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仙云宗
    第7章 仙云宗

    仙云宗,天墨岩处。

    今天是仙云宗收徒试炼的日子,刚才山顶上忽然有了天大的动静,长老宗主都朝着山顶飞去,看上去场面很宏大。

    只是之后忽然平静了下来,人们觉得有些扫兴,便继续测试。

    天墨岩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

    秦淮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正门前山,看着这一条长龙,他不由抽了口气。

    这仙云宗的生意还不错,若是在门口摆个地摊,卖瓜子花生,薯条黄瓜,应该能赚不少钱。

    只不过,要怎样才能加入仙云宗,成为正式弟子?

    “这位道友,你也是来参加入门试炼的吗?”这时候,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

    转头一看,一个瓜子脸,穿着青色道袍的少女,正对着他微笑。

    “呃……你是?”

    秦淮愣了一下,这少女的长相和他当年暗恋的同桌有几分相似。

    乍一看,差点以为是遇到了暗恋对象。

    “我是接引弟子,你跟我来,我帮你讲解一下试炼的几个步骤。”少女说着,笑容可掬。

    秦淮则有些扭捏,模样青涩。

    少女将他领到了天墨岩处,排在队伍的最后面。一路上,她讲解了试炼的几个步骤。

    第一步自然就是在天墨岩测试血脉,血脉过关的,直接成为入门弟子。

    如果血脉不过关,也没关系,还有第二步测试根骨。如果根骨尚可,也能成为入门弟子。

    之后过关的弟子,还需要接受第三步试炼。

    所有入门弟子进行选拔,淘汰一半,留下一半。

    最后一步有些残酷,许多血脉根骨尚可的,却都输在最后一步上。

    一边排队一边介绍,天墨岩渐渐就近了。

    正这时候,秦淮蓦地转头,忽然看到旁边有人在盯着他,他定睛一看,顿时头皮发麻。

    正是老妖婆莫天,眼神犀利,仿佛要看穿一切般。

    这莫天,难道认出了自己?

    秦淮有些心虚,不过转念想想如果她真的认出自己,应该早就召唤神兽了。

    她没任何动作,应该是没认出来。

    只要不动声色,或许能蒙混过关。就算真的被认出,大不了再一张随机传送卷轴。

    想到这里,秦淮只顾着排队,也不在乎那莫天的眼神。

    正这时候,一旁走来三个男子。

    他们大摇大摆,直接走到队伍的最前面,和那负责测试的师兄耳语了几句。

    那师兄点了点头,示意排队的后退几步,让三人排在前面。

    插队?

    人们顿时有些不高兴了,毕竟长长的队伍,被插队终归不爽。

    他们小声议论起来,却没人敢出头。

    秦淮看了看左右,发现没人吱声,就大声喊道:“前面什么情况,插队几个意思?特么小时候没爹娘教你们要排队吗?”

    这话一出,三人顿时回头,恶狠狠看着秦淮。

    若不是在宗门里,那眼神,应该是想揍他一顿了。

    “看什么看,特么插队还有理了?”秦淮又怼了一句。

    测试师兄挥了挥手道:“好了,别争了。这三人是皇城皇甫家,还有洛家的公子。”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无声。

    皇城的人,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别说见,就算是听都没听说过几个。

    秦淮心中一动,这个逼装的不错。

    只不过皇甫家,洛家,在皇城都是小家族。给他秦家打杂都轮不到,镇北将军府的名声,在圣武皇朝绝对如雷贯耳的存在。

    想到这里,他走到众人身前,也要插队。

    测试师兄愣了一下,急忙道:“你……做什么?”

    “听说皇城能插队,我也是皇城的。”秦淮说道。

    “皇城?皇城什么家族?阁下怎么称呼?”那三个皇城弟子睁大双眼,颇为恭敬的看着秦淮。

    “听好了,老子是皇城秦家十三少,秦受。”秦淮说道。

    “秦受?禽兽?”

    众人憋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一阵笑声。

    “你耍我们?”三人里其中一个大声喝道,却被另外两个拉住。

    谁都看得出,这家伙是来捣乱的,只是他们三人理亏,涨红了脸没法反驳。

    测试师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摆了摆手道:“那你排进来吧,他们三个测试完了你测试。”

    秦淮也没多说,挤在了三人身后。

    只是他有些疑惑,装了一个这么好的逼,竟然没有得到积分。

    不知道系统是如何判定装逼成功的。

    “轰!”

    这时候,最前面的那人已经将手按在天墨岩上,发出一道蓝色光芒,极为浓郁。

    “皇甫嵩,玄阶上品。”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惊呼起来。

    天墨岩测试血脉,根骨天地玄黄四阶,分别发出金、红、蓝、绿四种颜色。

    而且根据颜色的浓郁程度,又分为上、中、下三品。

    刚才那皇甫嵩蓝色浓光,正是玄阶上品。

    皇甫嵩得意一笑,冷眼扫了秦淮一眼。

    “轰!”

    下一个,又是蓝色,极为浓郁。

    “洛林天,玄阶上品。”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两个 玄阶上品,宗门今年,有幸了。

    之后第三个,伸手天墨岩上,一道红色光芒泛起。

    虽淡,但清晰。

    “什么……”

    众人惊诧,红色,地阶。

    虽是下品,但是地阶,比玄阶强了简直十万八千里。

    “皇甫恒,地阶下品。”

    测试师兄的声音有些颤抖,地阶血脉,多少年没见过了。

    三人站在了一旁,并没离去,而是看着秦淮。

    秦淮知道他们的意思,那嚣张的神情,让他不爽。

    这三人,极为装逼。

    他终于明白刚才为什么会没有积分,因为逼,被别人装走了。

    不过他不是轻易认输的人,被人装走的逼,他一定会装回来。

    ……

    轮到秦淮测试,他伸手按在天墨岩上,一股气息钻入掌心。

    冰冰凉的,有些舒服。

    叮……

    天墨岩闪出一道白光,纯净无暇。

    嘈杂声戛然而止,人群愣了一息,却爆发出一阵笑声。

    “没搞错吧,这家伙的血脉……”

    “纯白的,是无阶无品?就他,还是皇城秦家的人?”

    “这种人,竟然也敢来参加仙云宗的试炼?”

    “牛皮吹爆了,让他滚下山去吧。”

    ……

    众人纷纷大喊,测试师兄摇了摇头,宣布道:“秦受,血脉无阶无品。”

    那三人冷淡一笑,闹了半天,原来这就是个废物加神经病。

    和他这样的人较劲,太丢身份了。

    这种人在皇城,连给他们擦鞋都不配,和这种人计较,他们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