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曾小贤你太过分了
    第170章 曾小贤你太过分了

    “炎戒·火柱!”

    一团巨大的火柱从天而降,朝着魔傀群中砸去。

    “轰!”

    火焰炸开,现场一片火海,几十个魔傀瞬间被火焰吞噬,扭动在地上。

    “叮叮叮叮……”

    系统音狂暴,经验条不断跳动起来,战利品也不断进入秦淮储物袋里。

    一只魔傀2万经验,几十只魔傀,四五十万经验直接钻入经验池里。

    秦淮却没停下,屠龙刀捏起,身子朝着剩余那几个魔傀闪去。

    “血魔狂刀……”

    “唰唰唰唰……”

    那几个魔傀完全不是秦淮的对手,眨眼间,就被砍翻在地上。

    火焰已经熄灭,满地都是魔傀的尸体。

    秦淮却没有收回屠龙刀,他双眼满是警觉。眸子一瞥,树丛里一道鬼祟身影,若没猜错,正是这次操控魔傀的幕后黑手。

    那幕后黑手似乎看到任务失败,就要朝着远处退去。

    “走?”

    秦淮用出凌波微步,眨眼间闪到了那身影旁边。

    “站住!”

    他怒喝一声,喝停眼前一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蒙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

    这眼睛和魔傀明显不同,漆黑的眸子里,泛出一丝阴冷的杀意。

    他身上气息凝聚,从实力感知,看似已经到了天脉境的顶峰。

    天脉境顶峰,这种实力在黑铁卫里,少说也是统领副统领的级别。

    蒙面人转过头来,发出沙哑笑声,身上战气微微凝聚,然后释放开来。

    “嘎嘎,我本不想杀你。但是被你撞见,那你只能死了。”

    他说着,手中一团青色战气,正在缓缓浮现。

    战气聚体,这实力已经接近凝魂境了。

    战气很快凝聚成一柄长剑,那蒙面人脚步飞快,朝着秦淮逼近过来。

    “哼,幻雷斩杀!”

    秦淮双眼一眯,蛮横的雷电瞬间包裹了他的双臂,电光闪闪,迸发出来。

    “什么?”

    蒙面人微微一怔,似乎是感知到这一招的实力非同小可,显地无比惊诧。

    他眉头紧拧,缓缓后退了几步,然后,拿出一枚符篆来。

    “小子,后会有期。”

    话音落下,他猛地捏碎符篆,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瞬闪符篆?”

    秦淮自然认得这种符篆,这东西虽然不是魂纹符篆,但是也可以让一个修士瞬移一段距离。

    这蒙面人若没猜错,肯定是易先生的手下。

    易先生是符篆师,定是他做的瞬闪符篆。

    整件事情越来越明显,这易先生手下的魔傀看来不是一个两个。若再不杀他,只怕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秦淮心中杀意渐起,就算没有系统任务。

    他也一定要杀了易先生,毁掉魔傀符篆。

    这东西太恐怖,稍稍一个控制不好,只怕整个圣武皇朝,都会成为僵尸的天下。

    ……

    秦淮回到晋桦身旁,发现她小腿上的黑色,已经蔓延道了膝盖处。

    这毒性很强,好在之前咬得不深,要不然现在,她已经变成了魔傀。

    晋玫急地哭了起来,“秦大哥,你救救我姐姐……”

    秦淮点了点头,直接扯下自己的一只袖子,绑在晋桦的大腿上。

    他起身看了看四周,指着远处一个山谷道:“那边比较偏僻,我们,去那里……”

    他抱起晋桦,快步朝着山谷方向而去。

    找了一处偏僻地方,他将晋桦好好安顿,然后急忙拿出材料,开始炼制宁气符篆。

    这符篆对于秦淮来说已经没什么难度,而且这次拥有魔傀核心和黑铁符石之后,炼制出来的宁气符篆,效果更加好。

    一刻钟的时间,一枚符篆已经炼制完成。

    她拿着符篆来到晋桦身前,晋桦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

    秦淮急忙道:“晋团长,我现在要为你解除符蛊的毒性,这解毒过程有些尴尬,需要你脱去上衣。”

    晋桦点了点头,道:“好,阿玫,你帮我把外衣脱了。”

    她以为只是脱去外衣,并没有什么扭捏。

    晋玫却满脸通红,低声道:“姐姐,不是脱掉外衣,是要全部脱掉的。”

    “啊?”

    晋桦愣了一下,顿时僵在那里。

    她摇了摇头道:“不脱内衣没关系吧,这不太合适的。”

    晋玫急忙道:“不行的,不脱内衣毒性散不掉,解毒速度回很慢。”

    晋桦满脸通红,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阿玫,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晋玫也一下子涨红了脸,“我……我……我身上的符蛊毒性,也是秦大哥,帮我控制的。要不然,我早就变成那种怪物了。”

    晋桦怔在那里,原来二人消失的那几天,竟然是这曾小贤在帮助晋玫解毒。

    这解毒竟然要脱掉衣服,那岂不是,赤身相对?

    这么说来,二人很有可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晋桦咬了咬牙,“若真是这样,曾小贤你就是我妹夫。我要是在你面前脱掉衣服,岂不是乱了伦常,不行,你不用帮我治疗了。”

    秦淮彻底无语,这个时候,竟然还在考虑这种问题。

    别说他和晋玫没什么,就算有了什么,大不了姐妹共事一夫嘛。

    这种事情,他完全可以接受的。

    “姐姐!”

    晋玫咬了咬嘴唇道:“我……我和秦大哥,根本没发生什么。”

    嗯?

    晋桦愣神看着二人,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孤男寡女三天三夜,什么都没发生。这个曾小贤不是应该很好色的吗?他怎么忍得住?

    “你,没骗我?”晋桦疑惑问道。

    秦淮有些恼了,“你这人怎么那么别扭,现在救你性命要紧。”

    他说着,就去扯晋桦的内衣,吓的晋桦紧紧抱住身子。

    “你……做什么……”她惊叫起来。

    秦淮翻了个白眼,“你这人真麻烦,那天更重要的部位都被我看过了,现在竟然还在乎这么一点。”

    他说着,一把扯掉了晋桦的衣服。

    晋桦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天才茅房的时候,她被无意之中看到了身体,但是这件事情她完全保密,谁都没说过。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晋玫面前,说了出来。

    “你……曾小贤你……太过分了。”她急的都快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