不多,所以玄阶中级的炼丹师,已经算比较牛逼。再强大的,就能够进去稷下学宫学习了。

    晋桦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本有些不爽。

    但是因为对方玄阶中级炼丹师的身份,她把心中的不悦压抑了下去,也没说话。

    “嘿嘿,美女别这样冷冰冰的。你刚才和这家伙不是聊得挺开心吗?老子的身份样貌,比他强一千倍。来,去我那一桌,我们好好聊聊。”

    他说着,那只肮脏油腻的手,就朝着晋桦肩膀上搭了上来。

    晋桦的修为不弱,微微欠身,躲开了那一下。

    男子扑了个空,加上本身半醉,双脚一个趔趄竟然差点摔在了地上。

    “哈哈……”

    身后响起一大片笑声,正是这个男子的那些伙伴。

    “柏海你太逊了,好丢脸。”

    “刚才还夸下海口说一盏茶时间搞定,现在牛皮破了吧。”

    “他刚才还说今天晚上要就要上了这美人呢,尽吹牛。”

    “那小妞练过几下,估计晚上谁上谁,还不一定呢。”

    那些人也是半醉的模样,越说越难听,也让晋桦脸上的怒意,越来越盛。

    晋桦死死抿着嘴,也没爆发。

    她也算是大族子弟,身份地位并不比那些炼丹师差。而且她还是怒涛军的团长,谁敢得罪军队的人,那可是找死。

    只是现在,她隐忍不发,却是因为秦淮。

    一旦动手,事情若是闹大,万一秦淮身份泄露,那可是会惹上大麻烦的。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被称作柏海的男子满脸怒红,瞪着晋桦。

    他被同伴嘲笑觉得丢脸,又看到晋桦不敢多说,也以为她好欺负,便打算来硬的。

    “我跟你说,你现在要是不过去陪老子喝一杯,然后晚上陪老子爽一下,这事情就算了。要不然,今天老子跟你没完。”

    他看着晋桦二女,目光贪婪的从她们身上扫了一遍。

    “公子,我们还是先走吧。”晋桦气呼呼地拉着晋玫起身,就要招呼秦淮离开。

    秦淮却始终微笑着,他本想看看二女遇到骚扰会有什么反应。

    没想到这个暴脾气的晋桦,会为了自己吃这种闷亏。

    这可完全不像是她平时的脾气。

    “柏海,你太逊了。”正这时候旁边传来一道男子声音。

    一个锦衣华服的青年,走上前来。

    他的穿着模样比之前的柏海要好的多,而且胸口也佩戴着一个徽章,这是符篆师的徽章。

    也是绿色,两条横纹。

    玄阶中级的符篆师,地位和刚才丹师相当。不过这家伙的穿着打败,家世身份应该比这柏海要强的多。

    “二位姑娘!”

    男子露出一抹温暖笑容,道:“刚才我朋友喝多了,在下向你们道歉。来,我先自罚一杯。”

    他说着,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随后将酒杯翻过来展示给晋桦二女,那脸色虽然正经,但是不安分的双眸,却如同之前的柏海一样,扫在二女姣好的身材上。

    “多谢这位公子,我们还有事情,先走了。”

    晋桦礼貌的点了点头,起身就要离去。

    可是正这时候,那华服男子忽然身子一晃,用手扶住了脑袋。

    “哎呀,我有点晕。好像刚才喝太急,有些站不住。”他说着,身子朝着晋桦二女的方向, 直接靠了上去。

    “卧槽,这样也行?”

    秦淮心中微微一惊,这家伙泡妞的招数比那柏海强一些。

    但是他也不看看他泡的是谁,这可是晋桦。

    怒涛军的团长,这种女人的便宜,是谁都能占的吗?

    老子上次看了她一眼,都差点被她整死。

    “轰!”

    果然,晋桦眸子一闪,掌心一道气劲轰出,直接将那华服男子推开。

    “嘭……”

    华服男子的身体倒退出去,直接撞坏了一张桌子,摔在地上。

    整个酒馆都安静了下来,有人动手了,这下事情,搞大了。

    刚才虽然这两个男的调戏这女子,但是只是言语上的,也没出手。但是如今一旦动手,丹符会里的人可都是硬角色。

    要么是皇城里的大族子弟,要么就是地方上关系过硬的家伙。

    得罪了他们,只怕这两个女子,可要倒霉了。

    “哼哼!”

    华服青年起身,不但没发火,反而还笑了。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姑娘,你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晋桦满脸不爽,毕竟是他们先想揩油占便宜。

    她轻喝道:“我管你是谁,你现在让开,不然不客气了。”

    “呵呵,打了我,还想走?”华服青年大笑起来,“在下东陵郡王府世子,韦钰。当朝太师贺隆景是我姑父,姑娘你今天打了我,自己说说吧,该怎么办?”

    这话一出,晋桦晋玫二女顿时愣住了。

    这么个家伙,竟然是东陵郡王府的世子,而且,竟然还是太师的亲戚。

    这身份地位,可不是她晋家子弟能相比的。

    “对不起,韦公子。我姐姐是军人,你刚才这么靠过去,她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将您推开。而且,您也没受伤,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说话的是晋玫,低着头,连连致歉。

    韦钰笑了笑,一双眸子贪婪的扫过晋玫的脸蛋。

    晋玫长的虽然不是绝美,但一张脸孔颇为精致。

    韦钰笑了笑,道:“这样吧,你们陪我吃顿饭,吃完饭我们找个地方再单独聊聊。这样的话,刚才的事情就算了。”

    身后那桌人,吃吃笑了起来。

    吃完饭单独聊聊,想都不用想这个韦钰指的肯定是那档子的事儿。

    晋桦和晋玫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他的意思,顿时有些恼火,却也不敢发出来,只好低头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