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地脉境强者
    第3章 地脉境强者

    “混元剑法,去死吧。”柳元大喝一声,扑向秦淮,眼中杀意大放。

    “呵呵,你才去死。”

    “唰!”

    寒芒闪过,桃木剑即放即收。

    下一瞬间,柳元倒在地上,喉咙被割断,鲜血狂喷。

    柳元抽搐了一下,不再动弹。

    “叮,击杀对手。”

    获得秒杀值10点,获得一级防具墨家披风。

    墨家披风:开启后能够稍稍变化外观模样,也能适当隐藏实力。

    秦淮:战士:筑基境七重

    武器:桃木剑

    防具:墨家披风

    宝物:无

    战技:无敌金钟罩

    可用秒杀次数:0次(秒杀值10点)

    秦淮负手而立,偷瞄了一眼楚雯。对方脸上,写满了震惊。

    显然,这一剑直接秒了柳元,让楚雯心中惊骇。

    要知道就算是她,想要瞬杀柳元,也完全不可能。

    “你……你真是……高手?”楚雯惊骇问道。

    “叮!”

    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积分2点。

    恭喜宿主无形装逼,获得积分3点。

    随手杀了个人,就获得5点积分值。

    “咳咳……”秦淮咳嗽了两声,道:“这位美女叫楚雯是吧,现在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继续尿尿,我保证不偷看。第二,我尿尿,允许你偷看,你选哪一个?”

    楚雯,再一次懵了。

    当然,秦淮不会真的在美女面前尿尿。

    他这么说,是因为刚才被她整的那么惨,不讨回点什么,就太吃亏了。

    “怎么?你不说话?你不尿,那我尿了。”他习惯性的去拉裤裆的拉链,这才发现穿的不是牛仔裤,便去解裤腰带。

    “你做什么?”楚雯直接吓的俏脸一白,连连后退,“无耻,淫贼,禽兽。你再这样,我要喊人了。”

    “啥?淫贼?你对着我脱裤子的时候,你骂我淫贼。现在我对着你脱裤子,你还骂我淫贼。横竖都是淫贼,那老子也豁出去了。”秦淮说着就要假装去掏……

    “你……你下流……”

    楚雯惊恐大喊,急忙拿出一枚东西,忽然扔到了空中。

    “嘭。”

    空中炸出一道美丽烟花,秦淮抬头一看,顿时乐了。

    “干嘛?尿个尿还要放烟花庆祝一下吗?你爱看我以后天天给你看。”

    话音未落,天际闪过几道光束。

    光束快速掠近,定睛一看,竟然是几个穿着道袍,站在飞剑上,御空飞行的人。

    记忆之中,御空飞行可是要到地脉境才行。

    这些人,竟然都是地脉境的强者,这比秦淮整整高了两个大境界。

    “唰!”

    几人瞬间落地,四个中年女子,一个黑袍老妇。

    老妇看了看四周,看到地上柳元的尸体,眼角微微一颤,杀意弥漫。

    “雯儿,你没事吧?”

    “师父,他……他侮辱我……”

    楚雯说完,双眼泛红。

    “我靠,你反过来说也可以?”秦淮跳了起来,“刚才我躺在地上睡午觉,你跑到我身边,直接脱掉……”

    “你胡说……”楚雯大声打断秦淮。

    “我怎么胡说,你这女人真不讲道理。明明是你想侮辱我,如果不是我刚才拼命反抗,恐怕我们两个,已经……”

    “住嘴。”老妇厉喝,身上气息释放,浓浓威压差点压垮秦淮。

    这老妇是个道士,地脉境的道士。道修气息,强大如斯。

    她一抬手,身旁一道虚影泛起,一只巨大的妖兽,就要被召唤出来。

    “召唤神兽?”

    秦淮大惊,他认识这一招。传奇里头道士最强的一招,召唤神兽。

    神元大陆的里,修士分为战士、法师、道士,和他当初玩过的一款叫做《传奇》的游戏比较相似。

    道士是一个辅助角色,但是神兽,却是绝对牛逼的东西。

    今天若是被她召唤出来,秦淮分分钟就会被撕成碎片。

    “这位前辈,有话好说,神兽这种东西,召唤出来太危险。要是踩到小朋友……就算不踩到小朋友,踩到花花草草……”

    “喂,玩真的?我翻脸了,我真的翻脸了,喂……”秦淮不住说道。

    神兽已经凝成,两人高的大家伙,怒吼一声,大地都在颤动。

    硬拼,那就是死路一条。

    地脉境的东西,除非使用一刀99级体验券,要不然,就只能开溜。

    “围住他,废去经脉,带回仙云宗。”

    老妇下令,四个中年女子身形一闪,将秦淮团团围住。

    四人满脸肃杀,气息凝聚。

    “喵了个咪呀,人家穿越都是美女成群,吃喝玩乐。特么老子穿越,麻烦一场接着一场。”秦淮说着,急忙掏出了随机传送卷。

    虽然使用一刀99级体验券,能够轻松秒杀这些人。

    但是这东西就这么一次,用完就没了。好钢用在刀刃上,现在用掉,岂不是浪费。

    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是秦淮玩游戏的宗旨。

    布衣木剑的战士,和人家天尊一套的道士pk,一张火符就送回家了,岂不是太傻了。

    他撕破一张随机传送卷,顺便喊道。

    “老妖婆,你敢得罪老子。下次再见,老子一定加倍奉还。”

    “留下。”

    老妇暴喝一掌,却打在空处。秦淮的身体,直接消失不见。

    “什么……遁术?”

    “遁术,真的是遁术,他究竟,是什么人?”

    “难道,是稷下学宫的?”

    四个中年女子低声讨论起来。

    老妇的眼中也闪过一丝震惊,只是她立马镇定下来。

    “雯儿,你没有被怎样吧?”

    楚雯有些委屈,但总不能说被人看到了小妹妹。

    “我……我被他,言语轻薄了几句。”

    老妇的表情稍稍一松,“那还好,不过这小子杀了柳元,只怕宗门会有些麻烦,必须找到他。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叫慢羊羊。”

    “慢羊羊……”

    五人直接懵了,嘴巴大的能塞进一个苹果。

    能叫这种名字,那是要傻逼到什么程度啊。

    “不对不对!”楚雯看到五人表情,急忙摆手说道:“他说他是当朝驸马,镇北将军府世子。”

    “你说什么……”

    这话一出,老妇的目光分明一颤。

    “你说他,就是镇北将军府世子,当朝驸马爷,秦淮?”她说着,眼中闪过满满的惊讶。

    “我也不清楚,他也许是胡扯的吧。”楚雯慌忙道。

    老妇低头,眼中杀气一闪而过,“你们四个去赶紧附近找找,雯儿,你先随我回宗门去。这小子的事情,谁也不许提起。”

    “是!”

    四名中年女子快步离去,而老妇捏了个法诀,驾驭飞剑浮在空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