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内皇城
    第209章 内皇城

    薄学尊这时候也开始有些惊讶,只是看仔细观察了秦淮,脸上恢复了高冷。

    这家伙的真气虽然浓郁,但是灌注的时候,完全就是乱来。

    符篆里面,每一道刻纹所用的真气根本都不同。别说每一道刻纹,就算同一道,直线和拐角就不一样。

    像这小子真气虽然多,但是二话不说全部释放出去,根本没办法成符。

    估计很快,就会失败了。

    他冷淡一笑,心忖一会儿这家伙失败之后,一定要多揶揄几句。以泄刚才的,心头只恨。

    约莫等了十几分钟,秦淮手中一道气息闪过。

    众人愣了一下,符篆,做好了?这速度,快的也是没谁了。

    “呵呵!”

    薄学尊则笑了笑,那么快就结束,除了失败,没有别的原因了。

    他极为自信的看了秦淮一眼,冷笑道:“年轻人,以后说话做事不要夸海口。你吹牛的时候感觉的确很爽,但是牛皮爆的时候,就尴尬了。今天这事情,就当是老夫给你上了一课,不收你学费。”

    他说着,转身要走。

    “慢着!”

    秦淮轻喝一声,一枚符篆拿在手上。

    众人定睛一看,目瞪口呆。

    这符篆不是别的,正是那改良过的,飞龙符篆。

    薄学尊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他转头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

    真的是符篆,气息均匀,色泽饱满,上品啊……

    可是,这家伙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呢?

    他根本就是乱来的,真气乱放。而且,时间也不对啊,才半刻钟都不到,怎么可能炼制的出来。

    这简直,匪夷所思。

    但是符篆是真的,真真切切拿在秦淮手中,不可能是作弊的。

    薄学尊眉头紧皱,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他一句话停顿了好几次,终于问完。

    脸色之尴尬,语气之扭捏,完全不像是一个稷下学宫的老者。倒像是赌场里打赌输了,要问人借钱的赌徒一样。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20点。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30点。

    恭喜宿主打脸成功,获得打脸值15点。

    恭喜宿主狠狠打脸,获得打脸值20点。

    ……

    秦淮将飞龙符篆放在桌上,微微一笑,“薄学尊,我做这符篆并不是为了顶撞你,或者让你难堪。我只是想告诉你,雷军的改良不是他随口说说。他的确是天才,他的天赋甚至在我之上。你是他的老师,你应该好好支持他,而不是让他走你的老路。你总不希望他五六十岁的时候,还只有地阶中级吧。”

    说完这话,秦淮潇洒的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装逼的最高境界,是装完逼之后告诉别人。我刚才不是在装逼,我是在教大家怎么装逼。

    其实,我并不想装逼,是你们逼我,让我装逼。

    “叮!”

    恭喜宿主装了一个超级**,获得积分50点。

    系统音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薄学尊的声音,“小兄弟,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符篆修为,是多少?”

    秦淮愣了一下,微微一笑,“暂时地阶初级,最近忙,懒得升。”

    说完,他带和宫无雪,快步离去。

    地阶初级……

    屋子里的三人,完全目瞪口呆。

    暂时地阶初级,最近忙,懒得升!

    这句话听起来满是淡然,怎么,就那么扎耳朵啊。

    这家伙的年纪和雷军差不多,可是就这样一个少年,竟然已经地阶初级。

    那么等他三四十岁的时候,是怎样一个妖孽的存在。

    不,不用三四十岁。

    他二十岁的时候,或许就已经超越圣武皇朝的绝大部分符篆师,成为顶尖的存在了。

    薄学尊如梦初醒一般,急忙问道:“雷会长,刚才这个小兄弟,到底是什么人?”

    这话一出,雷勤天顿时吓了一跳。

    他急忙道:“是……是我妻子老家的一个人,最近来皇城,所以看看我们。我们和他,其实不熟,不熟的。”

    薄学尊微微皱眉,遇到这种天才少年,别人是巴不得拉近关系。

    可这雷勤天竟然还要撇清关系,这家伙,也算是朵奇葩。

    “算了,反正这些日子我还要待在皇城等那个秦淮的消息。再见到他,请他过来坐坐,我想和他,好好交流一下。”薄学尊,淡然说道。

    ……

    ……

    内皇城,是皇城里的最重要的区域,也是武皇办公的地方和住处。

    说的再直白一下,就是武皇他老人家的府邸。就像北京的紫禁城差不多,主子就是圣武皇朝当今武皇。

    只不过,这内皇城的规模,可要比紫禁城大的多。

    光是后面几座修炼用的石山,就比一般的小城市都要大。这些地方是武皇一家子修炼的地方,当然有一部分也让给内皇城的那些护卫修炼。

    内皇城的护卫,叫做赤金卫,也属于黑铁卫的一部分,只不过是由凌尚风亲自管理和带队。

    赤金卫人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天脉境中后期的好手。甚至一些有级别的,还在天脉境顶峰,甚至凝魂境界。

    秦淮和宫无雪坐在内皇城门口的小酒馆,点了三两个菜,坐了下来。

    二人坐在窗口,打量着内皇城门口,和门里面的一切。

    这地方守卫森严,三步一岗,十步一哨。每个点,都是一到两个赤金卫,而方圆两百米之内,定然有一个赤金卫的队长守护。

    内皇城很大,如果不知道确切目标,只怕找一个月,都没办法找到火莲地心乳。

    贸然闯进去,绝对会被赤金卫围住。

    “秦淮,现在怎么办?”

    宫无雪眉头紧皱,不由看了秦淮一眼,师云和婉儿的病情,不能再拖了,现在若是不拿到火莲地心乳,只怕真的麻烦了。

    秦淮微微一笑,表情淡定。他用筷子夹起一颗花生米,放在嘴里,然后大口嚼了起来。

    宫无雪小嘴一瞥,手掌不轻不重的拍在桌子上。一双美眸泛出一抹不悦的神色,红唇微张,轻喝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吃花生米?”

    “呃……”

    秦淮愣了一下,好好一碟花生米被她这么一拍,大部分都掉到了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