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我就是故意的
    第165章 我就是故意的

    “赵副将,晋团长……”

    秦淮大喊一声,急匆匆朝着二人跑去。

    二人还来不及惊讶,秦淮就一把按住赵荣,“赵副将,你的情况不对啊。你是不是,中了春药?”

    赵荣愣了一下,他中春药其实是假的。

    他是为了搞定晋桦,这才故意装出来的。

    而且刚才他说的很小声,除了晋桦根本没人听到,眼前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赵荣正在纳闷,却见秦淮掏出来一枚丹药。

    “赵副将,我这里有解药,你吃下去,就能解你春药的毒了。”他说着,将这丹药赵荣身前晃了晃。

    一听有解药,晋桦顿时松了口气。

    毕竟赵荣是王爷府二公子,要是他有什么事情,整个晋家都不够赔的。

    但是给他解这种毒,她心里有完全不愿。

    如今有解药,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曾小贤,你这人平时挺讨厌的,没想到这次还算是帮了点忙。”晋桦点头说道。

    赵荣一脸郁闷的看着秦淮手中的丹药,他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赵副将,你怎么不吃呀?”秦淮贱兮兮笑着,随后道:“我知道了,你不想吃解药,你想让晋团长,帮你解毒是吧?我靠,这好刺激啊,我听说解春药需要男女发生……发生那种关系。难道你们,是夫妻?”

    晋桦的脸涨得通红,而赵荣的脸,憋的和猪肝一样。

    这种事情,本来是极为私密的。

    没想到这个曾小贤,直接说了出来。还讲的那么大声,说的街知巷闻一样。

    黑阳谷里的那些新兵,都一个个探出脑袋。

    他们的脸上都写着两个字,“八卦”。

    赵荣深吸了口气,道:“你在胡说什么,有解药自然是好,拿过来。”

    他说着,从秦淮手中拿过了春香丹。

    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赵荣深吸了口气。

    只是蓦地,他感觉身体一热,脸孔渐渐泛红

    “小子,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丹药?”赵荣问道。

    秦淮笑道:“哦,这叫春香丹,可以解除一切春药的毒。当然,如果你本身没中春药,那这么春香丹吃进去,也就变成了春药。”

    “什么……”

    赵荣大惊,他的脸,涨得更加红了。

    本身没中春药,这丹药就会变成春药?

    “你,你为什么不早说。”他一脸郁闷,看着秦淮说道。

    秦淮一脸无辜,“您又没问,所以我也没说。话说这春香丹效果很好的,你中了任何春药它都能解。当然了,如果您没中春药,它马上就能让您欲火焚身,欲罢不能,欲海无涯,回头是岸。妈的, 我编不下去了。”

    “你……你……”赵荣气的说不出话。

    他的身体越来越热,双眼,也开始迷离起来。

    这分明就是吃了春药的样子,没想到他身为黑铁卫副将,竟然着了一个小子的道。

    赵荣的眼中满是愤恨,恨不得一刀砍死这个曾小贤。

    “快,把这个春药的解药给我。”赵荣厉声喝道。

    秦淮抓了抓脑袋,道:“赵副将,您不是中了春药吗?吃了这春香丹,应该是解毒才对。您现在脸越来越红,怎么感觉浴火高涨,就像吃了春药的样子。”

    “少废话!”

    赵荣大喝:“你他妈快点把解药拿来,不然老子砍了你的头。”

    “卧槽,我好怕。”秦淮吓的捂住了脖子,模样极为搞笑。

    只是他忽然敲了敲脑袋,若有所思的模样,“咦,你问我要解药,就说明你中了春药的毒。既然这样,难道,你刚才根本没有中毒。难道,你刚才是骗晋团长的。”

    “哦,我明白了。你刚才故意假装中毒,是为了骗晋团长和你上床是吧?”

    秦淮故意说得大声,这话一出,晋桦顿时一脸怔然。

    原来刚才,这赵荣中春药是假的。而现在,他中春药是真的。

    众人也恍然大悟,这个赵荣,简直就是禽兽。

    不,他连禽兽都不如。

    “你……你……少废话,快点解药拿出来。”赵荣一脸郁闷说道。

    秦淮翻了个白眼,“我这个春香丹既是春药,又是解药。你吃了一枚就中了毒,再吃一枚,就能解毒。”

    “那快点,再给我一枚。”赵荣催促。

    秦淮笑了笑,却摆了摆手。

    “这丹药很贵的,给你一枚我已经很舍不得了。给你两枚,我……我……我就倾家荡产了。”

    “你……”

    赵荣气的嘴都歪了,气急败坏的拿出一根金条,扔在地上。

    “我给你钱,快把丹药给我。”

    “哇……”

    众人纷纷睁大双眼,一根金条,值100万金币呢。

    竟然,只为买一枚丹药。

    “快,快点……”赵荣嘶吼起来,他快忍不住了,上衣已经被他扯的有些凌乱了。

    秦淮却又摇了摇头,“才一根金条,我这东西,真的很值钱的。最起码,也要三根金条。”

    “好好好!”

    赵荣眼中满是恨意,他拿出身上所有的钱,一共三根金条,放在地上。

    秦淮的眸子亮了亮,300万金币,这还差不多。

    他捡起地上的金条,扔给了晋桦。

    “晋团长,这些钱给一团兄弟们,买装备补给。”秦淮说道。

    众人愣了一下,纷纷露出兴奋的目光来。

    秦淮俯下身子,假装掏丹药,然后暗中捏了一枚泥丸,拿在手上。

    “来,赵副将,你张开嘴,我给你把丹药扔进去。”秦淮笑道。

    赵荣急忙张嘴,秦淮见势就将泥丸扔到了他嘴里。

    “咕噜!”

    赵荣想都没想就直接吞下,随后,嘴巴里泛起一股干涩的泥土味道。

    “这丹药,味道不对啊?”

    他皱眉说道,“怎么那么像泥巴的感觉,你是不是,拿错了?”

    秦淮笑而不语。

    “喂,老子和你说话,你是不是拿错了。为什么我的毒,没解?”赵荣又道。

    秦淮翻了个白眼,“没拿错,我这枚就是解药。不过解药这东西,也看人品的。有些人作恶多端,解药就自动失效了。”

    “你……”

    赵荣这才恍然大悟,“小子,你耍我。不仅给我吃春药,还给我吃泥丸?”

    秦淮笑了笑,“我就是耍你,我就是给你吃春药,给你吃泥丸。怎样?你不爽?打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