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邓鸿
    第212章 邓鸿

    ……

    又一个丹药师回来,苦瓜脸,低头不语。

    雨月在门口喊道:“还有没有大师要去看一看我家小姐?”

    众人都没说话,一片安静。

    雨月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多少失望表情。

    这种场面,她应该是见过很多次了。

    治好了那叫惊喜,治不好,那是很平常的事情。

    “还有我!”

    这时候,一个穿着青色袍子的青年,忽然站了起来。

    众人转头一看,顿时满脸惊诧。

    “是他……”

    “他不是……稷下学宫的,邓鸿吗?”

    “号称圣武皇朝第一符篆青年,当年被稷下学宫破格录取。”

    “二十五岁,地阶初级符篆师。”

    “他也来了,刚才,我怎么没注意到他。”

    众人纷纷发出惊讶的声音,那邓鸿一脸冷傲,瞥了众人一眼也没说话,朝着门口走去。

    “还有没有了,一起过去,省的我一趟趟跑。”雨月开口道。

    众人纷纷笑了笑,也没说话。

    但是那苦笑表情,却说明了一切。

    一来,大部分人都失败了。二来,连邓鸿都去了,他们还有去的必要吗?

    若是邓鸿能医好,那么后面的人,去了也没意义。

    若是连邓鸿都医不好,那么他们,哪里还有机会。

    “我吧,我也去。”

    秦淮轻轻说了一声,站了起来。

    众人都愣了一下,之前的苦笑还挂在嘴角,却变成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是这家伙,刚才狼吞虎咽吃东西的那人。”

    “是啊,就是他,他是去搞笑的吗?”

    “谁知道,他可能不认识邓鸿,想去出丑吧。”

    众人,纷纷揶揄起来,言语满是不屑。

    ……

    雨月看了秦淮一眼,眸子里闪出一丝讶异。

    眼前男子似乎有些熟悉,但是至于哪里见过,又说不上来。

    “好吧,那你跟着我。”

    她说着,朝着外头走去。

    秦淮和邓鸿并肩走着,邓鸿瞥了秦淮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是那高冷的眼神却说明了一切。他的脚步微微加快,仿佛和秦淮并肩走,都觉得有些耻辱。

    秦淮心中觉得搞笑,小小一个稷下学宫的普通弟子,竟然自我感觉那么良好。

    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和对方计较,反正现在,也不是装逼吹牛的时候。

    这时候,三人来到一间别致的小屋外头。

    雨月轻轻敲了敲房门,然后推开门,让邓鸿走了进去。

    通过打开的房门,秦淮看到里头一块帘布,遮住了里头的情况。这应该就是看病的地方,只能透过帘布,才能看病。

    秦淮等了一会儿,听到房间里的声音响起。

    他放开感知,凝神倾听屋子里的对话。

    “公主,您的身体十分严重。在下看来,若是天地灵气不断灌入,对于您的身体,只会更差。”这话正是邓鸿。

    随后,便传来一道好听而又熟悉的声音。

    “大师,那您说,该怎样才好。”说话的正是纳兰凤。

    邓鸿道:“按照在下所见,最好的办法,就是帮您体内的天地灵气抽出来。我用我独门手法,帮您抽出体内的灵气,如何?”

    这话一出,秦淮心中一跳。

    刚才系统提醒,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从体内抽出天地灵气。

    若是抽了,会对身体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纳兰凤的声音再次传来,“大师,我只听说过身体能吸收天地灵气。但是把天地灵气倒抽出来,我却从没见过。”

    别说纳兰凤没见过,绝大部分人,都没见过。

    把体内的天地灵气抽出来,这手法,甚至已经有些奇葩了。

    “呵呵!”

    邓鸿淡淡一笑,“公主放心,我邓鸿的手法,你尽管相信。我们可以先小试一下,如果有效果,我们再想办法加大力度。我虽然不能保证公主痊愈,但是我一定能够保证,公主的情况,能够有所缓解。”

    屋子里一阵沉默,好久之后,才响起纳兰凤的声音。

    “既然这样,那就拜托大师了。”

    纳兰凤,似乎同意了。

    秦淮心中一惊,没想到纳兰凤竟然同意了。这天地灵气要是被抽,只怕她的性命,都有危险。

    他双脚一动,朝着屋子里走去。

    “你做什么?”

    雨月看到秦淮,急忙伸手拦住。

    “让开,你们公主若是出了事情,你负责吗?”秦淮眸子一瞪,模样有些强势,惹的雨月微微一惊。

    刚才波澜不惊的这个家伙,看上去毫不起眼。

    可是如今,却如此霸气。

    这一愣,秦淮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而屋子里面,帘布后面伸出来一只白皙的胳膊,邓鸿看着那胳膊,目光凝聚,拿着一块黑色的东西,正要朝着经脉上用上去。

    “住手!”

    秦淮大喝一声,吓的那白皙胳膊猛地一缩。

    邓鸿怔了一下,随后起身看着秦淮。

    “是你?你疯了吗?我在给小公主看病,你竟然敢闯进来?”他大喝一声。

    “踏踏踏踏……”

    很快,屋子外头十几个赤金卫跑上来,直接堵在门口。

    只要里头的小公主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出手,把这个冒犯的家伙,乱刀砍死。

    秦淮承受着所有人的目光,眼神微微一冷。

    “我疯了?我看只有你,才疯了。”秦淮目光好不回避,瞪着邓鸿。

    他也不是好惹的,之前不说话,只不过是觉得这种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他生气。

    但是现在,为了纳兰凤的安危,他可不能再坐得住。

    “你,敢辱我?”邓鸿冷冷问道。

    身为稷下学宫的弟子,身份当然特殊。别说外头那些大师,就算是皇城强者,看到他都要客客气气。

    而如今,却被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家伙,骂成疯子。

    他当然,无法接受。

    “呵呵!”

    秦淮淡然一笑,“我不想和你说废话,你要治病我没意见。但是你想给她抽天地灵气,那你是在找死。”

    这话一出,帘布里头的纳兰凤就暗暗一惊。

    抽天地灵气,就是找死?

    这是真的?要是真的,刚才她差点就没了性命。

    “哼!”

    邓鸿冷冷一笑,“你说我给她抽天地灵气,就是找死?你懂符篆术吗?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我的符篆等级是多少,你又可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