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罚酒三杯
    第20章 罚酒三杯

    面对那强大如斯的神兽,这秦淮倒是从容。

    “呵呵,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师父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不疾不徐说道,丝毫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反而脸上挂着一丝慵懒神情,仿佛认准莫天不敢杀他一般。

    “你师父,他有这能耐?”莫天冷笑。

    秦淮笑道,“仙云峰顶,神兽池前。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们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他心念一动,去掉了墨子披风的效果,露出真实面容来。

    “竟然是你?”楚流天一看,登时脸色大变。

    眼前这家伙,正是杀了仙尊的那个,他竟然,还敢跑来仙云宗。

    “仙云宗所有弟子听令,抓住秦受,送去仙罚堂。”楚流天大喊,手中法气凝聚。

    秦淮却没动,依旧淡然。

    “你们要杀尽管就杀,之前那大怪兽也想吃我,就被我用师父的力量,一刀斩了。你们若是不信,可以试试。”

    这话一出,楚流天如遭雷击,站立不动。秦淮杀仙尊的时候他亲眼看到,一刀,真的只有一刀,仙尊立扑。

    莫天的手也停在半空,刚刚召唤的神兽,也只召唤了半个身子。

    这家伙忽然战修大增,甚至强到能够杀掉仙云兽尊。

    他的背后,肯定有人。

    好险,刚才若是出手杀他,只怕最后,会惹上天大麻烦。

    楚流天支支吾吾问道:“你……师父,到底……是谁?”

    一宗之主,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失态。可见他此刻心中,有多震惊。

    秦淮心中大爽,双手背负道:“我师父的身份当然不能轻易说,但是他给我的力量,我可以告诉你们。只要一用出来,我怕你们整个宗门,都承受不住。”

    这话一出,众人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家伙,到底是谁的徒弟?”

    “好厉害,莫长老竟然不敢动了,宗主都那么有礼貌了。”

    “他……他到底是谁?”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2点。

    恭喜宿主强行装逼,获得积分3点。

    恭喜宿主装了一个绝世好逼,获得积分5点。

    ……

    仙云宗里,陷入僵局。

    秦淮杀了仙尊,是整个宗门敌人。可是他背后有这种强大的力量,根本没有人,敢冒险动他。

    万一他真的爆发,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莫天明着不敢动手,却也不想秦淮活着,她想了想道:“宗主,这家伙杀了仙尊。难道被他三言两语哄骗,就放过他吗?”

    楚流天老脸一红,想了想也说道:“莫长老,你是执法长老。如果你觉得该杀就杀,我绝不阻拦。”

    莫天气的差点吐血,这个老王八,竟然想借自己的手杀人。

    “宗主,生杀大事,你不下令,我不敢乱下决定。”她把皮球踢了回去。

    楚流天翻了个白眼,你不敢杀,难道我敢啊。

    他师父,可是连仙尊都能一刀弄死的存在,这种人,谁敢杀。

    “你杀……”

    “不,还是你杀……”

    两人顿时,十分友好的谦让起来。

    谁也不想杀,但是谁也不想轻易放过他。

    这时候,乔杉凑过脑袋,小声道:“师父,要不,我们和这秦受师弟,和解得了。”

    “对,秦师弟加入我仙云宗,想必他也有心悔改。不如 ,和解好了。”楚雯也急忙说道。

    和解?

    楚流天眼睛一亮。

    这秦受毕竟杀了仙尊,若放过他,宗门威压必定受损。

    但是杀了他,楚流天又不敢。

    和解,是最好的办法。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道:“秦受,虽然你之前杀了仙尊,对宗门大不敬。不过好在你能迷途知返,本宗的宗旨在于修心修性,你浪子回头,的确难得。现在我收你为坐下关门弟子,今后好好修行,造福宗门。怎样?”

    秦淮也不是不识趣的人,既然楚流天都这么说了,他就点了点头。

    “好吧,那你就是我二师父了。下次,我介绍我大师父给你认识。”

    一听这话,楚流天的眼角死命跳动起来。

    他压抑住激动心情,道:“修仙之人,一切在于一个缘字。一切,随缘吧。”

    “不可以!”

    这时候,莫天忽然开口,眼神凌厉。

    “莫长老,还有什么事?”楚流天问道。

    “宗主,他毕竟杀了仙尊,还杀了我门下弟子。若是就这么算了,我仙云宗,今后还有何面目见人?”莫天厉声说道。

    楚流天被气的差点想咬舌自尽,心里恨不得也学着秦淮的样子,给她两个耳光。

    这事情莫天不提,根本没人会说。过几天,他们就忘记了。

    如今她提起,要是不解决,宗门的面子,那还真是挂不住了。

    他想了大约五秒,随后清了清嗓子道:“的确,毕竟杀了仙尊和宗门弟子。要不这样,宗门设宴,秦受你自罚三杯,对仙尊和死去的段龙,道个歉如何?”

    罚酒三杯,道……道歉?

    听完这话,众人,完全傻了。

    这叫惩罚?特么这种,叫做惩罚。

    这种惩罚,请狂风暴雨般的, 朝着我们袭击过来吧。

    众人心中,顿时如同千万头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

    ……

    仙云宗,后山。

    莫天和四个弟子站在一起,神色冷峻。

    “师父,现在怎么办?这家伙的身份,竟然这么强大。”一个中年女子问道。

    莫天冷冷一笑,“这些都是他自己说的,根本没有证明过。不过安全起见,要杀他,只能假借别人的手。”

    “师父,您这么说什么意思?”中年女子问道。

    莫天道:“放心吧,我已经把他杀柳元的事情告诉了柳仙门,柳副宗主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柳元!”

    四个女子恍然大悟,这借刀杀人的计策,果然厉害。

    “而且我还找了天魔教的人,一同剿杀他。这一次,他绝对插翅难逃。”莫天的声音,冷的如同来自寒窖。

    “师父,您还能够调动天魔教的人?”四个中年女子顿时大惊。

    莫天冷笑,“我当然不行,但是皇城的大小姐可以。有她在,这小子想不死,也难。”

    皇城,大小姐。

    四女心中,猛地一沉。她们都知道莫天背后有大人物,没想到,竟然是皇城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