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进宫治病
    第210章 进宫治病

    “可惜,可惜。上好的淮南花生米,就这么点了。”秦淮无奈地叹气说着,把这碟花生米朝着自己这边挪了一下,似是怕再次被宫无雪拍坏。

    宫无雪气的连翻白眼,那两个姑娘是他的红颜知己,又不是自己的。

    结果现在这情况,自己比他还要着急。而他,就像没事人一样,一门心思的品尝着花生米。

    “秦淮,你到底想干嘛?”她猛地起身。

    秦淮抬了抬眼皮,目光扫了她一眼,不由吞了口唾沫。

    “嗯,想干!”他回答了一句。

    “嗯?”

    宫无雪愣了一下,这家伙的回答,怎么牛头不对马嘴。

    “你说什么,什么意思啊?”她问道。

    秦淮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她的胸前,口中喃喃道:“你不是问我想干吗?你一个大美女,问我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这种问题。你说,我想不想干。”

    “你……”

    宫无雪气的差点喷血,只觉得头晕目眩。

    她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脸皮这么厚的男人。

    这个秦淮,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人死心塌地的围着他团团转。

    她加重语气,道:“你给我听好了,我说的是,想干嘛。不是想干吗?这语调完全不对,你耳朵是不是有病啊。”

    秦淮抬头看到那张生气了依旧很好看的脸,道:“不好意思,我听到‘干’这个字心里就会很冲动,其他字我就听的没那么仔细了。”

    宫无雪脑袋一晕,双腿一软,一下子坐回到了位置上。

    也不知道当初自己哪根筋不对,竟然会和这种家伙成为伙伴。而且,心中还暗暗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

    就算他是第一个见过自己真实容貌的男子,但是这种人,根本就是个流氓嘛。

    不对,这么一扯,刚才的事情,似乎又被他扯远了。

    “喂,你到底打算怎么办?难道你就不管师云和婉儿了吗?”宫无雪不满地问道,却见秦淮理也不理,一双眸子紧盯着远处。

    此刻,内皇城门口,一群人正拥挤在那边,有些嘈杂。

    不一会儿,一个全身铠甲的赤金卫快速走出大门,喊道:“请问,为小公主治病的丹师和符篆师,都到了吗?”

    众人安静了一下,再次管自己聊起天来。

    出来的虽然是赤金卫,而且在赤金卫里有些地位。

    但是在场的这些,可都是丹师和符篆师。

    他们的实力绝对不是这些赤金卫的对手,但是他们的地位,别说这些赤金卫。就算是凌尚风见了,也要恭恭敬敬喊一声,先生。

    那赤金卫有些尴尬,又道:“劳烦各位再等一会儿,等时辰差不多了就进去,一起参加会诊。”

    众人也没理会,自顾自说话。

    他们甚至连看,都没看这赤金卫一眼。

    ……

    酒楼里,秦淮终于缓缓起身,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宫无雪冰雪聪明,顿时明白他要去做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你疯了吗?你打算这样混进去吗?”她问道。

    秦淮微微一笑,“除了这样,请问宫小姐能想出其他更好的主意吗?”

    宫无雪被呛了一下,也无言以对。

    她想了想道:“这样吧,我跟你去。万一真出了事,我也能照顾你一下。”

    宫无雪的修为,现在已经到了天脉境后期。虽然在皇城也算不上高手,但是因为她那特殊的功法,真出了事,还是可以保护一下秦淮的。

    秦淮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好。你又不是符篆师也不是炼丹师,你进不去的。”

    “我可以做你助手啊。”宫无雪十分坚持,说道。

    秦淮笑了笑,不置可否。

    那么漂亮的助手当然是所有男人心里的梦想,但是她太显眼,绝对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这一次他进去必须要低调,低调到所有人都注意不到他。

    只有这样,才能找准机会,拿到火莲地心乳。

    等一拿到这东西,他就可以有各种办法,逃出皇城。

    这么想着,秦淮已经来到了那群丹师和符篆师中间。他穿着一身黑色外袍,蓬头垢面,丝毫也不引人注意。

    当然,这种邋遢的装扮,也不会让人特别怀疑。

    毕竟身为丹师或者符篆师,很多时候几天几夜不睡觉在炼制丹药和符篆,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各位大师,请随我来。”这时候,那赤金卫忽然开口,众人嘈杂的交流声也小了很多。

    一众人被赤金卫引领着,朝着内皇城而去。

    内皇城很大,众人的速度并不慢,但是这一路走去,足足走了两个时辰,才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座行宫,小桥流水,鸟语花香。

    这地方一看就是姑娘的闺房,当然众人只能进去院子,肯定没办法进房间的。

    “各位先生,请随我来偏堂。已经为大家准备好食物,请先用膳,然后再一起商量对策。”那赤金卫说完,领着众人来到了偏堂。

    这偏堂也很大,很宽敞。

    里头放好了一张张小桌子,桌子上是制作精良的酒菜。

    秦淮之前吃花生米还没尽兴,之后又走了两个时辰的路,肚子早就咕咕直叫。

    这桌子上的饭菜,可是内皇城里面的东西,又精致又好吃。

    他也不管不顾,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开始吃喝起来。

    “呵呵,这家伙,怎么那么粗俗。”

    “是啊,好像没吃过东西一样。他,真的是一个符篆师吗?”

    “看样子也不像,倒更像是路边的流浪汉。”

    众人嘲讽的声音传来,只不过也就一阵,然后他们立马就管自己谈起天来。

    秦淮愣了一下,看了看周围那些人,似乎看着桌子上的酒菜并不怎么心动。这些人都是丹药是或者符篆师,身份高贵不假。

    但是走了两个时辰,难道会不饿?

    他们不坐下吃饭,只不过是装的高冷,仿佛不是人间烟火。

    这些个什么师,看来一个个都是装逼高手。

    正想着,门外走进来一个美貌少女,身材高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