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赵荣死了
    第203章 赵荣死了

    “大胆宫无雪,竟然敢谋害亲夫。今天我秦淮要替天行道,收了你。”他说着,两只手就乱动起来。

    “喂,你……”

    宫无雪大惊,这秦淮很色她是知道的,没想到今天,更色。

    “小色狼,你敢碰我,我杀了你。”宫无雪咬牙轻喝,满脸通红。

    秦淮才不管,他差点被打死,这次总要讨回点什么。

    他双手一阵乱摸,直接摸的宫无雪衣衫凌乱,气喘吁吁。

    “喂,小色狼……你的手,那个地方……”

    宫无雪芳心大乱,想伸手推开,又使不出力气。这秦淮的修为,怎么忽然强了那么多,这些日子她也算有很大的进步。

    但是二人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小。

    只怕再没几天,就会被他追上了。

    她的身体越来越软,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

    秦淮摸了一会儿,看了看那娇艳双唇,就要一口亲下去。

    “咦,里面有人吗?”

    正这时候,房门外面响起一道女子声音。秦淮听的真切,正是他妹妹秦月儿。

    “卧槽,关键时候啊……真是猪队友啊。”

    秦淮心中大为懊恼,这个秦月儿,以后你没嫂子的话,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难道,哥回来了?”

    秦月儿走上前来,轻轻敲了敲房门。

    房间里的秦淮和宫无雪二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此刻他们两个还躺在床上,衣衫凌乱,春光外泄。要是真被秦月儿看到,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个小色狼,闯祸了吧?”宫无雪瞪了秦淮一眼。

    秦淮一脸无奈,谁知道大半夜的妹妹会来找他。

    “唉……”

    门外响起一声轻叹,秦月儿道:“两个月了,还是没有哥的消息。爹的伤势越来越重了,要是二哥在,一定会有办法的。”

    爹受伤了?一个月了?

    秦淮心中猛的一跳,这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秦月儿站了一会儿之后,缓缓走远。

    秦淮则抬头看着宫无雪,“娘子,为什么我妹妹说两个月了,我去新兵营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之后走出去一两天而已。还有,我爹怎么会受伤的,谁敢打伤他?”

    宫无雪翻了个白眼,转身把衣服整理好。

    转过来吼,她还有些生气,看着秦淮道:“小混蛋,我这些日子每天都来找你,就是跟你说着事情。你的两个师姐的身体已经很差了,你不是答应给她们找解毒丹的吗?”

    “嗯?才过去一个多月,为什么……”秦淮心中,万分疑惑。

    宫无雪翻了个美丽的白眼,嗔道:“你是不是花天酒地搞糊涂了,上次我们见面之后,已经过去2个多月了。约定好师云和婉儿解毒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你再拖下去,她们就死了。”

    秦淮怎么想也想不通,他用随机传送卷飞行之后,明明才过了一两天,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月。

    难道,在圣女殿里,时间过得特别快?

    又或者,那边的时间流逝的速度,和这边有些不太一样。

    他急忙道:“那行,快点,带我去见师云和婉儿,我要给她们解毒。”

    说着,秦淮就要起身。

    宫无雪道:“你去我们魔教始终不太方便,你把解药给我,我带回去就可以了。”

    秦淮微微皱眉,他手中的确有魔蛇精血。

    但是这东西,别人不一定用的了。他急忙询问系统,“系统,有没有办法,能把宁气符篆和魔蛇精血打包带走?让别人帮忙解毒?”

    “叮!”

    可以炼制魔血宁气符篆,将魔蛇精血和宁气符篆结合在一起。

    魔血宁气符篆:配方购买需要100点打脸值。

    所需材料:魔皇草,六级妖核,魔蛇精血,火莲地心乳。

    秦淮扫了一眼这些材料,魔皇草和六级妖核都不是问题。魔蛇精血他手中还有不少,但是这火莲狄心乳,似乎比较稀有。

    稀有的东西,要去商会才能找到。

    “娘子,你有没有时间,和我去一趟商会吧。我买点火莲地心乳,就能炼出魔血宁气符篆,帮助他们解毒。”秦淮说道。

    宫无雪点了点头,又微微皱眉,“你下次别再叫我娘子了,没个正经。你和我家里人一样叫我阿雪就好,还有,你爹好像也中了魔傀的毒,你最好去看一下他。”

    “什么!”

    秦淮听了这话,心中猛地一动。

    仿佛被锤子,用力砸了一下心脏一样。

    “我爹,怎么会中魔傀毒的?”他急忙问道。

    宫无雪摇了摇头,道:“具体不清楚,但是听说在武皇面前,你爹和凌尚风动手了。”

    秦淮眉头紧皱,心中一阵酸楚。

    印象中,老爹秦贲山极为稳重。别说在武皇面前,就算在平时,他也极少会很人动手。

    这一次,估计也是为了自己,才和凌尚风动手。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他说着,急忙走出房间,朝着秦贲山的房间而去。

    ……

    ……

    后院的另一处,虽然深夜,灯火依旧亮着。

    这正是秦贲山的房间,秦淮来到窗口,却见两个身影,还在晃动。

    秦淮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走了进去。

    一推门,却见两人,正是秦贲山还有秦宇。

    秦贲山的脸色有些微微泛青,明显是中毒的模样,和之前的师云二女差不多。二人见到秦淮,都吃了一惊,眼中满是惊诧。

    “爹,大哥。”

    秦淮喊了一声,这一次,他终于忍住没喊“秦将军”。

    秦贲山的眼神微微颤动,他猛地起身,将房门关上。

    “宇儿,准备一下,晚上就送淮儿出城。去北疆琉璃塔,我已经安排好了人,你们一出现,就有人接待你们。”

    秦贲山走向案台,随手写了几个字,将纸张卷起,拿到了秦宇手中。

    “是!”

    秦宇一脸正色,收过纸张,拉着秦淮就要走。

    “等下等下!”

    秦淮有些懵了,这父子相见,却并没有那种温情,反而老爹要送走自己。

    这到底,是搞什么?

    “爹,到底出什么事了?”他问道。

    秦贲山道:“淮儿,你可知道,赵荣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