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难以忍受的一夜
    第104章 难以忍受的一夜

    “嗯!”

    正这时候,地上的师云发出一道风情万种的娇呼,惹的秦淮心中猛地一荡漾。

    婉儿低头一看,惊讶道:“呀,师姐的状态越来越不对了。都怪那个皇甫东鹏,没想到他竟然是那种人。”

    秦淮叹了口气,道:“皇城里没有好人,你们出来行走,一定要多安几个心眼。我已经在炼制解春药的丹药了,你让师云师姐,先忍一忍。”

    “啊?你还会炼丹啊?”婉儿凑上来看了一眼,对秦淮的态度倒是好了一些。

    “谢……谢……”师云极为难受的挤出两个字。

    丹炉里火舌跳动,如同秦淮跳动的内心。

    婉儿不断给师云脸上拍着冷水,却几乎无济于事。她的整个身体都被汗水打湿,那些冷水拍在脸上,直接化作滚烫的热水。

    “你好了没有,师姐快忍不住了,实在不行,那就真的要找男人和她……”婉儿着急说道。

    话说出来,她又觉得自己失言了,急忙闭嘴。

    秦淮心里猛地一跳,这话说的他,差点就暴走了。

    这婉儿看上去天真懵懂,其实,还是很懂男女之事的嘛。

    “尼玛啊!”

    他心里一阵郁闷,忍不住就不要忍嘛,这里不是有个男人在呀。

    这师云的忍耐力,要不要这么好。

    眼看这丹炉里的丹药,就要炼成了。

    你主动一点,扑过来,我这不就从了你了嘛。

    秦淮偷偷打量着师云,见她紧紧咬着牙,嘴唇不住颤抖,显然忍的很辛苦。

    他心中 在给师云默默的加油,让她鼓足勇气,能够扑上来。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啊呸,来面对狂风暴雨……”秦淮不由,唱了一句。

    婉儿紧紧捏着师云的手,“师姐,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你想想你喜欢的那个人,你一定要挺过去的。”

    秦淮心里一跳,她喜欢的那个人?

    她喜欢谁?

    难道,师云姑娘在墨门,已经有喜欢的对象了?

    我靠,要是今天师云忍不住和自己……那自己岂不是,撬了别人的墙角。

    这么禽兽的事情,光是想想,就好刺激啊……

    “轰!”

    这时候,一团火焰熄灭,炉底冒出一股黑烟。

    关键时刻,炼丹,失败了。

    更要命的是,买材料的打脸值,不够了……

    秦淮心里一沉,转念一想,这不是好事吗?

    解不了毒,这不还有自己这个精壮的男人可以用吗?

    他装出哭丧着脸说道:“师云师姐,婉儿师姐。解春药的丹药,炼废了。而且,材料用光了。”

    “什么……”

    婉儿大怒,“陈长生,你故意的吧?”

    “不不不,我真不是故意的。”秦淮急忙摆手,其实他想故意炼废,都做不到。

    “婉儿,别这样。陈……陈师弟,是个好人。”师云咬着牙,轻声说道。

    “呜呜呜……”

    婉儿伤心的哭了起来,小声说道:“师姐,听说春药不解,会影响修为的。要不,要不横竖就……”

    她说着,看了秦淮一眼。

    秦淮顿时来了精神,瞪大双眼看着二女,满脸都是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表情。

    “不!”师云颤抖着声音道:“我……我不能害了陈师弟。”

    “妈蛋!”

    秦淮心中大声呼喊,“这怎么是害了我呢,我从小就被人称为活雷锋,扶老奶奶过马路,给老爷爷背煤气罐,帮小妹妹换衣服,帮小姐姐解春药,我都是义不容辞的呀。”

    婉儿叹了口气,小声道:“傻师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是痴情,人家可能都不喜欢你,人家喜欢的是他的师姐楚雯,难道他不喜欢你,你就守活寡一辈子,甚至还要害了自己的修炼前途吗?”

    师云也不说话,缩着身子微微颤抖。

    秦淮心中,却猛地一动。

    仿佛被什么东西,拨动了琴弦。

    这师云喜欢的,难道,就是他?

    他和二女相处的时间不长,难道是当时询问师云三围,让她喜欢上了他?

    他苦笑一声,没想到师云竟然是个如此痴情的人。

    为了自己,竟然甘愿毁了修炼前程。

    过往和师云婉儿经历过的一些场景,出现在眼前,秦淮心中那些猥琐的念头,也都烟消云散。

    他平静下来,朝着师云二女走来。

    “你做什么?”婉儿看到秦淮,一脸防备。

    “放心吧,我不是坏人。我来抱住她,男人的阳刚之气,能够缓解她的一些药效。”秦淮说着,从地上抱起师云。

    这是效果最差的解毒办法,但是如今,却是唯一的办法。

    此刻的秦淮,没有一丝男女之间的**。

    他将师云放入怀中,轻轻抚摸她的额头,就像父母,在哄睡自己的孩子一般。

    师云抬头看着秦淮,眼神有些朦胧起来。她支支吾吾说道:“秦……秦师弟,我们,不可以的。”

    “师云师姐?”秦淮抚摸着她的额头道:“你睡一会儿,睡醒了就好了。”

    “秦师弟,你没事,太好了。我们,到皇城了?”

    师云说着,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不少。

    她阖上双眼,似乎沉沉睡去。

    婉儿惊讶的看着秦淮,眼神里带上了一丝不可思议。

    “那个……我……我出去一下。”她有些尴尬的说道。

    毕竟师云的确是中了春药,万一忍不住,两人又什么亲昵的动作,她在这里多么尴尬。

    横竖在这个陈长生也不是个坏人,师云就算嫁了他,也算是有个好归宿。

    况且看现在的情况,应该也算稳定。

    婉儿走到洞穴外头,耳朵却竖着,打量着里头的声音。

    里面安安静静,仿佛,一切都沉睡了。

    只剩下一道男子的声音,在唱着悠扬的催眠歌曲。婉儿心头一松,双眼无力的打架,也缓缓睡着了。

    ……

    翌日,日光大放。

    婉儿一个激灵,忽然响起了昨日的事情,急忙翻身而起。

    正要进洞,她心里一想,万一里面满是春光,这该多尴尬啊。正这时候,婉儿无意之中朝着山下看去,却见许多人,都朝着远处的一个谷地赶去。

    那谷地,似乎有些异样。难道,是之前他们在说的那个,天妖魔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