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他真的是秦淮
    第182章 他真的是秦淮

    “不好了,不好了……”

    “是镇……镇……”

    “镇你个头啊,到底什么事快说清楚。”赵荣脸色大变,大声喝道。

    黑铁卫阵中顿时骚乱起来,一个个脸色慌张。

    “轰轰轰轰……”

    正这时候,营地门口,一队鲜红铠甲的骑士奔腾而来。

    他们速度飞快,眨眼已经奔入营地里头。

    而他们的身后,越来越多的红甲骑士涌入营地。一百,两百,五百,一千。

    最后数也数不清了,很快,小小的沙场区域,被鲜红色挤满。

    这群骑士的数量,少说也有两千之多。

    赵荣完全傻了,这鲜红色的铠甲,应该是镇北军里面负责冲锋的怒涛军。

    而为首的那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男子,正是镇北军四大神将里面的怒涛狂将姚崇涛。

    姚崇涛武夫出身,每次打仗杀敌都喜欢冲在最前面。

    遇到事情从来不讲理,能够动手,绝对不会跟你多嘴。

    能够杀的,绝对不会打成重伤。

    能够重伤的,绝对不给你轻伤。

    这家伙四十八岁还没成亲生子,就是怕有一天死在战场上,或者死在对头手里。

    除了镇北将军秦贲山,他谁都不怕,武皇来了也不给面子。

    他在镇北军里有个绰号,叫做姚疯子。

    这家伙发起疯来,天皇老子也敢揍。

    然而就这么个家伙,竟然,带着大军闯进了新兵营里,还气势汹汹。赵荣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濡湿,那本来冷傲嚣张的脸孔,此刻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今天,谁来了他都不怕。但是来了这么一个疯子,要说不怕,那绝对是假的。

    ……

    赵荣咕噜吞了口口水,眸子一转,露出一副客客气气的表情。

    “姚将军来我新兵营里?敢问,有何贵干?”他笑眯眯问道。

    赵荣和姚崇涛都是副将,但区别是,赵荣只是挂个名头,根本没上过战场杀过人。

    而姚崇涛身在北疆,三天一小战,十天一大战。

    他的手中,少说也已经握着上万条人命,几万条妖兽的性命。

    赵荣看到他,声音都不敢太大,更不敢有所冒犯。

    “哼!”

    姚崇涛冷哼一声,双目圆睁,“赵老二,又是你个小兔崽子。你他妈当年被老子踢过屁股已经好了吗?现在又出来作威作福了?”

    这话一出,人群顿时一静。

    而赵荣的脸色,如同猪肝一样。

    早些年,他有次在路上调戏女子,正好被姚崇涛看到。

    还没等他抬出身份,姚崇涛上去就是一脚,把他踢的躺了足足三个月。

    如今再次提起,赵荣的屁股,依旧隐隐作痛。

    他急忙赔笑道:“姚将军,当过年赵某不懂事,您教训的好。但是这次您来我黑铁卫营地,而且还带着这么多兵马,这似乎有些不合规矩。还是请您先回,有什么事情,我主动登门来拜访。”

    “哈哈!”

    姚崇涛笑了笑,满脸胡子一阵抖动。

    “听说你抓了我家公子,还扬言要杀他。我今天来就是看看,这个皇城里,他妈有谁,敢动我镇北军的人。如果有,就让他动一个看看。”

    他说着,拿出一把巨斧,一下子杵在地上。

    “嘭!”

    地面一击闷响,仿佛都震动了一下。

    众人惊骇在原地,一个个面色震撼。

    公子?

    镇北军的人?

    姚崇涛口中的公子,若是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秦府的秦宇或者秦淮。

    但是这里是黑铁卫新兵营,怎么会有秦家的人。

    难道,他混在一团里面。

    这姚崇涛,是来救他的?

    一团众人相互看了起来,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有人是秦家的人。

    “吕布,难道是吕布?”

    “对了,一定是吕哥。”

    “对,吕哥故意认怂,然后找家族里的人来出头。”

    “哈哈,好计策。吕哥好计策啊,刚才南门无极想杀他,这次他死定了。”

    “咦,吕哥呢?”

    人们转头看去,这才发现晋桦晋玫的身边,根本没有吕布。

    晋桦也转头看了看,不对啊,之前一开始的时候,吕布明明就在她身后。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吕布不见的。

    “看,吕哥在镇北军里头。”

    这时候,一团有人喊了一声,众人转头看去,却见李白站在镇北军里面,小心翼翼的看着外头。

    难道真是他?

    他来报仇了?

    赵荣眉头一沉,道:“姚将军,您说的公子,难道就是您阵中那个吕布吗?我们并没伤他,更没有杀他的意思。您现在带他离开,我们完全没有意见。”

    众人都愣了一下,难道真的是他?

    怪不得,这个吕布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英武不凡。

    秦家子弟,就是不一样。

    ……

    姚崇涛却并没有回答,一双虎目从众人脸上缓缓扫过,最后,停留在秦淮身上。

    他的脸色猛地一变,仿佛认出了什么。

    虽然秦淮特地易容,但他身上气息不变。

    姚崇涛打仗多年,刻意去认一个人,怎会认不出。

    “唰!”

    他翻身下马,双手拱起,身子一躬。

    “姚崇涛,见过公子。”

    众人愣了一下,随后纷纷翻身下马。

    “哗哗哗哗……”的金属摩擦声音,让人汗毛倒竖,一身鸡皮。

    “见过公子。”

    山崩地裂般的喊声,更是要刺穿耳膜,震人心魄般。

    人群,完全愣住了。

    感情那个英武非凡的吕布,并不是秦家公子。反而这个平时看上去贱兮兮的曾小贤,才是秦家公子。

    这个姚崇涛,弄错了吧?

    赵荣也睁大眼睛看着秦淮,他是秦家公子?

    难道就是上次,一招伤了自己的那个?

    他眼中闪出浓浓恨意,脸颊微微抽动,一脸尴尬神色。

    却见秦淮一抹脸孔,瞬间变回了原来的模样。那张贱兮兮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剑眉星目的英俊脸庞。

    “秦淮,是他,他正是秦淮。”

    “天那,真的是他。”

    “曾小贤,就是秦淮。”

    “这……怎么可能,他就是秦淮?秦家二公子,那个皇城天才?”

    “没错,绝对没错,这张脸绝对没错。他就是秦淮,圣武皇朝第一天才,当朝驸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