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大杀特杀
    第61章 大杀特杀

    “轰!”

    巨大的火焰在仙盟阁山顶炸开,巨大的冲击波震荡开来,周围的建筑物瞬间被冲垮。

    火焰卷起一股狂风,狂风卷起浓烟。

    那本来满是仙气的仙盟阁,如今,一片废墟。

    轩辕天擎躲过了那一下,一转头,却发现那几十个个掌门全部都倒在地上。

    包括那蓬莱仙人,柳洪峰等人。

    他们浑身焦黑,最中心的莫天,甚至早已经化作一团焦炭。

    这十几人,竟然,没一个能躲开秦淮的强大一招。

    而这一招炎戒·火柱,秦淮也是用尽全力轰出去,毫无保留,绝对是他最强的一下。

    “你……你竟然……敢在我仙盟阁……”

    轩辕天擎气的死死咬牙,他整个仙盟,几乎被秦淮一人,给灭掉了。

    “我本不想杀你,甚至想好好培养你。但是你自作孽,秦受,今天你必死。”他看着秦淮,咬牙嘶吼。

    “呵呵!”

    秦淮冷笑,“是你自己说的,都是一群蝼蚁。凭什么我师父可以是蝼蚁,你们就不能是蝼蚁。”

    “去死吧,先天魂爆术。”

    轩辕天擎怒喝一声,身上一道道黑白气息凝聚起来。

    “炎戒·火柱。”

    秦淮一跃而起,又是一下烧烧果实的超级战技。

    “给我挡下!”

    轩辕天擎看到又是这招,死死咬牙,打算硬接。

    “轰!”

    巨大的火柱落下,又是如同之前一样,整个仙盟阁,烟尘弥漫,如同沙暴一样。

    轩辕天擎的身体还立着,衣衫褴褛。

    他却还活着,天脉境强者,果然比地脉境,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噗……”

    轩辕天擎却吐出一口鲜血,他的右手一片漆黑。刚才他就是用这右手,来抵挡秦淮的炎戒·火柱。

    这烧烧果实的威力,的确强大的让人咋舌。

    一旁没有参与战斗的三个宗门宗主,此刻吓的完全不敢乱动。

    轩辕天擎死死瞪着秦淮,一脸狰狞表情。仿佛一只妖兽已经狂化,陷入疯狂之中。

    “你敢伤我,我要你死,要你……死……。”

    他嘶吼着,身子一闪,朝秦淮撞来。

    “炎戒·火柱!”

    秦淮大喝一声,可是火焰却没凝聚,反而他吐出一口鲜血来。

    “噗……”

    “轰!”

    轩辕天擎,一掌劈至面门。

    “吼!”

    千钧一发之际,通天巨熊冲上来帮助秦淮挡下了这一招。

    轩辕天擎的身体直接被弹开,巨熊则撞在秦淮身上。

    秦淮嘴一张,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来。

    天脉境强者,好强。

    连炎戒·火柱都不能将他秒杀,当然,主要还是秦淮的修为不够。毕竟,如今的他不过是气脉境大圆满,若是踏入地脉境,实力绝对还能飞升。

    “警告,宿主身体有毁灭危险。”

    “警告,有强大敌人,战胜几率2.3”

    “检测到宿主拥有随机传送卷*2,是否使用?”

    秦淮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仙盟阁。

    莫天已经死了,地上一片漆黑焦尸。虽然他的仇还远远没有报完,但是至少也算是个仙云宗有了一个交代。

    而如今,若是再使用炎戒·火柱,他的身体肯定负荷不了。他感受到丹田无比的刺痛,就像一个气球,被吹涨到了极致。

    再吹下去,就要爆炸了。

    “轩辕天擎,我秦淮下次再来的时候,就是你的,覆灭之际。”

    “巨熊,你走吧。我们之间,两清了。”他说完,又转头对着通天巨熊妖兽说道。

    然后伸手,扯碎一张随机传送卷轴。

    “轰!”

    身影晃动,秦淮的身体,消失不见。

    ……

    仙盟阁处,一片狼藉。

    整个仙盟,轩辕天擎重伤,强者几乎死绝。这仙盟,也已经不复存在。

    那三个幸存的宗主,此刻满脸惊恐,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他说,他叫秦淮,他不是叫秦受吗?”

    “秦淮,好熟悉的名字。”

    “之前盟主说过,镇北将军府世子,那个十三岁就地脉境九重的天才,就叫秦淮。”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愕然。

    轩辕天擎,也满脸怔然。

    秦淮,难道他,真的是秦淮。秦受,就是秦淮。

    怪不得,镇南王爷府、皇城的大小姐,都要追杀他。原来他,就是那个皇城所有天才都无比艳羡的,天才秦淮。

    ……

    圣武皇城,镇北将军府。

    一个少女脚步飞快,朝着议事厅的方向而去。

    少女身形灵动,如同跳动精灵。那一身天蓝劲装衬着白皙皮肤,更显得青春可爱。

    来到议事厅门口,正要进去,一个少年护卫却将她拦下。

    “三小姐,将军正在议事,请您……”

    “走开!烦死了。”

    少女扁了扁红唇,那双漆黑的大眼睛里闪露一丝不满。

    少年护卫显然有些难以招架,还没来得及开口,少女身子一闪,钻入议事厅里。

    “爹爹,我听说有人在南瞻见过二哥,我要去找他。”她快速说完,这才发现大厅里坐着不少人。

    这些人大部分都穿着铠甲,一个个眼神惊讶,看着她。

    首座上一个中年男子,方脸浓眉,一双虎目不怒自威。

    “胡闹!还不出去。”

    他怒喝一声,吓的底下那些人正襟危坐,不敢出声。

    “什么胡闹,那混蛋说二哥摔下山谷死了你就真的相信吗?我说二哥还活着,你就不信?有你这么做爹的嘛。”

    少女气鼓鼓的跺脚,神色丝毫不让。

    中年男子猛地起身,道:“秦月儿,这里是将军府大堂,不是你撒泼耍赖的地方。我们还要商量如何防备天蛮山脉的蛮族,你如果不退下,军法处置。”

    “你……”

    叫做秦月儿的少女鼓着两腮,双眼通红。

    她用力又跺了跺脚,甩下一句。

    “哼,你不去找我自己去。”

    随后,转身跑远。

    那中年男子叹气坐下,被这么一闹,这会也开不下去了。

    他摆了摆手,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传信给营地的于将军,守住营地,稳扎稳打。”

    说完,底下众人缓缓散了,只剩下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留了下来。

    看到所有人都走出大厅,那青年走上前去,“爹,妹妹说的没错,其实我也听说南瞻那边有人自称是二弟。你说他会不会……”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道:“我也不相信他会轻易死了,不过你二弟的性格我明白,他如果想回来早就回来了。他之所以不回来,是因为他还有要做的事情。”

    青年想了想,苦笑一声,“想来二弟还真是这样一个人,听爹爹这么一说,我现在更担心的反而是小妹了。”

    “说的没错,你找一些人跟着月儿,保护好她的安全。”中年男子说道。

    “是的,爹爹!”青年说完退出大厅。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