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机会是自己争取的
    第140章 机会是自己争取的

    杀了你,才能让我心里,舒服一点。

    这话冰冷,无情。

    赵括的眸子微微一颤,却又露出笑容,“既然如此,那你杀了我。能让我兄弟心里舒服的,就算没命,我也在所不惜。”

    他说着,挺起了胸膛。

    “好!”

    皇城里,别说杀人,就算开玩笑说要杀人,都很少。

    众人一脸唏嘘,以为二人在玩耍。

    “唰!”

    谁知秦淮手中,忽然多了一柄长刀。

    “死……”

    他冷哼一声,眼中一抹杀气释放。那长刀卷起血红刀气,就朝着赵括而来。

    “嗯?”

    赵括心中大惊,他察觉到了秦淮的眼神,脸色大变。

    光天化日,皇城大街。

    秦淮,真的敢动手?

    “大胆,敢对公子动手。”

    “唰!”

    那亲兵队长身形一闪,挡在了赵括身前。他拔出一柄长剑,也朝着秦淮刺来。

    “游龙剑诀。”亲兵队长暴喝一声,剑影弥漫。

    这剑技,竟然是玄阶高级战技,威力不俗。

    赵括的眼中,闪出一丝微微得意来。

    这亲兵队长天脉境三重,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秦淮动手,只是找死而已。

    酒楼里彩凤和雨月二女也满脸惊诧,没想到这两人之间,会升级到要生死相博。

    这亲兵队长修为极强,若是由他出手。

    刚才这个男子,只怕危险了。

    “叮……”

    “轰轰轰……”

    “噗……”

    眨眼间,三道声音同时响起。

    长剑折断,刀气笼罩那亲兵队长全身上下。

    众人刚要惊讶,却见那血红色的刀尖,仿佛一把匕首,直接扎入那亲兵队长的身体。

    刀尖贯穿,穿透亲兵队长的身体,离赵括的胸膛,仅仅只有几张纸片的厚度。

    赵括脸色一僵,不敢动弹。

    “嗤拉……”

    长刀拔出,鲜血喷溅在二人的脸上。那亲兵队长缓缓倒下,两张血红的脸孔,顿时四目相对。

    “你,真要杀我?”赵括道。

    “不是你说,让我杀你?”秦淮淡然道。

    赵括的表情依旧从容,“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秦淮也一样从容,“你早就知道为什么,只是你以为,我不知道。”

    赵括微微皱眉,他的表情立马变得冷静起来,“你说你知道,那我问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秦淮笑道:“人死的时候,会开天眼,周围所有的事情,他都能够清楚的接收到。所以就算我没看到你,我心里也一清二楚。”

    赵括笑了笑,“听你的意思,好像你死过一样。”

    “不错,我的确死过。所以,接下去,就要轮到你死了。”

    秦淮眯起双眼,身上战气一道道释放出来。

    “呵呵,你觉得,我会死吗?”赵括放低声音,冷淡一笑。

    秦淮笑道:“你觉得,我会让你活着?”

    两人四目相对,仿佛眼神,也在交战。

    ……

    ……

    镇北将军府,议事厅里。

    秦贲山每天忙着军务,难得闲暇,正端着一杯极品雪菊,慢慢品茗。

    “将军,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护卫风风火火冲进大厅,脚下一滑,甚至还摔了一跤。

    “方十三,你做什么呢?”秦贲山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因为雅兴被打断,不悦说道。

    “将军,将军……不好了。”

    秦贲山慢悠悠喝了口茶,笑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遇事不乱,乱则自败。跟了我那么多年,还不懂吗?”

    方十三喘着大气,道:“将……将军,二少爷……二少爷,回来了。”

    “嗯?”

    秦贲山脸色一变,这“二少爷”三个字,仿佛三记重拳,砸在他心口上。

    他的眼神,也有些乱了起来。

    “他,在哪里?”秦贲山急忙问道。

    “二少爷在九松阁门口,而且……而且和赵家三公子打起来了。好像,还杀了人……”

    “什么!”

    “哐当。”

    秦贲山猛地起身,手中茶杯不自觉摔在地上。

    “快……快……去九松阁。”

    他脚步凌乱,快速朝着将军府的大门口走去。

    一路上,秦贲山恨不得插上翅膀,又恨不得御剑而行。

    他的实力,要御剑飞行简简单单。只是武皇有令,皇城区域任何人不得飞行。一旦发现,杀无赦。

    皇城几千劲弩都对着天空,就是对着那些敢飞行经过上空的修士。

    这里是圣武皇朝的都城,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好在九松阁并不是很远,秦贲山很快就赶到那处。大街上果然围满了人,人群之中,几道身影稳稳站着,其中一个,正是秦淮。

    秦贲山松了口气,人还站着,就说明没死。

    只要不死,其他,都不是问题。

    ……

    人群之中,秦淮和赵括面对面站着。

    地上已经躺了不少尸体,看样子都是镇东王爷府的亲兵,只是不知道,他们被谁所杀。

    秦贲山双手背负,正要喊叫秦淮。

    “唰!”

    却见秦淮一举手,手中一柄金灿灿的长刀。

    秦贲山心头一跳,急忙大喝。

    “住手……”

    这喊声裹着战气,浓浓释放出来。众人大惊,所有人都朝着秦贲山看去。

    可只有秦淮,仿佛不为所动。抬手一刀,再次朝前劈去。

    “噗嗤!”

    一个镇东王府的亲兵闪身过来,挡在赵括身前。他应声而倒,胸口鲜血狂喷。

    “哗……”

    人群哗然,纷纷后退了一步。

    “这已经是第六个了,你身边的死士,不多了。”秦淮咧开嘴,露出一抹冰冷笑意。

    赵括的脸色依旧平淡,丝毫不像是一个不会修为的人。

    “放心,你已经没机会了。”他淡淡笑道。

    秦淮道:“我听过一句话,机会,是自己争取来的。”

    赵括的眼神猛地一颤,随后也笑了起来。

    “厉害,厉害。以前他们都说阿淮你是我一生的对手。以前我不觉得,但是这次你回来,这种感觉我越来越强烈了。”赵括笑道。

    秦淮淡然一笑,“一生?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现在,就结束你的一生。”

    “唰!”

    长刀举起,又一个亲兵,闪到了赵括身前。

    “啪!”

    这时候,秦淮的手腕被人捏住。

    那力量极强,仿佛一个铁箍,将那手腕死死钳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