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火莲地心乳到手
    第216章 火莲地心乳到手

    门外,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

    虽然他们并没有刻意偷听,但是刚才秦淮那一句“您身体的问题我已经找到了,很快就您帮你解决问题。”他们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十多年了,武皇找了各式各样的人来看过纳兰凤,就是没办法医治她的身体。

    但是今天,这个家伙,却说可以治好。

    所有人都目光都停留在秦淮身上,各种眼神都有,妒忌,崇敬,疑惑。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20点。

    恭喜宿主无形装逼,获得积分25点。

    ……

    秦淮没管这些,现在可不是装逼的时候。

    “雨月姑娘,你这里,有没火莲地心乳?”他问道。

    雨月愣了一下,急忙道:“有,有,你要多少?”

    “我要……有多少要多少吧。”秦淮道。

    “好!”雨月轻松点了点头,对她来说,火莲地心乳并不是什么贵重无比的东西。

    正要离开,秦淮却又开口叫住了雨月,“对了,替我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要做点符篆,确保没有人能够打搅到我。”

    雨月稍稍思索,转头看向一旁的赤金卫团长。

    “鲁团长,这事情交给你吧,帮我领这位大师到后面的厢房,并且找人守在门口,确保没人打搅。”

    “是!”

    鲁团长便是刚才和薄学尊一同过来的赤金卫团长。

    从头到尾他都是一言不发,此刻雨月开口,他才正色回应。

    “大师,请这边。”他说着,就转身带路。

    秦淮对着薄学尊微微一笑,就要离去。薄学尊的脸上换了好几个不同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喊道:“小兄弟,留步。”

    “薄老还有什么事?”秦淮问道。

    薄学尊道:“请问小兄弟,这次要个小公主治病,用什么办法?”

    这话一开口,薄学尊又后悔了。

    刚才他纠结了那么久,就是在考虑要不要询问。

    毕竟符篆师之间,都是竞争关系。相互彼此的技术都不肯外传,传给了别人,自己的技术就不值钱了。

    但是不问,薄学尊又觉得心里憋着难受。

    一把年纪的他,好奇心却还是可小孩子一样。特别是遇到符篆的事情,他尤为关注。

    秦淮笑了笑,“其实也没啥,我打算给小公主的身体里,输入一些天地灵气。”

    “哗……”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哗然。

    邓鸿的脸上,再次露出一抹不屑的神色来。

    这家伙说了半天,不过就是大家的老路。

    谁都知道小公主的身体,会吞噬天地灵气。天地灵气一进入她的经脉,便如同泥牛入海。

    而且她还会很难受,输入的多了,甚至还会昏迷。

    曾经有一次,有个符篆师用了大量的天地灵气给小公主,结果小公主直接昏迷。

    武皇暴怒,直接抓了他进了天牢。

    若不是之后小公主安然无恙,只怕那家伙,早就被武皇碎尸万段了。

    今天这个嚣张的家伙,竟然还要走这条老路。若是他真的打算灌注天地灵气到小公主体内,只怕一会儿,他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邓鸿心中,终于舒爽了一把。

    ……

    秦淮来到后院厢房,那鲁团长一个转身,如同塑像一般为他亲自站岗。

    很快,雨月拿着火莲地心乳来到了秦淮门前。她手中一个高脚瓶,里头不多不少刚刚半瓶火莲地心乳。

    这半瓶地心乳若是拿去卖,可以分为二十份。这价值,也算是要翻了天了。

    只是武皇下令,只要能够治好小公主,再多材料也舍得花费。

    况且整个圣武皇朝都是武皇的,区区一些火莲地心乳,他更是不放在眼中。

    秦淮收好这些火莲地心乳,他知道一会儿如果治疗有效果,这些材料就是他的了。

    一会儿如果治疗没效果,按照雨月的脾气,一定会问他还这些材料。

    所以,治疗是关键。

    他的表情忽然认真起来,全神贯注开始刻制宁气符篆。

    一夜过去,桌子上多了十几枚宁气符篆。而秦淮也成功炼制了三枚魔血宁气符篆,这是给师云、婉儿和老爹秦贲山用的。

    秦淮将这三枚魔血宁气符篆收好,并且将普通的宁气符篆,放在了上衣的内衬口袋里。

    天色微亮,他一夜没睡,精神却依旧很足。

    推门而出,鲁团长还像一尊塑像般,一动不动。

    “好了,我们走吧。”秦淮说完,朝前走去。

    而鲁团长紧随在秦淮身后,始终保持着差不多三步的距离。

    三步距离,这是一个合格的保镖所应该知道的。

    走的太近,会让被保护者不适。

    走的太远,一旦事情发生,又来不及出手。

    这个鲁团长虽然只是区区一个赤金卫团长,但是不管从做事风格,还是从他的修为实力来看。只做团长,的确有些屈才。

    ……

    来到纳兰凤的房门口,对面偏厅灯火还亮着,但是门口已经没有人站着了。

    不远处的石凳上,坐着一个老者,双目微闭,养精蓄锐的模样。

    “薄老,您怎么还在?”秦淮心中惊诧,不由问了一句。

    薄学尊忽然睁开双眼,看到秦淮,脸上露出满满笑容来,“我之前一直在想小兄弟和我说过的事情,这一想就有些睡不着,今天看不到结果,就算死,都合不上眼睛了。”

    他说着,淡淡笑了几声,有些自嘲的感觉。

    秦淮也礼貌的笑了笑,这个薄学尊对于符篆,似乎也太热爱了一些。

    只是如今刚天亮,只怕公主,还在里头睡觉吧。

    就这样进去,似乎挺不礼貌的。

    “外头,是昨天那个大师吗?”正这时候,雨月的声音响起。

    秦淮心中一跳,道:“不错,是我。”

    “我家公主一直等着,您到了就进来吧。”雨月的声音也有些兴奋,显然是昨天秦淮夸了海口,所有人都想看个究竟。

    秦淮心中一阵无语,今天这情况,如果没有大的改观,只怕自己都下不了台了。

    他嘴角微微一弯,推开房门,跨步走入。

    屋子里有股如兰如麝的香气,毕竟女子闺房,就算只是看病所住,也极为雅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